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0月 25, 2017 7:30 am


對港事務升格執行「全面管治」
張曉明王志民齊升中委


今次「選舉」出來的中央委員名單中,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由候補委員升為中央委員,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升官更快,由十八大時連候補委員也不是,短短5年一躍升至十九大中央委員,兩人同為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加上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亦升為中央委員,變成港澳系統有3名官員擔任中委,但上屆只有一人。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從3人上榜情況來看,北京是將十九大報告中的「牢牢掌握港澳全面管治權」轉化為實際行動,升格對港事務,要求執行者是中央委員。

中共十八大在2012年11月舉行,時為香港中聯辦主任彭清華是中央委員,12月宣佈張曉明接任中聯辦,張只是候補委員。澳門方面,時為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是中央委員,但接任的李剛、王志民連候補委員都不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自十八大開始便是中央委員,故外界一般理解是港澳辦的地位比香港及澳門中聯辦高。

習對港澳政策更重視
不過,經昨天的中委選舉後,王志民及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一擢升為十九屆中央委員,張曉明在今次選舉亦由候補委員升為中央委員。張、王及鄭三人變成同級,意味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及澳門中聯辦地位對等,主管港澳事務的機構地位再次上升。

負責調整對港政策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在人事上亦出現大變化。組長兼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已退休,副組長兼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又意外下馬,選不上中委,無法連任政治局,相信兩人都不會繼續在小組工作。另外一名副組長、中央統戰部部長孫春蘭雖選上中委,但統戰部工作盛傳交由彭清華擔任,同樣未必繼續擔任協調小組。因此協調小組有一名組長及一名副組長鐵定離職,另有一名副組長留任成疑,未來人事變動很大。總部在美國的博聞社早前傳出,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一職將由栗戰書擔任。

劉銳紹表示,今次港澳中聯辦和港澳辦主任都成為中央委員,將十九大習近平在港澳報告中提出的「牢牢掌握港澳全面管治權」,轉化為實際行動。他認為,以往中央多說少做,但3個與港澳工作直接有關的部門的負責人都成為中委,顯示習近平對於港澳政策更加重視,做得相當公開,要求執行官員都是中央委員,希望能更全面執行他的治港政策,做到「全面管治權」。

方便向中央報告問責
身兼港區人大代表的實政圓桌田北辰就認為,王志民晉身中央委員是「好事」,因為可以令中央聽取有關對港事務的意見時,有更多意見可以參考。民主黨林卓廷估計,王志民晉身中央委員意味北京將會更加重視香港事務,因為負責處理港澳事務的第一把手都直接在中委有位置,以便向中央報告和問責,並與港澳辦作雙線發展。不過他相信最終決策權仍然在習近平手中。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0月 28, 2017 6:43 am

張曉明﹕中央不應任意干預 港高度自治權
yh.jpg
yh.jpg (111.93 KiB) 已瀏覽 93 次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圖)昨在港澳辦網站上,發表近3000字文章解讀十九大報告。張曉明表示,香港社會有輿論擔心中央對港有「全面管治權」會否影響香港的高度自治,他認為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他解釋,強調全面管治權是針對「極少數人以高度自治為由,抗拒或排斥中央依法行使權力,甚至公然挑戰一國和有關底線的言行」。張又表示,中央應尊重《基本法》授予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不應以享有全面管治權為由任意加以限制和干預」。

指全面管治權針對挑戰「一國」者
十九大報告兩次提到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張曉明昨日撰文解讀5個關鍵詞,包括:重視、關懷、全局、導向和共擔分享。他認為,報告強調全面管治權,是希望香港社會正確認識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和權力來源,尊重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包括對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命權、對基本法的解釋權和修改權、對特別行政區法律的備案審查權、政制發展決定權等,所針對的是極少數人以高度自治為由,抗拒或排斥中央依法行使有關權力,甚至公然挑戰「一國」原則和有關底線的錯誤言行。

指十九大報告反映方針「不變不動搖」
張續稱,強調中央對港享有全面管治權與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並不矛盾,關鍵是要按照報告指引,嚴格依照基本法辦事,把兩者的權力有機結合起來。

張曉明說,報告用了較大篇幅論述一國兩制和港澳工作,充分表明一國兩制在黨和國家事業全局中的重要地位。張又稱,報告把「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列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14條基本方略之一,意味中央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長期的,不會變,不動搖。對此不必有任何懷疑」。

郭榮鏗歡迎 解釋中央要跟基本法
公民黨郭榮鏗歡迎張曉明解釋清楚中央行事要跟隨《基本法》、港人治港等,「有一國之餘,亦會尊重兩制」。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認為大部分市民只希望有高度自治,追求有民意授權來實行一國兩制,只有少數人提出港獨,但這些少數意見被放大,看成是挑戰中央,會影響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稱,全面管治權非新概念,這時再提是因過去一段時間有人將高度自治無限放大,蓋過「一國」,無視推行國民教育、23條立法等憲制責任,更是針對有人公然「搞港獨」、破壞一國兩制的行為。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1月 02, 2017 7:14 am


領導人重排名 梁振英算老幾


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後,習近平等領導人循慣例會見了與會代表,官方新華社的報道列出一份最新中共領導人排名表,除習近平外,還有李克強等56位新老領導人。如果加上其他國家機構,原本在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名單上排第67位的梁振英,就要排到第94位。

中共新老領導人的排名,一直是中共政治體制的重要組成部份。鄧小平是中共第二代領導核心,但在禮賓名單上先後排在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之後。江澤民卸任後循此例排在總書記胡錦濤之後、總理溫家寶之前。胡錦濤卸任後,要求改變這個排名,只排在現任政治局常委、江澤民之後,等於拉低了江澤民的地位。胡錦濤雖被鄧小平指定為第四代領導核心,但始終未能獲正名,卸任後排在第九,因此當時有「小四」變「小九」的笑話。

新老交錯反映權力結構調整
在常態下,現職黨和國家人的排序是政治局常委(含非常委正國級)、政治局委員(含非委員的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軍委委員。因此,今年3月,梁振英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後,在這張名單上排在第67位。

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產生後,黨務領導人的調整已完成,但國家機構(人大、國務院、政協、法院、檢察院、國家軍委)領導人的調整有待明年3月經全國人大、政協會議舉手通過,新舊領導人混排的名單就更為複雜。以新華社「1+56」排名看,習近平不再與其他領導人並列,當然是要突出其核心地位,而李克強等56人的排名則是新老交錯,原則上仍採現職優先,反映權力結構調整中。
在總理李克強、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副總理張高麗這四位現任正國級之後,是另五位正國級的新當選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和韓正,然後是另23位新一屆政治局委員和保留現有政府、軍隊職務的上屆政治局委員,特別之處是按姓氏筆劃排列,而未分新老。其後是江澤民、胡錦濤等16位退休常委,接着是中央書記處新任書記尤權,最後是卸任後沒有實職的書記處書記、政治局委員,包括楊晶、杜青林、劉奇葆、張春賢、孟建柱、郭金龍、趙洪祝等7人。

這份名單中,可稱為中共退休大老的政治局常委(官方稱為正國級)增加了劉雲山、王岐山,而明年3月還要加上張德江、俞正聲和張高麗,一共19人,恰好與十九屆同數。名單另一引人矚目之處在於,未屆齡退出政治局的李源潮、張春賢和退出中委的楊晶、劉奇葆在列,表明至少到現時,他們並未如傳聞中因涉貪而落馬,但明年人大、政協換屆後,他們就會與其他退休政治局委員一樣,排在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後。而剛卸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假設如傳聞所說出任國家副主席,則應排在七常委之後。但如果按擔任正國級的資格而言,也不排除他排在習、李之後的第三位。這也是觀察習王關係的指標之一。

按現時排名,黨國領導人大名單在「1+56」之後應是未兼任他職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12位)、國務委員(2位)、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全國政協副主席(21位)。排在全國政協副主席末位的梁振英,推算下來應排在第94位。

李平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一 11月 06, 2017 6:57 am

「全面管治權」提法有違一國兩制初衷

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報告關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提法,在法治社會的香港引起極大震撼和爭議。

豈不是將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

什麼是「全面管治權」?結合中國國情,按照十九大報告所言,「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就是「全面管治權」!「全面」是指「一切」,不是一部分,也不是絕大部分,而是全部!顯而易見,「全面管治權」即「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是百分之百的「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而作為香港「小憲法」的《基本法》第5條莊嚴規定香港特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所謂「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提法,豈不是將香港的一國兩制改變為「一國一制」?

眾所周知上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代表中國政府倡導一國兩制偉大方針時,恰恰建基於中央不對香港、台灣實施「全面管治權」!事實勝於雄辯:

1983年6月鄧小平會見美籍華人楊力宇教授時指出,「祖國統一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同大陸不同的制度……大陸不派人駐台,不僅軍隊不去,行政人員也不去。台灣的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鄧小平一直將香港、台灣放在一起來談論一國兩制,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鄧小平這一闡述根本不可能引伸出什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概念!

1984年6月鄧小平會見香港訪京人士時指出,「我們的政策是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誰也不好吞掉誰……我們相信香港人能治理好香港……要創造條件,使香港人能順利地接管政府。香港各界人士要為此作出努力」,反覆強調香港回歸祖國後享有高度自治權。稍懂邏輯的人,都清楚鄧小平這一宣示絕對不可能推斷出什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結論!

1984年12月《中英聯合聲明》在北京簽署,作為國際條約特別向聯合國鄭重登記。該聲明清楚無誤地宣布「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稍具文化的人,都明白中英聯合聲明上述中國國策宣示和國際承諾一點也沒有包含什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意思!

1990年4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正式頒布。基本法明確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明確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也另外清楚列明中央負責的其他若干事務。基本法又在第22條特別規定「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稍懂法律的人都了解基本法上述條文壓根兒不包含什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味道!

中共前總書記、前國家主席、中央軍委前主席江澤民主政時期,曾旗幟鮮明地表明中國內地不會把香港「社會主義化」,香港也不能挑戰中國內地的政治制度的基本立場,並形象地講「我說『井水不犯河水』,就包括了『河水不犯井水』的含義」。稍明事理的人都明白江澤民的表態恰恰證明不存在什麼「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含義!

取信於民 一定要遵守對人民承諾

古云「民無信不立」。一個國家、一個執政黨要取信於民,要取信於世,一定要遵守對人民的承諾、對國際條約的承擔,要保持政策的相對穩定性和延續性。假若「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概念有充足法理依據的話,為什麼綜觀鄧小平的一國兩制論述從來沒有「全面管治權」的說法?為什麼中英聯合聲明根本看不到「全面管治權」的概念?為什麼基本法絕對找不到「全面管治權」的詞句?為什麼基本法公布之後20多年來召開的中共歷次全國黨代會即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報告涉及香港部分從來只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申明,而從無「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之說?為什麼香港回歸以來人大常委會5次釋法文件均無「全面管治權」說法?

「全面管治權」概念於法無據

所謂「全面管治權」一詞,其源蓋出於2014年6月10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的題為《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基本法裏面並不存在的說法在白皮書貿然跳出,應該屬於對基本法的「解釋」,但基本法第158條明確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並非人大常委會,根本無憲制權力解釋基本法,更無憲制資格修改基本法創制「全面管治權」概念。白皮書此說絕對是法律錯位!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號召「全面依法治國」,「絕不允許以言代法、以權壓法」。說得非常好!港人的最大憂慮正正在於:「全面管治權」概念於法無據地橫空出世,在此擠壓下一國兩制方針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還有立足之地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這一「全面管治權」在香港落實,令香港形同內地天津、重慶之類直轄市,所謂「一國兩制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的表白,港人還有誰相信呢?若違反「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的承諾,將「全面管治權」概念延伸到兩岸統一後的台灣,台灣同胞還有誰接受呢?

作者是百家戰略智庫主席

劉夢熊

評: 將「全面管治權」概念延伸到兩岸統一後的台灣,台灣同胞還有誰接受呢?
臺灣當然不會接受,據臺灣民情,臺灣人談「一國兩制」色變,以香港為鑑,都不會受騙上當。
中共某些人士主將「全面管治權」概念來破壞「一國兩制」,言而無信的野蠻行為,是粗暴破壞「一國兩制」,刻意反對與臺灣統一。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1月 22, 2017 6:43 am

呂秉權:港人為何要為中共建黨百周年奮鬥?

中共十九大以來,中國進入了「習近平新時代」,內政、對港、外交等全方位強勢起來(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更積極和立體化),中國發展前景看來銳不可擋,前途一片光明。

「中共建黨100年」與港人有何關係?

北京對香港的論述,左一句「兩個100年」(2021年中共建黨100年、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年),右一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香港被置於「中國夢」的框架之下,一切都看似理所當然。

但大家只要稍稍靜下來,「兩個100年」,一個「新中國百周年」,一個「中共建黨百周年」,前者還說得過去,港人貢獻國家;但後者「中共建黨100年」,到底與香港人有什麼關係?700萬人為何要為這個目標「奮鬥」?

因為你是黨員?不是(部分地下黨員都說不是)。

因為他們是黨員?這是他們的事。

因為我們都慶祝黨慶?這不是香港的傳統,中共亦不在香港高調慶祝,中聯辦在黨慶95周年亦沒有公開在港搞慶祝。如要搞,大家只慶祝國慶。

因為100周年?時間不能改變港人不慶祝中共黨慶的本質。

因為中國更強大?這是國家的事,為什麼要綑綁黨慶?

因為中國行的是黨國體制?黨即是國,國即是黨?慶祝黨慶即慶祝國慶?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特區政府、建制派、中共地下黨在港歷來不公開和官式地慶祝中共黨慶?這些閃縮做法是否在否定和詆譭黨國體制的優越性,不接受「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個鐵一般的事實?

如果港人歷來在港沒有慶祝中共黨慶的「美德」和傳統,那麼將香港人的「奮鬥目標」與中共百周年黨慶綑綁在一起,未知邏輯上應如何說通?700萬人在思想和意識上應要有何準備,才能打破「花崗岩頭腦」來迎合「習近平新時代」的要求?

「兩個100年」的中共奮鬥目標,最早在1997年的十五大報告由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提出。那年習近平剛晉身中央候補委員,在151人之中按得票多寡排名第151(英雄莫問出處)。

有關十五大「兩個100年」的引文如下:「到建黨100年時,使國民經濟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到世紀中葉建國100年時,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

到胡錦濤時期,這個目標定得更具體:「在本世紀上半葉,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完成兩個宏偉目標,這就是到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時建成惠及十幾億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會,到新中國成立100年時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2011年胡錦濤在中共90周年黨慶講話)

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將「兩個100年」與「中國夢」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連結起來。這兩個重要百年,習近平最少提過100次,包括在十八大前他「神隱」10多天後,首次出席中國農業大學的活動講話。

今年的十九大報告表明,黨慶10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習近平要求「到建黨100年時建成經濟更加發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進步、文化更加繁榮、社會更加和諧、人民生活更加殷實的小康社會」。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接受中通社訪問,解讀十九大報告時指,香港不會缺席兩個100年的奮鬥目標。報道說:「香港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後,『一國兩制』事業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在實現『兩個100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的地位愈來愈重要,充分體現了中央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和信心。王志民又指,十九大報告5次提及香港,並在三處展開,充分體現習近平同志對香港的重視。他認為,在國家實現『兩個100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中,『香港不會也不應缺席。』」

《人民日報》海外版「望海樓」欄目11月6日的文章解讀指,「實現『兩個100年』奮鬥目標路上,國家拉着香港。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作為奮鬥目標,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覆蓋每一個香港同胞,造福每一個香港同胞。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中,香港夢融入中國夢,中國夢點燃香港夢,新時代必將成就香港」。

由此可見,中共百周年黨慶的奮鬥目標有香港的份兒。香港需要為黨國貢獻,國家亦會管好香港,以迎接盛世。

兩個100年「攻堅」,靠的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當中有14條基本方略,排第12的是「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

這兩個100年,對習近平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2021年的百年黨慶,因為他到時只68歲,年富力強;而到2049年之時,習已96歲, 垂垂老矣。利用黨慶百年的威望和功績,習近平的權力和威望預料將持續一段時間。

基本法23條立法是硬任務

這個黨慶100年,筆者相信北京定必會穩住香港局面。雖未必寄望香港立大功,但至少不要犯錯「陀衰家」(內地學者語:丟全國鏈子),所以加強「全面管治」,《基本法》第23條要完成立法是一項硬任務,香港不容再出亂子。

無論如何,不少香港人明白「中國夢」, 但要將香港納入中共百年黨慶的「奮鬥目標」,要港人同為百年中共齊貢獻,這個道理似乎有欠邏輯和論述。希望「國師」們能為港人指點迷津。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11月 24, 2017 9:53 pm

30億美元地下錢莊案:中國資本外流的冰山一角
黃瑞黎 2017年11月24日

中國有嚴格的外匯限制政策,個人每年不得轉移超過5萬美元的資金至海外。

北京——這裡的錢來自全國各地,從富裕的東南沿海地區到乾旱的西北地區,成千上萬的人都在想方設法繞開政府對資金外流的嚴格控制。

在有關部門打掉這個地下錢莊之前,已有逾1萬人最終通過錢莊成功地把200億元(約合30億美元)撤出了中國,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週四報導說。

檢視大圖人們規避資金移動限制的一個方法是把它投到澳門的賭場上,澳門是中國唯一能合法賭博的地方。

人們規避資金移動限制的一個方法是把它投到澳門的賭場上,澳門是中國唯一能合法賭博的地方。

在廣東省南部的韶關偵破的這個地下錢莊,讓人得以一瞥中國公民是如何避開政府的限制,把他們的錢輸送到境外的。他們的努力在兩年前已對全球產生影響,當時人們對中國經濟前景失去信心,導致許多中國人把錢轉往國外,大筆的資金外流讓中國外匯儲備引人注目地縮水了1萬億美元。這種外流給人們長期所持的中國是全球主要經濟增長引擎的觀念蒙上了陰影。

幸虧經濟前景有所改善,再加上讓資金留在國內的新嚴厲措施,中國似乎已平息了資金湧向海外的大潮。但週四報導的偵破地下錢莊一事,顯示了當局在強制執行限制資金離境上會走多遠。

週四的報導稱,中國警方拘留了七名涉嫌參與該地下錢莊的人。當局在錢莊查到148個「非法帳戶」,涉及高達1萬餘人,新華社的報導說。

地下錢莊在中國是非法的,但很常見。據中國公安部的數據,去年,地下錢莊的交易總額超過了人民幣9000億元(約合1370億美元)。人們躲避政府限制的其他方法還包括把資金輸向澳門的賭場(澳門是中國唯一的賭博合法的地方)以及使用信用卡在海外購買奢侈品和可在海外兌為現金的保險。

中國對允許多少資金離境施加了嚴格的限制。這些限制幫助政府牢牢控制著人民幣的價值,而且中國當局把在緊急情況下(比如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爆發的全球經濟危機)幫助維持金融體系穩定的功勞歸於這些限制。

政府規定中國公民每年最多可將5萬美元轉到境外。但通過商業管道和其他戰略投資,人們可以轉出更多的資金。

兩年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躲避政府的資金外流限制。股市暴跌、政府出人意料地讓人民幣貶值以及經濟增長放緩的前景等因素,讓許多人想為他們的錢尋找更安全的地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把控制金融風險作為首要任務。他的政府已經關閉了交易神秘數碼貨幣的平台,宣布了對在海外購買房地產、娛樂業和足球俱樂部的控制,並對海外支付進行了限制。

中國的地下錢莊業務主要集中在毗鄰於香港和澳門的大陸城市,香港和澳門是有自己法治的中國特別行政區。

據官方報紙《廣州日報》報導,韶關警方得到一個可疑銀行帳戶的線索,該帳戶是居住在毗鄰澳門的中國南部城市珠海的一個鍾姓居民在2011年開設的。報導只給出了鍾先生的姓。這個帳戶在很多年裡幾乎沒有任何交易,但在2016年的短時間內發生了121筆交易,涉及人民幣9853萬元,引起了當局對參與交易者的更密切關注。

新華社的報導稱,當局最終發現,運營這家地下錢莊的人非法購買和竊取了200多人的身份證件,用這些證件來設立錢莊運作所需的假帳戶。新聞報導沒有披露地下錢莊如何運作的詳細信息。

韶關政府和警方都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據國內的新聞報導,錢莊的足跡看來通向澳門。新華社說,引發調查的可疑帳戶是專門為姓沈的澳門賭客開設的。報導說,「由犯罪團伙多名成員」把人民幣兌換成港幣,交付給沈某。香港有自己的貨幣,港幣的價值與美元掛鈎。

新華社的報導沒有給出沈先生的詳細情況。

澳門面臨著對資本外流進行嚴格控制的壓力。據《澳門每日時報》(Macau Daily Times)報導,最近,澳門為自動櫃員機安裝了人臉識別軟體,以監視中國銀行卡使用者的交易。

新華社此前曾承認,地下錢莊具有一定的「誘惑性」,特別是對那些資金來源有問題的人;但也警告說,如果錢莊主潛逃或欺詐客戶,「廣大群眾可能面臨財產損失」。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2月 07, 2017 6:09 pm

解讀習近平:牢牢掌握對港全面管治權

江澤民及其派系為何對「一國兩制」前恭後倨

香港回歸初期及一段時期.江澤民嚴守「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強調河「水不犯丼水」,當時港人對中共中央信心指數普遍都很高。江澤民尊重「一國兩制」可以從江澤民接見董建華規格體現出來。當時是採用接見外賓式高規格,平起平坐,沒有貶低香港特首地位。
後來董建華暴露出不是特首之才,對管治無能,且又多次伸手向中央乞求協助,充分表現出裙腳仔本質。董建華自我矮化及損害特首尊嚴,人家看在眼裡明白持首是甚麼斤両。政治是很現實,人家于是便會調整之前對香港持首過分高估態度。往後的特首更是一蟹不如一蟹,曾蔭權在北京處處表現出是一個奴僕,而梁振英表現是一個下屬。而現任的林鄭則似一個公司職員,她有可能完成不了五年任期而隨時可能會辭職。各屆特首均沒有能力亦不敢維護香港兩制下的權益。

江派對香港管治收緊的切入點
共產黨只會尊重實力,看穿了無才、無德、無學識及無能力管治的特首便不再客氣了,動軏便對其叱喝及下指令。李嘉誠說得對,只有哪些無能力之輩才會爭住做特首。就因為特首無能,為中共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提供了切入點。中共讀懂了香港這本書後便漸進式的對港事務干預,發展到後期更肆無忌惮地步 。

江澤民當年雖退位但垂簾聽政,隨後胡溫被架空故其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特別是港澳地區仍被江派人馬牢牢掌控。胡溫倆均溫文爾雅,對江派屈服稱臣,無奈接受現實。十八大習近平掌權後五年來港澳地區仍然是江系人馬説了算,也就是説期間引發香港一連串紛爭、紛亂的政局,所有政策均出自江系人馬手筆。

習近平外型敦厚和低調,但實質上辦事風格頗有鄧小平綿裏藏針風範,反貪腐雷厲風行,執行政策法令嚴厲迅速.。經過十/\大五年權力鬥爭部署,從種種跡象看,相信奪權成功的習近平十九大後未來五年在國情將有些很朋顯變動和改革。
習近平在十九八表明「必須把維護中央對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

我們怎樣解讀這句話?
江派為何要加緊干頇香港事務?

下次再談

李海田
7-12-2017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12月 08, 2017 6:56 am

從「政府論」看一國兩制全面管治權

從2014年公布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到最近的十九大會議,中央一再強調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這一概念,但同時也強調香港擁有「高度自治權」,並要求兩者有機結合起來。

探本溯源,這與西方管治方法的融合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先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在《基本法》加入以西方民主政體為藍本的循序漸進式民主,到最後有機結合中港制度,把香港納入國家管治體制內。大灣區區域融合,這意味着一定的西方現代政府元素將會出現在未來的珠三角地區甚至全中國。要找出那些可能的元素,得要從西方現代政府的起源思考。

西方國家的現代政府的起源可追溯至17世紀英國光榮革命時期,啟蒙運動、宗教改革激化出社會分化、國家內戰。在經歷數次轉折後,當年的英國哲學家都在思考怎樣的政府形態才能把當時紛亂的社會穩定下來。

當中洛克(John Locke)於1690年提出了影響後世深遠的「政府論」(Two Treatises of Government),在其論述中除駁斥君權神授的合理性外,更系統地闡述了現代公民政府的真正起源、範圍和目的。其主要內容是人類之初是生活在一種純粹的自然狀態,完全自由平等獨立,只需要遵守自然法則,即理性。既然是平等與獨立,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和財產。在此自然狀態中,自然法的執行權屬每一個人,換句話說人人都有權懲罰違反自然法的人。但這種懲罰權以制止違反自然法為限度,非無窮權力。

但在自然狀態中缺少一種穩定及人們共同認同的是非標準尺度,及缺少一個有權依這標準來裁判一切糾紛的公正裁判者。而放棄各人在自然狀態的獨立懲罰權,加入政治社會,交由人們指定授權的代表來依照政治社會一致同意的規則來行使權力,這就是立法和行政權力的起源。政府和政治社會,緣生於此。

人在自然狀態下經過勞動而獲得私有財產,政府成立的目的就是保護此私有財產,而絕對不能未經人民同意而任意對財產課稅。國家必須根據正式頒布的長期有效的法律,而不是臨時專斷的命令來統治。法律對貧富貴賤一律平等,任何人不得以任何藉口逃避法律約束與制裁。國家權力分立法、執行、對外權,但是如果同一批人同時擁有制定和執行法律的權力,這就會給人絕大誘惑,使他們動輒獲取絕對權力,因此立法及執行權應該是分立的。

國家權力是受人民委託來實現某種目的,那它就必須受那目的限制;當這一目的顯然被忽略或遭到打擊時,委託必然被取消,權力又回到當初授權的人民手中。人民又可以重新把它授予最能保護自己的人。

轉變的契機

當年洛克的理論影響以後數十年的西方思想家,終於發展出一套現代民主國家的道路。從現在趨勢看來,在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環境下,配合整體發展佈局,一個近似西方但不是照搬西方的、對人民權力相對局限的政府,並且立法及行政分立,保障人民的自然狀態與私有財產,在「有機結合」的前提下將在大灣區一體化的背景下逐漸形成。而「全面管治權」加上香港「高度自治權」,正是這個轉變的契機。

作者是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

黃振權

editorial
文章: 12175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12月 15, 2017 6:41 am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香港傳媒社評﹕新通報機制理順溝通 跨境執法疑慮未釋除

特區政府與內地公安機關簽署通報機制新安排,就不同種類案件註明通報時限,擴大通報範圍。去年銅鑼灣書店事件,李波「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多月不知所終,政府多番循通報和協作機制聯絡內地,遲遲未獲告知詳情。新通報機制落實後,從技術層面而言,對避免兩地執法部門出現溝通斷層,相信有一定幫助,然而要釋除港人的政治疑慮,恐怕並不足夠,若有內地人員跨境執法,即使有了新通報機制亦屬徒然。

通報機制減少含糊
實際執行切勿走樣

2001年,本港與內地建立通報機制,若有港人在內地遭刑事拘留調查,特區政府可以得知具體情况,盡快通知當事人家屬,提供適當協助。過去10多年,內地部門向特區作出超過1.5萬次通報,可是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通報機制卻有形同虛設之感。李波等人失蹤,惹來市民關注,特區當局一再表示已按照通報機制向內地查詢,可是遲遲沒有收到確切消息,直至去年夏天,事件主角之一林榮基在港召開記者會,外界才知道原來他們一直被寧波公安機構拘留。執法部門溝通明顯存在不足,促使兩地檢討通報機制。

廣東省公安廳是本港警方主要聯絡的直接對口單位。銅鑼灣書店事件曝光後,本港警方多次向粵方了解,然而廣東省公安廳並未拘留書店中人,僅僅告訴港方,「經了解」知道李波身處內地,後來又只空泛提到,數名當事人即將「取保候審」,間接證實他們涉及刑事案件,可是既未提到他們身處哪兒,又未提及所犯何事。查詢要「託上託」,回覆又語焉不詳,情况絕不理想,亦肯定不是通報機制的原意。今次特區政府與公安部簽署新協議,主要目標是改善透明度,增加通報渠道,將對口單位明確化,減少含糊之處。

新安排訂明,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海關緝私部門和檢察機關,若對身處內地港人採取刑事强制措施又或提出刑事檢控,均需通報,內地主要通報單位是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並將上海市公安局納入直接對口單位,理論上可以減少溝通混亂;新機制將反恐和國家安全相關案件加入通報範圍,並且首次引入通報時限,內地機關採取刑事行動後,要按照案件類別,在7日、14日或30個工作日內通報,列明涉事港人涉嫌罪名、相關法律依據、刑事拘留地點等資料,理論上亦有助提高透明度,避免再有資料含糊情况。

新機制對於理順兩地執法部門信息交流,有一定幫助,然而一旦遇上敏感政治事件,機制會否在關鍵時刻「失靈」,未能發揮應有功效,仍然是最令人關心的問題。舊安排有訂明通報渠道,由公安部警務合作聯絡官與本港警方對口,可是現實執行卻明顯走樣,銅鑼灣書店事件可見一斑。如果無法確保通報機制執行「不走樣不變形」,就算將所有內地「強力部門」白紙黑字寫入文件之內,實際效用恐怕也會大打折扣。

港人憂慮跨境執法

改善通報只是枝節

「一國兩制」的存在,本身便承認了兩制存在極大鴻溝,多數港人不了解內地制度,內地也未必清楚香港的一套,信任問題油然而生。以銅鑼灣書店事件為例,雖然事後公安部門堅稱,由始至終是寧波市公安局成立專案小組,查辦林榮基等人,可是一些港人懷疑,會否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神秘執法部門,諸如所謂「中央專案組」,暗中辦理案件。又例如新機制訂明了通報時限,可是內地如何界定刑事調查的起始點,也令港人心存疑惑。港人並不了解內地法律,自然擔心內地執法機關正式採取刑事行動前,會否又有一些「特殊措施」,「邀請」當事人「自願」配合調查,變相拘留軟禁。

很多港人對內地黨政機關的分別認識不深,近年內地反腐,中紀委的名字時有所聞,卻未必人人清楚中紀委是黨機關,只能對共產黨員執行家法,諸如「雙規」(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接受調查)。雖然「雙規」意味軟禁監視,最長可達半年,可是就連內地也有聲音質疑,中紀委並非國家執法機關,「雙規」限制人身自由,缺乏法律依據。內地打算明年成立國家機關監察委,與中紀委合署辦公,正是要解決相關問題,令反腐調查名正言順。相比起中紀委未有見諸通報機制,監察委何時納入通報機制,更加值得特區政府關心和跟進。

銅鑼灣書店事件挫損了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改善通報機制,有助減少「不明不白」情况,然而對港人來說只是枝節,擔心跨境執法才是問題核心。內地與香港關係是敏感課題,需要雙方慎重處理。中央強調要依法治國,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內地當局不僅需要明確承諾不會跨境執法,更要說到做到;至於香港社會亦需要時刻保持理智冷靜,將合理憂慮和杯弓蛇影加以區分,有利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