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 活在一個充滿焦慮的年代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samuel
文章: 2017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10 1:29 pm

彭定康﹕ 活在一個充滿焦慮的年代

文章samuel » 週二 12月 14, 2010 11:46 am

彭定康﹕活在一個充滿焦慮的年代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焦慮的年代,需要操心的地方很多,令人安心的卻少之又少,但過去幾個世紀究竟又有多舒適呢?

我在一個由全球核威脅來確保和平穩定的世界中長大。我大學的第一個學期恰逢古巴導彈危機,共產主義東方隔柏林圍牆怒視民主資本主義的西方。這兩大陣營各自的代理在亞非兩大洲較量,成千上萬人為捍衛民主陣線在越南獻出生命,現在這個國家已成為外國人蜂擁而入的投資對象。毛澤東的瘋狂和國大黨誤入歧途的社會主義致使中國和印度的億萬人無法享受全球繁榮。

這難道真的是美好時光?今天能讓我們輾轉反側的大問題又是什麼?

今天的問題是過往成功的結果

首先,今天的問題是過往成功的結果。世界人口比100年前增加了4倍,產值達到過去的40倍,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則是過去的17倍還多。這就是世界面臨的現實問題,我們所採取的對策還遠遠不夠。

其次,我們發現自己的處境非同尋常,全球的領袖美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債務國。如果美國過去沒有借下那麼多債,世界也不會有這麼快的發展速度。美國更像是座世界大商場,而不像是世界的領導者。但想想,如果2007年前美國有的是貿易盈餘和更合理的信用卡負債,那世界與今天相比將會有多麼的不同。

第三,像以往一樣,面對新來的大孩子,世界正在艱難而努力的適應過程中。中國千年以來一直是世界最大的國家,19世紀中葉以前也一直是最大的經濟體,主要原因是有眾多的生產者和客戶。情很快又會和當時一樣,即使按人均財富算中國只緊隨阿爾巴尼亞,大致排在全世界100位左右。

我們迫切需堅強智慧領導人物

但重新崛起的大國並非只有中國一個,還有印度和巴西——其中印度人口的總數和年輕人數量將很快超過中國。面對這些不斷成長的經濟和政治勢力我們又有何對策?在中國開始耀武揚威——比方說,追求對周邊海域和海底石油控制的同時——這個國家所能帶來的最大危害是四分五裂,而不是繼續繁榮。

其四,隨情勢的變化,二戰後制定全球規則的制度已失去了大部分政治經濟影響力和合法性。聯合國和布雷頓森林架構再也不能反映世界的權力平衡,即使各國面對的共同問題愈來愈多,它們願意共同解問題的意願卻愈來愈弱。

在這種情下,我們迫切需要堅強智慧的領導人物。除了美國,很難找出誰還能扮演這一角色。華盛頓一位英明總統被政治制度綑住了手腳,就國內改革或國外行動達成共識幾乎變成不可能。美國戰後在歐洲的伙伴雖然仍佔據世界總產值的五分之一,但卻正陷入困境。

我們正向激流中的危險滑過去

新崛起的大國呢?中國從美國一手製造的全球市場中獲得了巨大的好處,但它卻對造就美國民主繁榮和平的成功政策提出挑戰,同時又拿不出取代這種模式的好辦法。力求保住出口企業的優勢,不顧政治和經濟代價大量購買商品,是中國而不是世界各國的政策。其他新興國家同樣沒有任何計劃,雖然印度遲早會對中國炫耀武力愈來愈警惕,而巴西則可能最終會質疑應否縱容委內瑞拉和古巴。

那麼誰能遏制伊朗的核野心?誰能調停中東和平?誰能阻止全球陷入貨幣戰爭和貿易保護主義的漩渦?誰能保證今年12月的氣候變化會議不會與去年的哥本哈根會議遭遇同樣的命運?誰能為造成從恐怖主義、販毒等問題的失敗國家的重建任務出力,並樹立道德典範?

昨天並不像我們記憶中那般美好,但如果今天失去領導,明天的危險性將會大大增加。與此同時,我們正不知不覺地向前方激流中的危險滑過去。

作者曾任英國最後一任港督和歐盟外事專員,現任牛津大學校監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0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