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法治核心價值這座基石是否不斷被侵蝕? P7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梁愛詩反擊:有言論自由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0月 24, 2012 7:59 pm

21024bao.jpg
即將退休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表示,不同意前任律政司長梁愛詩早前批評法律界的言論。(
21024bao.jpg (58.43 KiB) 已瀏覽 7075 次

包致金不同意梁愛詩言論
(19:46)


即將退休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表示,不同意前任律政司長梁愛詩早前批評法律界的言論。



退休前最後一日上班的包致金表示,梁愛詩絕對有資格去表達意見,其他人亦有資格去反對梁愛詩的言論,他是同意反對的一方。


他認為,梁的言論不會影響司法獨立,他對法官有信心 ,而法官並不是這樣脆弱。


他又說,他看到香港的法治出現風暴前的烏雲,主要是有聲音不尊重一國兩制,但他相信司法界會努力捍。


同時是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梁愛詩早前批評香港法律界和法官對中央與特區關係欠缺認識,以至在居留權案中犯錯。她的言論隨即受到泛民政黨和兩個律師反駁。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不同意梁愛詩言論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0月 25, 2012 10:03 am


包致金﹕暴風雨來臨


不同意梁愛詩言論 「我們沒犯錯」


「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退休前的一段贈言,令一向氣氛輕鬆愉快的法官退休儀式,蒙上了陰霾。作風敢言的包致金,昨日出席完其退休儀式後,回應了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的言論,指梁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但他本人並不同意她的見解,對於他口中「來臨中的暴風雨」,他指是來自不擁護一國兩制的人,但他深信熱愛自由的香港人會捍衛法治,不會有所動搖。

1989年投身高院法官行列的包致金(Kemal Bokhary),九七回歸後獲委任為第一批終院常任法官。他為官23年至昨日退任,但會保留終院非常任法官身分,在其告退儀式上,65歲的包致金保持敢言作風,直言看見香港有「暴風雨」來臨,「我希望看不見,但一些前所未見、兇猛的暴風雨已然出現」。

指釋法討論影響深


包官其後接受傳媒訪問時,解釋何謂「暴風雨」,同時回應了前律政司長梁愛詩早前批評香港法官不認識中港關係,致判案犯上錯誤的言論。他說,社會有意見指應該「重新詮釋法院一個由來已久的決定,這些討論產生一些氣氛,影響其他層面」。他沒指明有關意見來自誰,「它可來自任何人,來自不贊同一國兩制的人,我無法指出他們是誰,來自哪裏」,但他深信港人素來信任法治,故不成問題。他更指傳媒身負重任,「香港有自由的傳媒,你們並非旁觀者,有份捍衛法治,角色非常重要」。


「一人之言不足損司法獨立」


梁愛詩早前批評法官不認識中港關係,更認定人大釋法是解決雙非問題的最佳辦法,遭兩大律師會反駁。包官笑言,梁有權表達其意見,正如反對其言論者亦有權表達意見,而他個人亦不認同梁的見解,「我相信梁認為我們(法官)犯錯,但我們沒有」。他說,不擔心一人之言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她的看法不足損害司法獨立,影響法官判案。我信任我的同僚,我熟知他們,外間不知道才會有所擔憂。我不會堅持我的看法正確,但我信任法官公正辦案,時間會證明一切。每個法官判案都會考慮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那就是一國兩制原則。」


「法官判案有考慮中港關係」


包致金不認同特首梁振英上任後,港人自由與權利有變,「香港人明白自身的自由與權利,他們信任法治和自由,這一點無法動搖」。


李柱銘﹕憂梁背後勢力續進逼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分析,包致金的言論反映他擔心梁愛詩背後,還有政治勢力一步一步向司法界進逼。他認為,香港未來除了要憂慮23條立法重臨外,由於負責委任法官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成員亦是由特首委派,故被懷疑是共產黨員的梁振英,大有可能透過此渠道影響法治,「情的確令人擔心」。


公民黨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亦認為,包致金與大部分法律界人士的看法合,「23條重臨、釋法重現,一國兩制真的命懸一線」。他又重申,梁愛詩在法律上的確有權發表意見,但她當日是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這個舉足輕重的身分出席公開場合,談到敏感議題理應慎言,因其言論會直接令人質疑本港的司法公正,「滴水也可穿石,我們更不應容許它滴水。這樣的言論久而久之就會令我們的司法制度崩潰」。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不同意梁愛詩言論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1月 03, 2012 12:08 pm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不獲延任 包致金信有「因」

剛退休的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接受電視訪問,再次回應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批評本港司法界的言論。他認為梁愛詩有權表達個人觀點,但坦言其講法令人憂慮:「她絕對有權表達她的見解,但她是一個我尊重的人,她說這樣的話更令人擔心。」 他又相信不獲延任與過往的裁決有關。

或與過往裁決有關
包致金任內處理過大量高度爭議性及政治感敏的案件,包括國旗案、多宗居留權和公安條例案等,其裁決常與其他終院法官不同,較多認為政府敗訴,被視為終院內唯一的自由派法官。

問及他剛過六十五歲的「正常」退休年齡便不獲司法機構延任,其繼任人更同為六十五歲,是否被迫退休?包致金表示,不會用「被迫退休」來形容自己的情況,但同時說:「如果你問我是否相信不獲延任的原因,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梁愛詩早前公開批評本地法官對中央及香港特區關係欠缺認識,在居留權案判決中犯下錯誤,包致金其後回應指本港司法體系出現烏雲,有聲音不尊重「一國兩制」。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1月 03, 2012 9:33 pm

1103-00176-042v1.jpg
龔如心母親施福英(右)有機會繼承女兒千億遺產,因此被律政司加入成為爭產案被告。
1103-00176-042v1.jpg (44.16 KiB) 已瀏覽 7032 次
1103-00176-042p2g3.jpg
龔仁心昨到內庭旁聽,離開時則封口。
1103-00176-042p2g3.jpg (21.56 KiB) 已瀏覽 7032 次
龔如心百歲母捲千億遺產案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的百歲高齡母親,正式被捲入女兒的千億元遺產案。高等法院將於十二月開庭聆訊,以決定龔如心遺產的最終受益人,案件昨在高院進行非公開研訊,相信是正式聆訊前最後一次研訊。華懋慈善基金主席龔仁心罕有地親身到庭了解案件,離開時對於案件詳情絕口不提。據悉,由於案件牽涉到龔仁心的母親,他關心母親情況才會到法庭旁聽。

龔老太不出席12月聆訊
律政司於今年四月入稟高院,向龔如心○二年遺囑受益人華懋慈善基金及龔的臨時遺產管理人提出訴訟,律政司指○二年遺囑疑點重重,甚至可能無法執行,故要求高院解釋○二年遺囑,以決定誰是遺產繼承人,其中一個可能性是○二年遺囑無效,屆時龔如心的生母會繼承龔遺產。

律政司早前已正式將龔老太加入成為爭產案被告,而龔老太施福英的名字昨日也首度在法庭的案件審訊表中出現,龔老太沒有出席昨日的研訊,亦未有聘請律師代表她。據悉,龔老太將不會出席十二月的正式聆訊,也不會聘請律師代表她抗辯。

龔仁心不滿律政司決定
對於律政司將龔老太加入成為爭產案被告,龔仁心感到不悅,昨親身到庭,但未待研訊結束即先匆匆離開,並表示「乜嘢都唔講得」。華懋慈善基金代表律師何文基透露,龔仁心昨並非出庭作供,而是因研訊涉及龔老太和她在案中的角色,龔仁心才到庭旁聽,當龔仁心聽完關於其母的部分便提早離開。 

何文基透露,正式聆訊將於十二月十七日開始,預計審三日,將不會有任何證人作供,純粹是律師陳詞。由於龔老太決定不參與,臨時遺產管理人也表示會保持中立,十二月的聆訊只會成為律政司和華懋慈善基金雙方之爭。 

稅局不回應陳振聰欠稅案
另外,有傳正向陳振聰追討三億四千萬元欠稅的稅務局已經出手,於十月卅日成功取得禁制令,阻止陳振聰出售山頂楠樺居原址地皮「套現」償還逾二億元爭產案訟費。稅務局發言人昨回應指,基於《稅務條例》的公事保密條款,稅務局不會就個別案件作出評論。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該地皮業主Wealthy Land Investment Limited已於十月十九日跟買家Wealthy Trendy Limited簽了正式買賣合約,價錢為三億八千萬元,該份合約已於十月卅一日交付到土地註冊處等待註冊,但未見禁制令的登記。根據一般做法,買家在簽署正式合約時會先付一成「大訂」,待正式轉讓業權成交時才會支付尾數。


案件編號:HCMP 853/2012


華懋函習近平 監管慈善基金

5-11-2012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的千億遺產案將下月十七日展開耹訊,以決定遺產的最終受益人。龔如心胞弟、華懋集團執行董事兼慈善基金董事龔仁心,昨承認曾去信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要求他委派中華文化交流協會執行會長,即前國家副總理田紀雲之子田承剛,負責聯繫中港兩地部門成立監管機構;他強調,遺產不論判予基金或母親,都一定會作慈善用途。

龔如心在遺囑表示希望將慈善基金交由聯合國秘書長、中國政府及本港特首組成的機構監管。龔仁心昨出席「華懋慈善行」活動時表示,正進行有關聯絡工作,因聯合國涉外交層面,曾尋求中央協助,暫未獲回覆,他形容過去進行的慈善工作「so far so good」(算是不錯),成績「過得去」,屬合格水平,對此感到滿意。

龔如心遺產全用於社會
他又指,龔如心的遺囑是由胞妹起草,家人均知悉,並支持其意願。他又指,「人在做、天在睇,對我嚟講,個天係香港民眾,咁大個天監察住,有邊個大過個天?希望你哋用客觀公正去睇。」遺產不會落入任何私人手中,每一分一毫都會用於社會。



陳振聰敗訴須交3億欠稅
(12:19)20-11-2012
終審法院三名法官一致裁定,否決商人陳振聰要求延遲交稅的終極上訴許可申請。
陳振聰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許可申請,要求稅務局長准許延長向他追收3.4億元欠稅的期限。如今敗訴,陳振聰將須要盡快繳交欠稅。


王禮泉﹕02年遺囑為討好內地
17-12-2012

高等法院今天審理龔如心2002年遺囑的詮釋,華懋老臣子王禮泉卻爆出驚人言論,指02年遺囑只是用來「做騷」討好內地的文件,並非龔如心有心立的遺囑;而龔用來打敗家翁王廷歆的1990年王德輝遺囑,王禮泉指亦不可信,認為遺產應歸王家所有。

「她不覺得自己會死」

王禮泉表示,認識龔如心20多年,「她是個不覺得自己會死、不會立遺囑的人」,又指02年遺囑其實只是用來「做騷」的文件,並沒有真正立遺囑的意圖,「02年遺囑只是Nina(龔如心)一個心願,令內地有關方面覺得是非常偉大的行善創舉,目的是要討好上面,這樣對集團怎都會有好處」。

他說,當時龔如心找人草擬這份文件,讓他交給國家一些領導人,「就好似龔家早前寫信給習近平的方式和目的一樣,都是討好上面」。

除質疑02年遺囑,王禮泉亦認為王德輝1990年遺囑不可信。王德輝在90年失蹤,法院在99年宣布他在法律上死亡,其父王廷歆其後入稟,要求根據王德輝的68年遺囑繼承所有遺產,龔如心則拿出王德輝在90年寫上「one life one love」(一生只愛一人)的遺囑,終審法院05年判龔如心終極勝訴。

王禮泉卻表示,「我對這份90年遺囑一直有懷疑,王德輝如此精明,為何需要找人寫3張好似透明廁紙的遺囑?」基於兩份遺囑都有問題,他認為華懋資產應該重新落入王家手中,「我不是代表王家,我在Nina出殯後無見過王家,花牌都給他們拋去後巷,但我覺得他們應該才是受益人」。王禮泉說並非想妨礙法庭今日的聆訊,「他有他審,我只是講我的睇法」。

22-02-2013
華懋基金被判為遺產信託人 (10:29)
高等法院今晨裁決,華懋慈善基金是已故華懋主席龔如心遺產的「信託人」,而非唯一「受益人」。
華懋慈善基金代表律師何文基表示,法院裁定華懋慈善基金是以託管人身分接受遺產,他對於裁決不感失望,要待商討後才能決定下一步如何做,包括考慮上訴。他強調,基金最想的是做好慈善事業。

他又說,已把判決結果通知基金董事局主席、龔如心胞弟龔仁心,龔是平常心看待判決結果。

終審法院2011年10月裁定陳振聰在爭產案中終極敗訴。根據龔如心2002年的遺囑,所有830億元巨額遺產將交予華懋慈善基金。

惟律政司於陳振聰敗訴當日,隨即向遺產承辦處登記知會備忘,要求法庭對任何有關龔如心遺產的授權書蓋章前須知會律政司。

身為基金守護者的律政司其後更入稟法院,要求法庭決定應如何詮釋2002年遺囑,判斷基金究竟屬於遺產唯一「受益人」還是「信託人」。

律政司指出華懋慈善基金只是「奉命行事」的「受託人」,必須依據遺囑把遺產用作行善,並受到監管機構和法庭的雙重監管。

不過,華懋慈善基金一方堅持基金是遺產的唯一「受益人」,而以龔仁心為首的基金董事局則有權決定如何執行遺囑,而遺囑本身僅屬「指引」,基金有權「彈性」使用遺產。

【案件編號:HCMP853/12】



華懋基金提上訴 指遺囑沒訂明只行善

10-03-2013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830億元的遺產爭奪戰再掀波瀾。高院早前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屬遺產「信託人」,而非「受益人」,意味基金將失去遺產的絕對控制權。代表慈善基金的律師何立基昨向本報證實,基金前日已正式向高院上訴庭提出上訴。

據了解,基金其中一個上訴理據是針對高院原訟庭法官潘兆初早前裁定,龔如心的遺囑內容足以構成慈善信託。

指內容未足構成慈善信託

基金一方認為,遺囑並沒訂明遺產只用作行善,相反遺囑要求把遺產作一些「非慈善」用途,如照顧黃德輝的家人,反映基金並非單純的慈善信託人。律政司發言人表示,由於案件的有關司法程序尚未完結,不便回應。

上月裁決 基金失話事權

終審法院前年10月裁定陳振聰在爭產案中終極敗訴。根據龔如心2002 年的遺囑,所有遺產將交予華懋慈善基金。惟律政司後來以基金守護者的身分入稟法院,要求法庭判斷基金究竟屬於遺產唯一「受益人」還是「信託人」。

高院上月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屬遺產「慈善信託人」。換言之,基金須根據遺囑指引達到慈善目的,更要受到監管機構和法庭的雙重監管,不能隨意動用有遺產。

【案件編號:HCMP853/12】

龔如心契仔「最後遺書」宣戰

25-03-2013

龔如心八百億遺產再掀第三波訴訟!華懋慈善基金正提出上訴推翻高院裁決基金是遺產「受託人」,要求是「受益人」,龔如心唯一契仔張雁坤再站出來指手上擁有一份契媽臨終前一星期親手簽署交託給他的「最後遺書」,說契媽表明希望由他負責管理遺產,又不諱言契媽的三名弟妹非專業人士,絕非管理集團及慈善基金之才,已向律政司自薦擔任基金監督。不過,基金主席龔仁心則指「佢邊有資格做監督?唔通佢大過總理?大過特首?」又謂「如果佢想做慈善,可以去阿富汗……可以去老人院幫啲老人家換尿片!」


張雁坤向傳媒展示小甜甜寫給他的「最後遺書」,以英文打字而成,下款有龔如心的簽名,日期為○七年三月廿九日,即龔病逝前一星期,短短七行字的內容大意是:「這是我最後的遺願,希望於我離世後,我契仔張雁坤能在管理我遺產及多個基金上扮演重要角色,我深信我契仔能好好照顧我的家人、我丈夫王德輝的家人,以及服務我多年、深得我信任的員工。我十分遺憾沒有足夠時間來達致我的願望,就是貢獻社會和我深愛的國家。」

去信律政司 自薦做監督
張雁坤說已於一年半前將上述信件交予律政司,數月前亦去信律政司,指按其契媽遺願,是希望由契爺生前好友夏佳里及簡福飴,以及國家前總理朱鎔基派代表來港擔任基金監管委員會成員,而他本人則可擔任委員會監督。至於契媽的三名弟妹應否加入,張表示,華懋老臣子當年簽署讓三人成為基金董事,是由於契媽剛離世,太急太亂,「但管財政要專業人士,管捐贈都要專業人士,但佢哋三個都未做過生意同投資。」


張雁坤指龔氏三姐弟龔中心(中)、龔仁心(右)及龔因心(左)均沒有投資經驗。

在龔如心的喪禮,亦是由張雁坤捧遺照出殯。

龔如心離世前一星期交予張雁坤的最後遺書。



指華懋拆樓違契媽遺願
「如果佢哋三個係疼錫家姐,應向公司畀一啲有建設性嘅建議,但呢幾年,華懋買樓、賣樓、拆樓,我好唔滿意,相信契爺、契媽都會唔滿意。」張指出,華懋集團共有四百幢物業,但是近年卻拆卸多座樓宇,「華懋唔係上市公司,唔需要拆樓重建嚟增加地積比賺錢」,除有違契媽愛環保的意願,之前拆卸中環的一幢大廈,更是契爺契媽七十年代拍拖時愛到的地方,但新一代華懋中人不知道,「呢啲都係兩個嘅Sweet Memory(甜蜜回憶)。」

龔仁心:唔通佢大過總理
對於張雁坤指龔家三姐弟非專業人士,不是管理基金的最佳人選,龔仁心指其姊在遺囑上寫明,希望由國家前總理朱鎔基、聯合國代表及特首來監管基金,「唔通佢(張)大過總理、特首呀?佢邊有資格做監督呀?簡直係笑話,叫佢唔好咁自大,提高自己身份先啦!佢亦冇資格委任咩人入去。」被指華懋近年經常拆樓,龔仁心稱,「呢啲係王太(龔如心)嘅決定,之前已經探討過,唔需要同佢交代!」

龔仁心又謂,從未聽過其姊有「最後的遺書」,並駁斥張指,「如果佢咁鍾意做慈善,可以去四川、去西藏、去阿富汗,呢啲地方嘅人都好需要援助,佢亦可以去老人院幫啲老人家換尿片!」至於張表示希望相約龔、王兩家一起吃飯,「我同佢(張)唔係好熟,唔想同佢食飯!」

下轉第三頁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11月 06, 2012 10:21 am

若颳起司法暴風雨 衝擊兩制香港勢危

剛從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崗位退休的包致金,臨別贈言說過「前所未見的暴風雨已經出現」,當日不知道他具體說些什麼,近日,有內地法律學者建議改組終院和基本法委員會的建議,結合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批評法官的言論,使人隱然感覺到事態不尋常,一些事情蓄勢待發,值得愛護香港的人密切關注。法治和司法獨立是香港的重要基石,若包致金所說的暴風雨已經掩至,則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將進入另一個階段。

法治上服從中央

香港哪有兩制空間?

較早前,梁愛詩批評法官不認識中國,以致判案犯了錯誤的說法,近日內地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潔在本港一項座談會上,建議改組終審法院,認為終院法官應該全數由中國公民出任,又建議把基本法委員會改組為「相對上獨立和有權力」的機構。梁愛詩根正苗紅,曾經擔任律政司長,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一職,被認為最掌握中央落實基本法的政策和想法;至於程潔,被視為新一代的基本法「護法」之一,他們的意見和建議,對中央決策有一定影響力。他們對本港的司法事務發言,按內地為人熟知的一套工作方法,若說兩人的批評和建議全無關連,很難令人置信。

梁愛詩援引1999年1月《吳嘉玲案》的判決,其實重申中央對判決書所指香港法院可以宣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無效,甚為不滿,當時北京已經高調批評此乃「實質上是認為自己可以凌駕於人大及其常委會之上」、「把司法管轄權擴展到北京」、「實際上是把香港變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等。10多年來,中央對此耿耿於懷。

當日判決書所表述,只是重申香港特區的法治原則不變,其要義在於按法律辦事,不符合法律要求的行為,即使由最高權力機構行使,也沒有法律效力;而特區法院的權力來自中國憲法和由全國人大訂立頒布的《基本法》,就《吳嘉玲案》,終院審視特區政府一項行為是否符合法律要求,屬於特區法院的司法管轄權的範圍。

可以說,內地與本港就《吳嘉玲案》的分歧,是按不同詮釋達至不同結論。此案在回歸後第二年審理,在兩地關係上擦出火花,恰恰說明一國兩制既矛盾又統一的實質,正正反映一國兩制需要磨合和相互適應。香港奉行普通法,按法律辦事,內地法制除了法律條文,還考慮例如政治等因素,此乃一國兩制必然出現的差異,不存在優劣、對錯等價值判斷,最理想做法是相互承認、相互尊重,然後求同存異,持續磨合,就可以創造出共存的空間。若中央以北京的視角獨尊,排斥香港的視角,非要香港跟從不可,這是要香港在法治上服從中央,則香港的兩制就失去了空間。

關於《吳嘉玲案》,當年全國人大釋法,引發法律界人士沉默遊行,國際輿論甚為關注。前日,包致金接受傳媒訪問時,透露當時他與另外4名終院法官曾經認真考慮請辭,他未有透露為何回心轉意,不過,這次釋法曾經使香港司法獨立與法治陷於命懸一線的險境,中央應該汲取了教訓,此後非不得已絕不釋法。

其實,若說終院法官不熟悉中國法律而蠻來,有欠公允。去年終院審理的剛果共和國在港被美國對基金追債案,全國人大常委會應特區政府之請釋法,確定本港須跟從中國的外交政策,給予剛果共和國享有絕對豁免權,剛果因而可以繼續避債。這次釋法,由終院主動提出,當時終院要全國人大釋法時認為,普通法確認一個國家的豁免權政策,法院必須與處理外交事務的行政機構口徑一致,否則會對國家的外交行為造成損害。這次釋法被認為意義重大,因為香港特區跟隨國家,改變跟隨英國做法,採用絕對豁免權,使得香港特區在普通法體系,成為唯一採用絕對豁免權的地區。這個轉變,對於體現香港憲制地位和法制,都是一種發展。

《吳嘉玲案》和《剛果案》兩次釋法,終院的處理和社會迴響絕然不同,確切說明落實一國兩制,終院法官絕不胡來,法律界和社會人士也絕不民粹,這是行於所當行、止於所當止的最好證明。

終院法官全數中國公民

違背中英聯合聲明

至於程潔建議改組終審法院,法官全數由中國公民擔任,由於未有具體詳情,難以討論,不過,終院法官的組成,並非本港有沒有足夠法律專才那麼簡單,而是若照程潔的建議,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因為《中英聯合聲明》英文本談到終院海外法官時說﹕「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眾數)參加審判」,全華班法官之說明顯與此相違背;另外,基本法委員會現在只是諮詢機構,將之改組為相對上「獨立和有權力」的機構,則這是一個怎樣的機構?對哪一方行使權力?在座談會上,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將之與英國的樞密院相提並論,然則,這個委員會將成為另一個司法機構?程潔應該詳細交代想法。

山雨欲來風滿樓,我們不知道未來數年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要嚴正提出:法治、司法獨立是香港賴以繁榮穩定的基石,中央務必要警惕,切勿讓左的一套掉香港。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1月 17, 2012 9:23 am

包致金﹕法官重對港承擔非國籍

對於有內地學者建議終審法院的法官應由中國公民出任,剛退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的包致金認為,法官的委任最重要是其對香港的承擔和了解,與國籍無關,直指若有人改變法官的委任制度,「確實要知道為何要變」。雖然律政司及大律師公會亦已直指毋須改變法官委任安排,但本身為律師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撐終審法院的法官「中國公民」化,特區「不一定」要有海外法官。

「現今情未算最壞」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潔早前指終審法院所有法官,必須是中國公民出任。退休時曾形容香港司法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暴風雨」的包致金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表示現今情未算最壞,「事實上他們公開評論,至少反映現在你無論要說什麼,(他們)也要公開地表達,沒有人可直接致電法官說,『順便提提,若你這樣做會方便一點很多』。」

對於程潔的建議,包致金首度指出如果有人要改變法官委任制度,須確實交代改變原因,否則公眾是會擔心,並強調法官的委任最重要是其對香港的承擔和了解,而不是國籍。

對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對法官的批評,包致金說,他永遠也不會對梁愛詩本人作評論,但他認為,對方最近提出的意見,「若真的實行,結果甚至會遠超她預期,亦會構成問題」。

謝偉俊:不一定要有海外法官

另一邊廂,本身是執業律師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昨力撐終審法院的法官「中國公民」化。他說《基本法》的字眼,只訂明特區的法官,「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不是「一定」要有海外法官。謝指出,終院案件多涉政治因素,並非單純法理考慮,又稱本港法官有必要了解大陸法特色及相關社會後果。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11月 18, 2012 11:55 am

17.jpg
17.jpg (33.4 KiB) 已瀏覽 6991 次

包致金誓與港人同甘苦


剛退休的終審法院法官包致金接受有線電視訪問,記者提問:「當有人問你來自哪裏,你會怎樣回答?」包致金說:「我會答我來自九龍!我在九龍出生。」巴基斯坦裔的包致金在香港土生土長,香港以外沒有其他地方可為家,「我是香港人!從未想過在其他地方生活」。願與港人同甘共苦,不離不棄。

包致金的身份認同為「我是香港人」,毋須糾纏於是否「中國人」,「我在香港成長,在此賺取生計,孩子都是在這裏出生,除此以外沒有其他地方可作吾家」。今年10月退休後,除轉任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還會執起教鞭,希望有朝一日年輕人會認為他太過保守,開創一個他從未想像過的局面。訪問中,他展示幽默一面,「答問題前,讓我行使我的『言論自由』,跟孫兒打個招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因批評法官判決錯誤,亦聲言要捍衞自己的「言論自由」。

對梁愛詩言論感憂慮
梁愛詩當時批評本地法官對中央及特區的關係缺乏認識,判案犯錯。包致金重申他不同意,其後梁愛詩又稱50年不變,並非甚麼都不變,認為香港法制可變。包致金表示,從法制演進的角度而言她沒有錯,但令人憂慮的是,她究竟想看到怎樣的發展?透過指法院判決出錯,然後用其他方法引入她認為正確的判決,他感到她心目中的改變令他憂慮。
習近平曾提出「三權合作論」,包致金指,內地有影響力的人,既已允許兩制存在,你可懷疑他們對兩制的承擔;但若他們認為出現問題,卻沒有摧毀「一國兩制」原則,可視他們容忍這些問題,故毋須恐慌。

另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昨出席一個研討會時表示,法治及司法獨立是香港核心價值,香港維持普通法制度,有獨立的終審權司法權,人權和自由受法例保障。律政司會致力確保香港的刑事司法制度適當發展,迎合社會不斷轉變的需要。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12月 14, 2012 9:27 am

包致金:暴風雨勢爆衝突

袁國強稱倡釋法非施壓

律政司長袁國強昨承認政府在明年2月外傭居港權終審上訴,將提議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重新詮釋1999年吳嘉玲案首次釋法內容,期望一石二鳥解決外傭與雙非兒童居留權問題。但他強調終院擁有最終決定權,政府絕非向法院施壓,明言「不會帶來法治暴風雨」。

不過,早前在退休前提出「風暴論」的終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昨日接受前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議員吳靄儀訪問時進一步解釋他的憂慮,指前律政司長梁愛詩近日對法官作出政治性的批評言論,以及有言論認為要限制法官國籍等,而「前所未見的暴風雨(storm of unprecedented ferocity)不是指她(梁愛詩),而是她把界線向前推了,就會與其他意見引起衝突和重大爭議,這就是我說的暴風雨,我不是指摘任何人」。

包致金今年10月底退任終院常任法官,他在告別儀式後直言「暴風雨」已然出現,籠罩本港法治。同月初,前律政司長梁愛詩表示,終院1999年的吳嘉玲居港權案指人大決定一旦違反《基本法》,終院有權宣布決定無效的說法引起內地反響,並指香港法官及法律界對「中央與特區關係缺乏認識,知道便不會犯錯」。梁又提到,釋法較有把握解決雙非問題。至11月初,內地法律學者程潔認為,本港法官應清一色由本地人出任。至昨日,律政司長袁國強承認已向終院提議釋法。

指梁愛詩推前界線 籲警惕

包致金昨接受本報訪問時說,無論會否參與菲傭居港權案終審上訴,開審前皆不宜評論,但他感覺很多事件可能觸發暴風雨。他強調「暴風雨」非指律政司促請終院「北望神州」或任何單一事件,而是有象顯示社會將有重大爭議。

包致金其後接受吳靄儀訪問時進一步解釋,直言梁愛詩等人的言論猶如試探,「暴風雨不是指她,而是她把界線向前推了,將與其他意見衝突,引發重大爭議。這就是我說的暴風雨,我不是指摘任何人」。他屢次明示山雨欲來,希望各方保持警惕,才可維護法治。

暗示暴風雨變本加厲

上周包致金曾以書面回覆本報提問,暗示「暴風雨」已變本加厲,「我必清楚揚聲,警覺眾人,不能不動聲色。現在較我初次說出暴風雨那時,大家更需要嚴陣以待」。

袁國強昨強調,政府根據《基本法》「透過司法體系請求終院考慮尋求人大常委澄清」,並非向終院各法官施壓,亦非政府要求人大釋法。他絕不認同釋法為香港法治帶來暴風雨,表示已聘請香港資深大律師及英國御用大律師提取專業意見,考慮過所有方法,才決定這樣做;而律政司按一貫做法不主動公開上訴文件,冀保司法獨立。

袁國強﹕考慮過所有方法

他又回應說,律政司無法控制「幾時審、邊個審」,絕非等候不時提出異議判決的包致金離任才提議釋法。他重申終院自行決定是否釋法,提請與否,必會考慮可能出現的情,即使釋法影響到2001年「莊豐源案」判決,亦非打開壞先例,因普通法地區的法庭,亦曾在適當時候考慮法律和案情而不按先例判決。梁愛詩昨稱,支持政府按法律程序解決居留權問題,表示按照程序做便不會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

梁愛詩支持政府做法

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及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俱不評論案件,林指不適宜太快就律政司取向作結論。律師會會長葉禮德則說,目前評論案件或評論釋法會否破壞一國兩制,屬言之尚早,但不認為政府向終院施壓。葉認為市民一向關注釋法問題,政府會小心處理,不相信案件影響香港自由民主。

不過,港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形容律政司申請是「強權解決問題」,「終院好難話無壓力……否則點可以咁快解決雙非問題」。他認為,政府借外傭案請人大釋法解決「雙非」問題,藉澄清99年釋法原意而解釋《基本法》的居港權條文,等同擴大釋法,把自治事務假手於人,使「一國」與「兩制」變得模糊。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包致金 : 是因為我自由的裁決,我可以告訴你,我相信。」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2月 15, 2012 8:37 am

陳文敏斥提請釋法打茅波

葉劉﹕居權素由宗主國負責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就政府建議終審法院審議外傭居港權終審上訴時提請人大釋法首度開腔,炮轟政府「打茅波」,因為外傭居港權根本不涉中央的國防、外交事務,質疑根據《基本法》向法院提請人大釋法的法理理據不充分。不過,曾任保安局長的葉劉淑儀隔空反駁,說居留權問題素來由宗主國負責,又說擔心若政府不能以法律問題解決,雙非將「死灰復燃」。她預料,若終審庭接納釋法,修訂入境條例的工作可於明年7月前完成,雙非問題可望徹底解決。

陳:外傭居權非釋法範圍

陳文敏昨出席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指《基本法》第158條列明,法院必須要在提請釋法涉及的問題,一是國防外交,一是涉及中央與特區關係。但外傭在香港連續居住7年,是否符合基本法第24條(4)等問題,「如何看也與內地無關」,認為「雙非」勉強涉內地人來港,但外傭居港權則完全是香港內部事務,擔心若此時也找中央管,「一國兩制空間會愈來愈小」。

陳文敏並質疑政府有點「打茅波」,「夾硬」要求法院在這案提請釋法。他指出,終院若接受釋法,會令人覺得法院「曲解法例去迎合政治要求」;若不接受,則像與中央「對幹」,會給人感覺是將法院直接和中央對立。

批舊生袁國強「政治取巧」

被問及曾是他學生的律政司長袁國強主動提請釋法,陳文敏直言對袁國強的做法感到「有些失望」,認為他有點「政治取巧」,並非基於法理。他建議,政府可慎重考慮收回釋法建議,並說希望看到法院依法辦事,拒絕釋法建議。

曾任保安局長的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昨接受同一節目訪問時,隔空就陳文敏的言論逐點反駁(見表)。她表示,居留權問題素來是宗主國負責,回歸前英國亦是這樣處理;她其後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這並非法律問題,而是主權一部分」。對於有指政府這樣做是向法院施壓,她認為,法院每天本來就要面對具爭辯性的審訊,不認為法院會輕易受到影響。

葉劉﹕不法律解決 雙非死灰復燃

葉劉淑儀又說,「雙非」數字近期下跌,是因為過去幾個月大家「信梁特首(梁振英)」,她擔心,若中介公司和雙非婦發現港府最終不能以法律解決雙非問題,雙非將「死灰復燃」。

但葉太承認政府沒可能「輸打贏要」,若終院決定不釋法,政府亦沒可能自行提請人大釋法。她認為,政府今趟「只有一粒子彈,是有風險的」。

葉劉淑儀在人大常委會1999年首次釋法時,是當時的保安局長,她昨日表示,若終院最後決定接納釋法建議並判政府勝訴,政府便須透過本地立法,把《入境條例》中的附表「還原」至1999年前的狀態。

葉劉: 最快明年7月雙非問題可了

按目前估計,終院會在2月底開審外傭居港權案,若提請人大釋法,按慣例將會於5月有結果。她說,屆時政府仍要先將本地立法建議提交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和條例草案委員會,之後才交立會審議。而議員亦會監察政府有否依釋法提出本地立法,「有無借意做多、做少」,但由於本地立法比較簡單,料不會在立法會引起爭議,雙非問題亦有望在本立法年度即明年7月結束前解決。

editorial
文章: 19010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陳文敏斥提請釋法打茅波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12月 18, 2012 9:32 am

吳靄儀憂釋法有追溯力影響大

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今日在本報刊出文章,指人大常委一旦釋法,範圍廣闊,絕非限於外傭,憂釋法有追溯力,追溯至《基本法》生效的第一天,擔心一旦釋法,會剝奪數以萬計「雙非」童的居港權,連在港出生的台灣總統馬英九的居留權也會剝奪。

吳靄儀表示,釋法首當其衝的,是1997年7月1日之後在香港出生數以萬計的「雙非嬰兒」。事實上,由2001年「莊豐源案」起至今,累計雙非嬰兒已達約20萬。

吳靄儀認為,按照法治的基本原則,終院在裁定是否接納律政司的要求之前,必須容許這些人有機會向法庭反對律政司的申請。她認為,律政司應確保這些人能及時知悉自己可能會受釋法影響,通知他們尋求法律意見,決定應否介入法庭程序,聘任法律代表在庭上發言。她在文中批評律政司含混其辭,企圖不予通知就剝奪部分人的居港權,是對法治的最大蔑視。

「馬英九也失居港權」

吳靄儀又指出,釋法影響的不止雙非嬰兒,例如台灣總統馬英九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但他的父母當時並非在港定居,若律政司尋求釋法成功,像馬英九那類別的人就會喪失香港永久居民的身分。

另外,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出席公開活動時,拒絕回應律政司要求終審法院要求人大釋法。她早前曾表示支持政府做法。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