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上雙倍全責」——高官廢話大全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samuel
文章: 2017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10 1:29 pm

「負上雙倍全責」——高官廢話大全

文章samuel » 週四 6月 07, 2012 11:00 am

「負上雙倍全責」——高官廢話大全

小學水平算術﹕零,乘以二,那還都是等於零。

上周五,審計署查核曾蔭權外訪住宿安排,揭露他如何「大花筒」,55次外訪共耗費1200萬元,八成日子入住超豪特級套房,倫敦之旅的房租更超出標準上限22倍。報告又揭發,在檀香山,無任何理由,亦並無會議要在房內舉行,曾蔭權由原本入住便宜逾一半的單睡房山景總統套房,改為入住雙睡房海景套房。

此外,4月尾被傳媒踢爆曾蔭權訪巴西時住4000多呎超豪總統套房,當時特首辦主任梁卓偉辯稱住總統套房是有「實際需要」,那是方便開內部會議,但如今卻被審計署揭露這個所謂「會議」,原來只開了25分鐘。原來所謂「理由」,只是護主情切而堆砌出來的托辭而已。

尤其是巴西超豪總統套房事件,發生在「款待門」醜聞曝光曾蔭權哽咽立法會之後,無論從悔疚的誠意,又或者政治敏感度而言,都屬罪無可恕。

或許,梁卓偉是一個出色的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但他絕對不是一個及格的特首辦主任,今次弄出如此一個「外訪門」醜聞,責無旁貸。

特首辦在整件事中,只能以我之前在本欄說過「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等來形容。試問,這是稱職的表現嗎?

「負全責」?咁即係點?

報告公布後,千夫所指,梁卓偉回應說,若有個別例子有些疏忽或走漏眼,作為特首辦主任,他會「負全責」。

「負全責」?咁即係點?梁卓偉沒有告訴大家。

他甚至沒有以自己為例,只說,不認同要求特首把額外支出歸還庫房,更說要官員從自己口袋裏把金額付出來,向來都沒有這個規矩。他又不認為特首須向公眾就此事道歉。即是什麼也不用做。

「負上雙倍的全責」?咁又即係點?

這也罷了。翌日,作為前一任特首辦主任的現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說相比只上任了8個月的梁卓偉,曾任此職兩年的自己,「更是要負上雙倍的全責」。

「負上雙倍的全責」?咁又即係點?再一次,譚志源也沒有告訴大家。

記過?扣人工?降級?辭職?若然樣樣都不是,那麼,什麼是「負上雙倍的全責」?又還是,厚顏的留在新班子?這又是哪門子的負責?

對不起,我忘記了,零,乘以二,那還都是零。這本來是小學水平加減乘除的算術知識。

負責論只是一種lip service

我有一位高級公務員朋友,他告訴我其母親一向支持建制,但聽了這些所謂「負責」的言論後,也無名火起,反唇相稽一句﹕「負全責?把口來負責呀?」

不過,無論這位伯母,還是其他小市民,有幾憤慨都好,特區政府今天的格局是﹕笑罵管人笑罵,好官我自為之。

所以說穿了,所謂「負全責」,只是一種lip service,慢慢將成了一種陳腔濫調。至於「負上雙倍的全責」,更讓人覺得純屬「貪口爽」。(又還是,譚志源其實是用心良苦,藉此來反諷梁卓偉?)

政治上的「空廢說話」

當我們的政府高官,面對媒體的尖銳提問和質詢時,他們當然不會像國內好些官員,如當時任湖北省長李鴻忠那般,當場搶走記者的錄音筆,兇神惡煞的質問對方﹕「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但這卻並不表示,他們會開誠布公,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反而他們為了逃避責任,模糊焦點,混淆視聽,一樣會說出大量模稜兩可、滑不溜手、說了等於沒說的廢話。

箇中高手,當然要算我們的候任特首梁振英。

六四事件23周年,梁多次被記者追問對六四事件的感受、是否支持平反六四,他卻以過往已就六四說過很多,「沒有補充」,來作敷衍。

梁振英以往說了有幾多?是鄧小平應該拿諾貝爾和平獎?還是別人默哀時他冷笑?對不起我真的搞不清楚。

為何「沒有補充」的不是架構重組?

為什麼梁振英已經就架構重組說了這麼多遍,還要一說再說,還要對住記者又說,落區又說,不斷向市民疲勞轟炸?為什麼他又不說﹕「沒有補充。」

說穿了,「沒有補充」,只是與他班子裏其他成員所搬出來的,諸如「有朋友建議我唔講得」,又或者「喂喂喂,扮電話接收得差聽唔到」等,沒有勇氣本良心說真話的托詞和廢話而已。

當然類似的伎倆已不止一次,在西九「漏報利益」風波裏,於出席立法會專責委員會聆訊時,他便多次以「不記得」及「無印象」來回應議員的提問,被議員批評為「三不」——即「不記得、不知道、不明白」,善於利用文字「拖延時間、偷換概念、轉移視線」。

台灣評論家南方朔,對於這種為了政治利益而操弄語言,可謂深痛惡絕,他在《語言之鑰》一書中有如此一段﹕

「新興的政客政黨,在這個媒體發達的時代,已愈來愈嫻熟於語言符號的操弄與詐偽。他們可以輕鬆的使用語言魔法刀、任意的切割人群、製造標籤、煽起對立;他們也可以非常容易的藉語言修辭的技術,推卸掉責任,以及炮製出替罪的羔羊。這是政治與社會的向下沉淪……於是說謊、欺騙、語言操弄等遂告大盛,價值上的是非對錯當然也變得就愈來愈不重要。」

「也正因為當今的世界已成了政治學被語言學所取代的新時代,語言符號的操弄、欺騙、硬拗、胡扯等成了新的手段。因而作為一個21世紀的自由人,已必須對這些問題格外敏銳,始能免於成為別人操弄下而與之共舞的棋子。」

高官廢話大全

為了響應南方朔這番號召,筆者也姑且嘗試初步整理出一個「高官廢話大全」,讓大家多作警惕,當然讀者也可為此多作補充﹕

.當高官被追問個人是否要就某問題負責時,他往往會搬出政府是「集體負責」這面擋箭牌,但其實真正的結果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集體不負責」。

.當被記者苦苦相逼,再三追問時,官員就往往會斷然說「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但其實真正的意思是﹕他已經招架不了你的問題。

.當被記者查根究柢時,官員往往會以「不回答私人問題」作答,但其實,公「私」不分、公器「私」用、中飽「私」囊等等,都牽涉「私人」問題。

.當被記者進一步追問時,官員往往再以「不回答假設性問題」作答,但其實這就是意味﹕那是一條答了對他不利的問題。

.當被問到政府有何對策時,官員說「我們會密切關注事態發展」時,即是意味﹕他們暫時什麼也不會做。

.當高官說「不能取悅所有人」,其實這就是意味﹕他的政策將會開罪大部分人。

.當政客說「我們要向前看」時,即是請大家忘記他們以前做過的錯事,拜託大家再次投他們一票,給他們再「呃多一次」,哄騙下去。

.當高官說「現在不是適當時候,到時機成熟,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但其實這就是意味「第三」、「第四」、「第五」時間……

.當某政黨說那是「某黨員的個人意見」時,又或者特首說是「某司/局長的個人意見」時,意思就是要與他劃清界線,不要被他牽連,「拖落水」。

.官員都不會承認自己「犯錯」,只會說「有改善的空間」。

.到了真的犯錯,中英文文法上有差異,西方政客往往會善用被動語法,以及過去式,所以是「mistakes were made」,而不是I made mistakes,更加不會說I am making mistakes﹗

.「留低比離開,更加需要勇氣」(筆者按﹕腳痛除外)。

.「民望於我如浮雲」,說得出這句話的人,顯示他的民望將見九七回歸後新低。

.到了最後,還有一句百搭「金句」,可以把問題推得一乾二淨,那就是推說「有人想把問題政治化」,但當然大家會問﹕政治不就是眾人的事嗎?公眾事務的本質就是政治。為什麼官員行使公權力,決策獨斷獨行,那就不算是政治;但民眾質疑或批評,卻是把問題政治化呢?

以上部分廢話,摘錄自一本自嘲為「厚顏無恥、荒謬可笑、專門靠『點』、毫無誠意」的小書——Nick Webb所著,《The Dictionary of Bullshit》。

不過,若然這本「厚顏無恥」的小書發行修訂版時,我建議作者可以把梁卓偉的「負全責」、譚志源的「雙倍負全責」,以及梁振英的「沒有補充」等幾句廢話,一併收錄進去。

蔡子強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Tiarazege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