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爆料p13 / 習近平說吸取“善意的批評”給誰聽 ?/ 要讓真正的人民群眾做人民代表P11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401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郭文貴爆料p13 / 習近平說吸取“善意的批評”給誰聽 ?/ 要讓真正的人民群眾做人民代表P11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2月 20, 2019 10:43 am

中共元老李銳逝世:從毛澤東親信到中共批評者
張彥
2019年2月17日
111.jpg
111.jpg (120.34 KiB) 已瀏覽 59 次

李銳於週六逝世,享年101歲。“他視自己為革命和共產黨的良心,但他對自己畢生為之服務的體制存有深切懷疑。”剛剛過世的哈佛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馬若德曾這麼說過。 

北京——在近四十年裏從1950年代的毛澤東私人秘書之一轉變為共產黨的批評者、修正主義歷史學家和中國自由主義價值觀領軍人物的李銳,於週六在北京去世,享年101歲。

據與醫生進行過溝通的李銳女兒李南央說,死因是由肺炎和消化道癌症引發的器官衰竭。李銳一直在北京醫院接受治療。
李銳坦率、張揚、思維敏捷,他的經歷濃縮體現了一代人的希望和失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的歷史中,頑強和長壽讓他成為了最具影響力的政府批評人士。他的工作還關乎中國歷史的重新塑造——尤其是毛澤東在災難性的大躍進中應負的責任,在這一時期,饑荒導致超過3500萬人死亡——與此同時,他在政治上的人脈讓他得以保護一些較為溫和的批評人士,並且公開對言論自由和憲制政府作出呼籲。
但李銳並非異見人士。他去世時仍是一名共產黨員,享受著1937年加入中共帶來的特權,現在的中國人大多數在當時尚未出生。他有一套寬敞的寓所,豐厚的退休金和大量福利待遇,例如最高規格的醫療護理。黨曾經將他囚禁、下放,幾乎要讓他餓死,但即使被黨開除,他最終還是回歸到了黨組織,希望能從內部發揮作用,帶來改變。

“他視自己為革命和共產黨的良心,”哈佛大學中國歷史教授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曾這麼說過。“但他對自己畢生為之服務的體制存有深切懷疑。”(馬若德於周日去世。)
李銳很早就已經是一名熱忱的共產黨員。1917年,他生於中國南方省份湖南的一個富裕家庭,當時的中國正被軍閥和外國侵略者瓜分割據。他的父親是地下革命黨同盟會的成員,該組織參與推翻了清朝,並建立起一個共和國。他於1922年去世,留下了一個沒有父親、但迫切想要追隨父親的腳步積極參與政治活動的李銳。

在武漢大學學習機械工程期間,李銳參與了一場由共產黨領導的學生運動,該運動是為了向政府施壓,反抗不久前日本侵佔中國領土的行為。1937年,他作為一名地下活動人士加入中國共產黨。
這使得李銳成為受過良好教育的、理想主義的新一代共產黨員的一分子,在當時,共產黨的成員主要是街頭戰士和像毛澤東這樣的老資格革命分子。從這個時期李銳的照片中看到的是一個明顯充滿活力的年輕人,有著運動員的體魄,國字臉上帶著意氣風發的表情,目光炯炯有神。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李銳在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水利部工作過。1958年,他被提拔為水利部副部長,這讓他成為了中國最年輕的副部長。
同樣是在那一年,他達到了自己事業的巔峰。當時毛澤東在南部城市南寧舉行一場會議。會議議程上的一個事項,便是建造三峽大壩,這是長江上的一個大型防洪水電專案,將創造出一個巨大的內陸湖,並摧毀上游沿岸大面積的村莊和古跡。
大家都知道李銳是這一計畫的反對者,毛澤東讓他從北京飛至南寧,當著他的面討論這一問題。他的發言有力且簡潔,說服了毛澤東。不久,李銳就被任命為毛澤東的私人秘書之一——這讓他成了一個手握重權的看門人,為一個以帝王的方式統治國家的領袖服務。
22.jpg
22.jpg (103.17 KiB) 已瀏覽 59 次

李銳於1947年。李銳很早就已經是一名熱忱的中共黨員。VIA NANYANG LI
但李銳在最高層卻沒能待多久。1958年,毛澤東著手開始大躍進,這是一個未經深思熟慮的夢想,希望能通過一系列魯莽的經濟政策超越西方國家。沒多久,農民紛紛開始餓死。

黨內溫和派以中國最著名的將領之一彭德懷為首,曾試圖緩解毛澤東的政策,控制饑荒。1959年,在中國中部療養地廬山舉行會議時,毛澤東棋高一著,打敗了他們——這是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個轉捩點,導致了人類歷史記載中最為嚴重的一次饑荒,並進一步促使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的形成。
在廬山會議中的一個緊要關頭,毛澤東的一名私人秘書被指控曾說過毛澤東聽不得批評。全場陷入了沉默。李銳被問到,是否曾聽到過那人有這樣大膽的批評言論。在對那段歷史的口述中,李銳回憶道:
“我站起來說:‘[他]聽錯了,這是我的意見。’”
李銳迅速遭到清洗。與彭德懷將軍一道,他被認為是反毛澤東的同謀。他被剝奪了黨員身份,送至蘇聯邊境附近的一個下放地。
由於當時中國深陷饑荒,李銳幾近餓死。後來是他的朋友設法把他轉到另一個能獲取到食物的勞改營,他才倖免於難。
很快,就有政府巡察官員來看他,說如果他承認自己犯了錯誤,就能重回黨內。但李銳對自己在最高層目睹的一切深惡痛絕。
“我卻因為對於廬山召開的我們黨的最高領導層會議上,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於出來為彭老總講半句公道話而深感絕望,回答說:‘同意開除’”,他回憶道。
1961年底,李銳返京。他的女兒李南央在一則採訪中表示,儘管當時的中國首都籠罩著極權主義的氣氛,他仍敢於直言。她回憶起自己寫了一篇作文讚揚因為共產黨,大躍進時期沒有死人。父親訓斥了她:

“他說:‘你怎麼知道我們國家沒有死一個人呢?’”
“我小眼一瞪,脖子一梗:‘你怎麼敢這麼說?老師和報紙上都是這麼說的!你怎麼敢這麼說?’”
惱怒於李銳的固執,結婚22年的妻子與他離婚,帶走了三個孩子。之後,她譴責他私下裏批評毛澤東。1962年,他被下放至一個偏遠山區教書。
四年後,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其目的是打倒黨內溫和派。就像在廬山會議時一樣,毛澤東自己的私人秘書由於不夠激進,受到調查。
調查人員飛到了李銳所在的山區下放地。他為所有的秘書都做了擔保,除了一個人:陳伯達。此人是毛澤東秘書中眾所周知最左的一個。挑戰毛澤東身邊的激進派,幾乎屬於自殺行為。

幾個月後,李銳被送進了中國的巴士底獄——位於北京北部的那座臭名昭著的秦城監獄。接下來九年的大部分時間裏,他都在那裏被單獨監禁。他用監獄診所裏的碘酒,在馬克思和列寧文選的空白處寫下了400首詩,以此對抗孤獨。
“我的痛苦和煩惱因此得到轉移和緩解,”他在99歲生日之際寫的一篇文章中說。“把腦袋瓜保住了”。
33.jpg
33.jpg (124.97 KiB) 已瀏覽 59 次

1978年,李銳及女兒李南央在安徽省。李南央說,父親曾因為她寫作文稱共產黨在大躍進期間避免了人民死亡而斥責她。 VIA LI NANYANG
1975年,他從秦城監獄獲釋,但被送回了山區下放地。當時毛澤東剛剛去世。1978年年底鄧小平掌權後,李銳恢復了黨籍。他回到了北京,重新進入水利電力部。他再次對建造三峽大壩的計畫表示反對,與記者、環境活動人士戴晴聯手,阻止這個龐大的專案。
他後來被調至黨內頗具影響力的組織部,在那裏,他幫助監督新官員的選拔。但在1984年,當他拒絕給一名高級官員的後代特殊待遇時,他的職業生涯突然中斷了。
“在講真話或有前途的仕途之間,他總是選擇講真話,”戴晴在一則採訪中表示。“他一輩子都在說真話。”
這開啟了李銳一生最具影響力的階段:有良知的政界元老。
他在三峽大壩的問題上敗下陣來,1989年天安門屠殺事件以及黨內改革派在鬥爭中落敗後,強硬派推動通過了三峽大壩計畫。
但他寫了一本關於廬山會議極具影響力的書。《廬山會議實錄》反駁了共產黨稱饑荒並非毛澤東責任的說法。他還寫了很多隨筆、雜文以及致高層領導的公開信,呼籲更多透明度和包容。

最為重要的可能要數他成為了先鋒刊物《炎黃春秋》的保護人。該刊物會探討敏感歷史問題,例如大躍進造成的饑荒,或是文化大革命,而這些都是中共希望忘卻的。
“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擔任刊物主編至2016年的吳思說。“他不為政治利益。”
但李銳設想中的一個更開放和民主的中國越來越遙遠。到了2016年,吳思被解除了刊物負責人的職務,該刊也被強硬派接管。
“恐怕李銳沒什麼能做的了,”吳思說。“這已經超過了一個人能保護的能力。”
然而,李銳拒絕後退,他撰文批評自毛澤東以來最具威權的領導人習近平。在一篇文章中,他將習近平與其已過逝的父親習仲勳做了一番比較,習仲勳以寬容及反對強人統治而聞名。

李銳寫道,2006年左右,他前往浙江,習近平當時在那裏擔任省委書記。習近平請他吃飯,李銳敦促他對體制中濫用職權的事情發聲。根據李銳的說法,這位中國未來的領導人當時一口回絕了他:

“我怎麼能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擦邊球,我不敢。”——言外之意,當時野心勃勃的習近平希望進入權力的中心。
李銳又給這個故事加上了一個譴責性的評價:“西方有句老話,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
在中國歷史學家章立凡看來,李銳代表著一代人的悲劇。許多人最初將共產黨視為中國的救世主,眼看著它在毛澤東近30年掌權期間變成了一股獨裁力量,然後渴望改革時代終將帶來變革——然而由於中共無法放棄威權主義,那些夢想一一破滅。

“《炎黃春秋》事件標誌實現李銳和他那代人的夢想的可能性破滅了,”章立凡說。“但是我理解李銳,完全否定共產黨也將意味著否定他自己的一生。”

editorial
文章: 1401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郭文貴爆料p13 / 習近平說吸取“善意的批評”給誰聽 ?/ 要讓真正的人民群眾做人民代表P11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2月 21, 2019 7:08 am

禍根


今明兩天,中美經貿在華盛頓作第七輪磋商。這可能是3月1日最後期限到來前的最後一輪談判,估計將簽署正式備忘錄,為特朗普延緩加徵關稅創造條件,也為中國領導人贏得寶貴的拖延時間,還有面子。

一周前北京談判後,央視的報道說,「中美兩國官員在談判中,對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貿易平衡、實施機制等共同關注議題進行深入交流,雙方就主要問題達成原則共識」。估計一份正式備忘錄在華盛頓回合就會簽訂。

從央視的報道來看,中美的經貿談判,中國就結構性改革問題,至少在口頭上全面跪低。儘管美國不會相信中國真正執行這些改革,但既有承諾協議,又訂下「實施機制」,這就提供了美方在執行上繼續施壓的條件。中共國在去年貿易戰開打初期表現的桀驁和強硬,警告美國「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習近平去年底講話中又作出「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的誓言,都煙消雲散了。

3月5日舉行每年一度橡皮圖章的北京兩會,看來會迴避這次對中國至關緊要的中美會談結果,或只講達成了延緩增加關稅的協議,卻不提對美國「結構性改革」要求的妥協,因為連去年6月中國發改委的《外商投資准入》22條,也被「愛國人士」指為形同一百年前喪權辱國的「21條」,又怎麼解釋習近平的「堅決不改」何以變成要「改」呢?

一年前的兩會為中國內外形勢大逆轉種下禍根。禍根就是取消1982年憲法中關於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中國青年報》前編輯李大同去年兩會前在網絡發表致北京市人大代表公開信,呼籲代表們對這項修憲投反對票,其後他接受多間外媒訪問,一段他去年受訪的談話,近日又在大陸網頁流傳。

李大同說,取消任期不超過兩屆的條文,等於「回到毛時代」。在「毛統治下,非正常死亡接近7,000萬人,超過中國歷史上所有皇帝統治時期的平民非正常死亡人數。一個人統治的結果就是這樣。以中國這麼一個大國,這麼高的經濟總量,這麼強大的軍事力量,一個人要是不受限制,你想幹甚麼?一定會引起全世界文明國家的高度警覺,會給中國未來發展造成很多障礙。」

果然被他言中。過去,美國和西方對中國野心勃勃地崛起,對千人計劃、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竊取西方敏感技術、留學生當間諜等等,並沒有加以足夠重視;但無限期任領袖的個人獨斷,則使美國蘇醒了。畢竟歷史無數事實證明了,長期掌握最高權力,即使曾經是最英明的人,最終也會成為濫權、妄為、閉目塞聽的大怪物。史太林時代、毛時代的所有倒行逆施,都與他們無限制掌絕對權力有關。許多措施,內政的反右、大躍進、文革,對外的反帝反修、參與韓戰、同蘇聯在珍寶島衝突等等,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背後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鞏固權力和擴大權力,包括向外擴張權力。

美國何以突然在近期如此積極反對一帶一路、反對華為,都是因為去年修憲而引起對中國向外擴張的警覺。如李大同所說,「一個人要是不受限制,你想幹甚麼?」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在美國和西方眼中,也會作如是觀。


李怡

editorial
文章: 1401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郭文貴爆料p13 / 習近平說吸取“善意的批評”給誰聽 ?/ 要讓真正的人民群眾做人民代表P11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3月 14, 2019 10:48 am

大鑊了,我的國!
──論習近平的執政失誤 - 練乙錚


中美貿易戰開打半年,中方形勢越發險惡。最初的一陣子,北京還可擺出「以牙還牙」的架勢,但也不過是關稅百分比對等,至於「被打」的出口貨量,中國比美國多了一大截,自然處下風。對美出超巨大,相安無事中國當然過癮,但一打貿戰,出超部份便成為對家的彈藥,所以特朗普才敢誇下海口,說「這場貿戰很好打」。可憐那些曾經替中方搖旗吶喊、要北京「狠狠地打」的境內外「托派」商賈和專家,發覺原來是給主子幫了個倒忙,而這個主子也真有點紙老虎的味道,所以大夥兒現在都噤聲了,「立場」不敵現實。

去年底以來的戰況是:中方因經濟走勢不妙而後勁不繼,上枱面談判的意欲很高,笑臉迎人,一改一直以來的那副「王毅相」。現在傳出來的消息顯示,美帝是盛氣凌人,除了貿額差和關稅差都要大幅削減乃至歸零之外,美方後來附加的進度確認機制,中方也難以推卻,只差最要命的結構性改革要求,包括須停止對國企的巨額補貼等,中方繼續負隅頑抗,因為那是等於要了習近平的命。對此,大陸喉媒只能抽象概括,說談判的成果豐富云云,但對具體有哪些成果,卻絕口不提;大陸人看了,哪有不懂之理?

這裏說的中國經濟走勢不妙,並非指比較常見的周期性下行那麼簡單,而是遇到了幾股長期性、結構性的「歹勢疊加」,而黨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對此不僅僅是束手無策,而是進退失據把事情惡化。下面分別介紹這些歹勢和習氏的失誤。
中國患上「刺激疲勞」
如果只是周期性經濟下行,那麼可按凱恩斯的理論,以政府有形之手搞短期刺激,經濟就會復元,搖搖欲墜的GDP就會變得堅挺。可是,如果是出現了嚴重結構性問題,刺激不僅會失效,還會反過來把問題惡化,如人臨終,灌多少碗雞湯、吃多少服人參、打多少枝強心針,到頭來都沒用,效果逐步歸零,甚或出現反作用。

一般而言,政府刺激經濟可通過財政手段,直接以政府消費或公家實體投資催谷GDP,但此法生產白象很有效,卻對社會無大益,而且容易滋生貪腐。另外的辦法就是信貸刺激,政府以印鈔、降息、降準、購入民間資產等手段增加貨幣供應和流通均衡量,降低信貸成本,鼓勵以信貸為基礎的消費和實體投資。由於中國有大量公有企業在市場運作,因此信貸刺激較易實行,公企從國營銀行得到便宜的政策/定向信貸,就可替政府按其旨意辦事。

然而,自2008年胡溫搞的四萬億人仔信貸維穩之後,中國經濟就出現了信貸疲勞,之後經習李重複操作,特別是2015年那次,更把問題惡化。結果,近四、五年來,新信貸對GDP的刺激作用基本上消失。孤證不立,我請讀者留意以下兩方面的研究,其一來自市場,另一是學術論文。

大摩因垂涎中國市場而常對北京賣口乖,但一份2016年的內部研究報告卻指出了大陸信貸疲勞這個重症。其研究結果顯示,2003-2008年之間、胡溫四萬億人仔維穩計劃出爐以前,中國GDP年增速平均11%強,當時的信貸效率是1,即政府透過政策每增加1元信貸,GDP就增加1元。可是,到了2015年,這個信貸效率跌至1/5,即要GDP增加1元的話,政府得把信貸增加5元。到了2016年,信貸效率跌至1/6。也就是說,近年貸出的款項,只有一小部份用在消費和實體投資方面(那是GDP的兩個主要組成部份);其餘的,大部份花在金融房地等資產的購買上了(這只是讓資產升值,直接對GDP零貢獻,間接可刺激私人消費,不過也只是虛火)。(註一)

今年2月28日,分別來自國際貨幣基金(IMF)、歐洲央行和浙江大學的三位研究員共同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中國的信貸/GDP比例,是國際清算銀行(BIS)所追蹤的44個風險較高地區當中的第二高,信貸已經超飽和。這個研究重點指出,2001-2008年間,中國每增加1%的信貸額,便導致GDP的0.23%升幅;可是,到了2010-2015,這個彈性系數值已經接近零。(註二)也就是說,以增加信貸求GDP增長,在中國已經不可能。

可憐凱恩斯的法寶,已被胡溫習李一夥用殘;這恐怕是現代經濟史上有記錄的第一次。按此,今年1月4日央媽又一次降準1個百分點,釋放1.5萬億人仔作信貸;上周兩會期間,李克強還未把「不搞大水漫灌」說完便推出了合共兩萬億人仔的各款刺激。但明眼人知道,那頂多是為了做點姿勢讓人有「官員在做事」的幻覺,除了讓股樓市炒家多炒一轉,對今年的GDP不會有甚麼影響。

前車不鑑 習闖大禍
由上述兩種研究看出,胡溫於2008年11月推出四萬億人仔浸市,其實是中國經濟體質變壞的一個分水嶺。可是,當時很多人拍手讚好,甚麼英明、果斷等形容詞都用上了。當時的情況是,以中美經貿不對稱關係為源頭的環球金融危機,以不同形式在兩國之間展現,美國處在「原爆點」,受的是外傷,中國則是內傷,表面還風光,但更難治療,十年下來,兩國的經濟氣候遂有雲泥之別。

胡錦濤當政,首先採取了「國進民退」的策略。習上台,本應撥亂反正,進行二次開放改革,但他與胡一樣,都是搞黨務出身的政工,對經濟外行卻總攬大權。李銳說他是小學程度,大陸人暗地裏稱他習包子。然而,英雄莫問出處,真正的考驗是在台上怎麼表現。無奈,習的表現越來越差勁。首先,結構性的債務問題在他手上日趨嚴重,他前車未鑑,卻為了GDP「保7」而在2015年搞了一個比胡溫四萬億還多出一萬億的11大工程定向刺激計劃,結果GDP卻於該年底跌破7%(見附圖),信貸/GDP比例則馬上急升,擠進全球三甲,刺激疲勞症終於在他任內成了結構病。但起碼還有其他兩個結構性問題,他都因為麻木不仁而錯誤反應。

2月28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大陸實際就業人口於去年到達歷史拐點,由升轉跌,一年少了54萬,而趨勢才剛剛開始。年齡結構方面,60歲及以上人口數亦首次超越15歲及以下的人口數。至於勞動人口(15-59歲人口),已經是連續第七年減少,去年一年減少470萬;按推算,2030-2050年期間,勞動人口將平均每年減少760萬,形成人口雪崩。

這是不算新聞中的新聞。不算新聞,因為早在2008年,大陸的一些非官方人口學者已經敲響警鐘,指出中國人口紅利已成過去,建議即時全面開放生育,卻遭胡溫主政時的計生委強力打壓。習2012年上台,亦遲遲不更改政策,一直拖到2016年才有點動作,卻還是拖拖拉拉,一孩政策改兩孩卻要分兩步,真是婆婆媽媽、太少太遲;跟着的兩年,出生嬰孩數字都大跌。還未到富裕社會的邊皮,中國小孩子先就成為了經濟學裏說的inferior good。

中美關係由他搞砸
不過,悠悠萬事,大不過中美關係。歷屆中國領導人,從毛澤東開始,無例外都把處理好中美關係列為頭等大事,也從中得到大量好處。就拿GDP來說,中國的GDP到今天的水平,幾乎都是拜美帝所賜。這說法不誇大,大家再看附圖便知:1990-2000年的十年之間,中國的改革紅利已逐步消失,GDP增長率拾級而下,跌幅比2010年至今更大,跌勢更急;但為甚麼2001年至2008年又忽然飆升呢?答案是中國進了WTO。是誰的傑作呢?美國總統克林頓。溫家寶的中美關係處理得特別好,他的假民主言論欺騙了當時的美國人(也欺騙了那一代香港民主派)。到了今天,WTO紅利、人口紅利都快要消失,習近平卻把中美關係搞砸了。去年的中興事件說明,中國高科技幾十年來或有進步,但遠未過關,人家一卡,你的龍頭企業就幾乎要執笠;電子通訊用品如此,就不必說國防科技等方面。

現在千人計劃、中國製造2025皆遭美國緊盯,留學生受限制,留美科技人員被FBI監視、起訴,孔子學院一間又一間停辦,以前親中的中國通都反水了,而且比特朗普反華還早。這些反水中國通打出的的第一個訊號,是2016年底已經準備好的一份對華政策改向建議,由過去一直主張中美搞友誼的亞洲學會發表,「獻給下一任美國總統」,當時那些反水中國通還不知道是特朗普上台。(註三)此非一日之寒,而習班子完全在狀況之外,為甚麼?

胡溫末期,大陸不少KOL乃至官方學界投新主所好,宣稱中國已進入盛世,綜合國力已超越美國云云。習很快飄飄然,眼睛翻到頭殼頂,他領導下的中國高官不可一世,外交部的嘴臉兇得令人生畏,在南海對多國搞霸權,在釣魚台問題上跟日本對峙(近月收了火),國際滲透和科技偷竊搞得非常高調,不僅要在外國企業裏設公開的黨委,還公佈了一部《情報法》,下令所有國民和機構都必須和國安部門合作,接受情報任務,違者受罰。如此肆無忌憚,在別人國家予取予攜,結果引來美國乃至整個西方的懷疑、反彈,華為被美帝封艇兼拉人,與中關村關係極深的美籍華人頂級科學家自殺,以至中國外部形勢全面質變,到最後因特朗普上台反枱爆大鑊,習班子才如夢初醒。站在中共的立場看,中國內外交困之際,習近平卻全線出擊,無疑犯上了歷史性的錯誤。
哪個「瓶」好些?
然而,現在海內外有不少人,批評習近平之際,開始懷念鄧小平,認為習偏離了鄧路線,否則,中美關係還是「鬥而不破」(老鄧六四屠城之後說的話),中國不會在世人面前變成一個專事偷呃拐騙搶的流氓大國(這是最近不少居美華人的慨嘆);中國改革開放不會走回頭路,一國兩制不會走樣。總之是兩條路線兩個世界。這個想法是錯的。

大家可曾記得,鄧的國際策略,他自己明白說了,是一個韜晦計,條件未成熟之前,中國人要夾着尾巴做老實人。可一旦條件成熟,嘴臉會變成甚麼樣,鄧不是儍子,當然不會說,但我們可在習的身上看到答案,更可在前一陣子中國官民吐氣揚眉到頂點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德性看到圖解。其實,習和鄧之間,沒有意識形態方面的矛盾,或然有的,也只會是對形勢估計不同;習認為國內外條件已經成熟,可以發作。然而,也許連這個次要分別也沒有。假使老鄧尚在生、還掌權,他很可能是一個更可怕的old man in a hurry。而且鄧有非凡魅力,能顛倒眾生,他殺人了,世人很快淡忘,有些更為他開脫。

反而是,習主政不到七年,世界就很快明白了中國怎麼一回事。那是香港民主派跑到外國游說70年也不可能辦到的。不過,只怕習的這類好處太顯眼,都成為政敵手裏的把柄。如果中美貿戰談判結果被一些人說成是喪權辱國,那麼習的下場恐怕十分可憐,因為按黨史國情而言,一輪權鬥之後,取代他的有可能是周永康或者薄熙來。

editorial
文章: 1401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郭文貴爆料p13 / 習近平說吸取“善意的批評”給誰聽 ?/ 要讓真正的人民群眾做人民代表P11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3月 15, 2019 9:21 am

從拜習帝到跪美帝「兩會」神轉折


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政治騷今日落幕。從去年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習近平稱帝鋪路,到今年向美國跪低,調整保護外資、國進民退、對外宣傳等政策,一年間的神轉折令人欷歔。然而,會議所宣示的法律、政策調整,恐怕只是戰術調整,也是為習近平與特朗普簽訂城下之盟鋪設下台階,以免中共和習近平要背負賣國之名。只要中共未放棄一黨專政、一人獨裁的政制,中美衝突引爆的中國政經亂象仍陸續有來。

受壓美帝 人大會議走樣變形
去年人大會議的焦點是修憲,一是廢除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條款,二是把「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加入憲法條款。前者是企圖恢復帝制,後者是恢復文革憲法。中共隨即開動海內外宣傳機器大造擁護修憲輿論,在「可惡的美帝」悍然發動貿易戰之初還發出以牙還牙的戰書,以證中共和習近平永續執政的偉光正。

然而,中美貿易戰並沒有給中共帶來史詩級的輝煌,反而激化中國內部政治、經濟矛盾,問責習近平團隊的呼聲、傳聞四起,為習近平造神的運動也踩下煞車。直至美國共和黨在中期選舉失利,習近平團隊終於等到繼續與特朗普周旋的機會與藉口。孰知,美帝除貿赤問題外,在中國結構性改革等問題上不依不饒,儘管把3月1日加徵關稅的談判死線延後,又何嘗不是逼習近平在兩會作出公開承諾,包括立法承諾。

在美帝壓力下,今年人大會議的立法和政府工作報告都走樣變形了。《外商投資法》結束了八年的議而不決,終於提交大會表決,最受矚目的條款當然是「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這是回應美帝的要求,也是安撫外商的需要。

政府工作報告中的神轉折更是不勝枚舉。其中,去年報告首次提出要實施「中國製造2025」、創建「中國製造2025」示範區,今年的報告則隻字不提,只因「中國製造2025」成了美帝攻擊中國政府違背市場公平競爭的活靶子。不過,中共難改自大的惡習,剛壓下「中國製造2025」,又推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完全不掩飾要把香港融合入大灣區的意圖,這何異於向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檢討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提供炮彈?\

經濟續跌 總理或成代罪羔羊
粵港澳大灣區上馬,也說明中美貿易戰並不是中國政經亂象的根源,而是外因或催化劑,內因是僵化的中共專政政制。其中,中國經濟增長失速,國進民退才是主要的死因。習近平高調紀念馬克思冥壽200周年,何異於為私有經濟退場論、消滅私有制初心論、第二次社會主義改造論背書?等到經濟加速下滑,他才轉軚撐民企、大派定心丸,又如何取信於民?

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延續了習近平對經濟政策的調整,減稅降費規模更達2萬億元,也罕有地痛批官場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特別是「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重留痕輕實績」,矛頭指向黨務系統的中央巡視組、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中辦督查室督查組等。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稱,李克強「有列根的思路,但是沒有列根的權力」。顯然,李克強正極力挽救被習近平去槓桿、國進民退、對美宣戰引致岌岌可危的經濟,也為中美簽署貿易協議作出法律上、行政上的承諾,但是,中共的權力結構決定了他必定事倍功半,而且,成就歸於習核心,一旦經濟斷崖式下跌,他可能成為代罪羔羊,總理任期可能提前結束。

李平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