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 南海局勢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 南海局勢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11月 24, 2013 6:55 am

美擬延期阿富汗撤軍 強留區內與中俄抗衡


按原定計劃,美國將在明年底撤走駐阿富汗全部軍隊,若是如此,美國自2001年展開反恐戰爭的兩大戰場,即伊拉克及阿富汗就會不見美國大兵影蹤。不過,這一情可能不會出現,美國計劃在第一線戰鬥部隊撤出阿富汗之後,有幾千人以軍事顧問形式留在當地。儘管阿富汗當局仍未首肯,但美國已亮出了底牌,政權靠美國打回來的阿富汗現政府要說「不」大概並不容易。美國這種做法與撤走駐伊拉克部隊不同,伊拉克是戰鬥部隊撤出後,並無留下軍事顧問這一條尾巴。到底美國忽然改變策略,意欲何為?

阿富汗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地緣戰略價值比伊拉克明顯重要,它鄰近中國和俄羅斯,與巴基斯坦接壤;西貼伊朗,經伊朗南下可以控制波斯灣出口咽喉。另外,這一帶地區絕大多數信奉伊斯蘭教;在極端伊斯蘭組織方面,阿富汗有塔利班,巴基斯坦被認為是蓋達組織的其中一個大本營。近年困擾俄羅斯的伊斯蘭少數民族問題,例如車臣就與這片地區比較接近;在中國內地多次發動恐怖襲擊的疆獨組織也在中亞見到蹤影。由於這地區國與國之間邊境線漫長,駐軍難以全面控制人員出入,容易成為游擊隊溫。冷戰結束後,若論小型軍事衝突及大型戰爭,這一帶地區就打了兩場伊拉克戰爭及一場阿富汗反恐戰,足以稱為新火藥庫。

中亞變新火藥庫

中俄 「上合」 洞見先機

中國近年對這一帶地區苦心經營,其中,由中國及俄羅斯牽頭、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組織用的力度最大,除了中俄,其餘四國皆是中亞國家,即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及烏茲別克斯坦,觀察員國家則是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及蒙古。一看便知這就是專門針對中亞地區的國際組織,上合組織的宗旨是「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種文明、謀求共同發展」,但其實質戰略意義遠較這些「大方向,大原則」為重要。事實上,上合組織近年受到注目的焦點,在於其多次舉行大規模反恐演習,2007年的演習出動5000多人,開宗明義說明「針對地區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及極端主義」,易言之,中俄在「九一一」事件前已看到中亞的極端主義危險,早作預防。

因此,美國當初決定全面撤出阿富汗,今天看來,這個算盤顯得失算,因為美國一旦撤出阿富汗,中俄幾乎肯定可以掌控中亞,進而西向影響美國經營了60年的中東。美國如今的全球戰略重點只有兩個,一是西太平洋,一是中東,倘撤出阿富汗,中東就會掉進東有中俄、西有局勢陰晴不定的北非夾擊。因此,華盛頓只得涎臉找個藉口留軍事顧問在阿富汗,務求不致在中亞這盤棋全輸。

中俄在中亞地區比美國提早開展戰略工作,如前所述有其本身考慮,俄羅斯因為南部的分離主義猖獗,中國則主要因疆獨勢力冒起,上海合作組織的成立有其實際功用。不過,經過12年的成長,上合組織除了反恐功能,還開始成為地區的政治組織。雖然仍未可以與美國主導下的北約相比,亦沒有前蘇聯年代華約集團的軍事角色,然而在愈來愈吃緊的中亞樹起了這面大旗,無疑可以做到一定主導作用,與美國冷戰後推行的「世界新秩序」核心利益分庭抗禮。

事實上,美國是想方設法影響上海合作組織的發展,甚至曾表示想參加上合組織,目的不言自明,其一是拉攏上合組織的一些成員以達到其地區戰略目的,例如上合組織觀察國的阿富汗和伊朗。其二是上合組織成員不乏伊斯蘭國家,對中東以及南亞的伊斯蘭國家會有影響,美國近大半世紀的外交重心一半在中東及伊斯蘭世界,上合組織的成立,把美國的重點外交吃了一半,華府如今無計可施,只得賴在阿富汗不走,硬要參加這場牌局。

統合中亞伊斯蘭勢力

力足影響南亞國家

這樣一來,明年的阿富汗大選便值得留意了,一旦美軍顧問留在阿富汗成事,新的阿富汗總統會否任由背後老闆美國頤指氣使,成為幾十年前也有「美國顧問」留駐的南越那樣的傀儡,將是這場中亞三強爭奪戰的焦點。而上合組織的兩強中國及俄羅斯,因為美國動作開始加大,亦會作出相應行動,中亞的爭奪未來會趨向激烈。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5月 30, 2014 9:38 am

奧巴馬威嚇出兵南海
西點軍校畢業禮 闡述外交新藍圖


美國總統奧巴馬周三在西點軍校發表演說,向一眾未來將士勾勒他餘下任期的軍事外交政策。他將中國對鄰國威脅與烏克蘭危機相提並論,影射中國挑動「地區侵略」,不排除會出兵南海,但他強調美國不會在海外輕啟戰端,若要展開軍事行動將與盟友合作,避免重犯過去「代價高昂」的錯誤。

華崛起 俄侵烏 相提並論
奧巴馬出席西點軍校畢業禮發表演說。他指出,中國在經濟及軍事上崛起,已令鄰國憂慮,一如俄羅斯侵犯烏克蘭觸動歐洲各國的神經。這些不受制約的「地區侵略」最終將影響美國盟友,警告美國「可能動用軍力應付」。不過,他亦指出,美國盼讓中國在南海及其他地區尊重國際法規,將繼續支持東南亞國家就南海主權問題與中國協商,透過國際法仲裁解決紛爭。而美國應以身作則,盡快承認《國際海洋法公約》,才能推動南海問題和平解決。

談到出兵問題,奧巴馬指出,美國不能毋視國境以外的問題。為維護經濟及核心利益,美國將不惜採取單邊行動,但面對世界關注、但對美國無直接威脅的危機,則「必須提高動武門檻」,並與盟友合作,利用外交斡旋、制裁、國際法等手段處理,只有在必要及有效情况下才展開多方軍事行動,以增加成功機會,維持長遠效果,並減少導致「代價不菲的錯誤」。

強調不輕啟戰端 免重複犯錯
奧巴馬又說,美國必須繼續主導世界舞台,「那些認為美國走下坡或失掉世界領導地位的人,若非誤讀歷史,就是陷在黨派政治之中」。美國追求和平與自由,但不能在一切事務上依賴武力,批評軍事介入所有恐怖分子據點的策略「幼稚且難以持久」。他指出,過往美國在未經深思及缺乏國際支援下倉卒投入戰爭,導致沉重後果。

對於反恐,奧巴馬表示他尋求國會支持,設立50億美元(390億港元)反恐基金,用於培養反恐人員,協助也門等反恐前線國家,並支援其他國家維和行動。另外,美國將加強支援敘國反對派對抗巴沙爾政府。

加強支援敘反對派 設反恐基金
奧巴馬任內推動伊拉克及阿富汗撤軍,採取不干預、不動武及加強斡旋的外交政策,但面對中東和平進展緩慢,烏克蘭、敘利亞危機頻生、各國在南海加強動作,被外界質疑優柔寡斷,削弱美國在全球影響力。《華爾街日報》分析指出,奧巴馬在培養新一代軍人的西點軍校中,為其外交及軍事政策辯護,旨在表明美國已不再利用展開大型軍事行動展示實力,而是透過有目標的行動、外交斡旋與援助扮演世界領袖的角色。

秦剛《過秦論》評美領導世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昨日被記者問及奧巴馬談到美國將會繼續擔任世界的領導者時指出,中國在歷史上也曾經做過世界領導者,在歷史上有過興衰的經驗和教訓。他引用《過秦論》中的名句「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表示只有順應和平、發展、合作的歷史潮流,才能保證國家的和平發展和長治久安。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5月 30, 2014 10:44 am

美國要再領導世界100年,憑什麼

2014-05-30 08:05:00 翟亞菲 作者:環球時報

  美國總統奧巴馬28日強調美在未來100年要繼續“領導世界”。他當天在西點軍校畢業典禮上談美國面臨的挑戰及對策時,不僅宣揚美國“孤立”了俄羅斯,也宣稱“中國的經濟崛起和軍事擴張讓鄰國憂心忡忡”。他談到在烏克蘭南部、南中國海的“地區性侵略”,安慰盟國。奧巴馬的此番講話肯定會招來各種截然不同的反應。

  美國想做世界領袖,但它拿什麼來支撐這個角色呢?不錯,美國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仍是世界之最,文化力量高居全球上游,然而正如奧巴馬在西點所說,不僅中國在崛起,從巴西到印度,也都開始擁有競爭力。世界的多極化不可逆轉,美國的力量單獨比誰都很大,但相對於華盛頓想在21世紀“領導世界”的奢侈願望來說,它又是捉襟見肘的。
  美國還缺一項做領袖的關鍵要素,那就是胸懷。美、中、俄被公認為當下綜合實力最強的三個國家,但中俄的復興和崛起都讓美國極度不安。面對大國競爭的不確定性,美國缺一份坦然。美國的對華、對俄態度敏感多變,政策高度不穩定,它以這樣的方式“領導世界”,是在把美國的焦慮向全球輸出,讓世界為美國的錯誤埋單。

  美國貪婪各種權力,還貪婪對安全的獨佔。美國的軍事力量處於全球壓倒性優勢地位,未來很長時間內都看不到顛覆性挑戰。但它還覺得很不夠,將中國的軍力發展及俄羅斯的再次振興當成心腹大患。它根本就不顧及其他國家的安全感受,似乎以為只有自己有權追求和享受絕對安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都應接受為保護美國安全而分配給它們的角色。

  美國必須善於同其他大國分配、協調彼此的安全感,建立它與中、俄發展建設性關係的良性機制。美國不能用19世紀的思維方式對待21世紀全球化時代的崛起國家,而須重新思考地緣政治的性質,為它注入新世紀的內容。這才是世界第一強國對人類文明所應有的道義。

  然而美國身為超級大國,仍隨時揣著一把小算盤。比如它是唯一在全球範圍構建軍事同盟的大國,這一現實誘惑了它將此視為開展大國競爭的關鍵性優勢,華盛頓展現了繼續擴大結盟圈的明顯興趣,並不惜為此重新分裂世界。

  美國當下的表現,屬於“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的典型情況。在缺少制約的情況下,它難免頻頻為自己的利益吹偏哨。有時它會做得隱蔽些,有時就做得蠻不講理。

  作為力量不如美國、又被華盛頓死死盯住的國家,中國註定會在未來的許多年裡難受。我們夾在對美戰略弱勢和力量增長的強勢之間,面臨處理與美國關係的超級課題。但我們也應看到,中國畢竟有了作為強大國家的基礎,美國實際加害我們沒那麼容易了。事實將是,中國多難受,美國就多難受。
  華盛頓的政治圈子天天都在談中國,很多人計算中國經濟總量何時超過美國,不斷討論要有“新戰略”。還有俄羅斯,更是讓美國人抱怨政府“軟弱”。難道這不是難受嗎?

  美國應當反思它是如何在蘇聯解體後,把一心想同西方發展關係的俄羅斯重新推遠的。中國的耐心更多些,我們始終致力於同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美國應珍惜中國的這一態度。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5月 30, 2014 11:09 am

英媒:中國的外交戰略對美國先下手為強
2014-05-30 10:44:05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28日文章,原題:中國對美國“先下手為強” 中國是傻,還是精明過人?北京激怒鄰國之舉已成為備受爭議的外交政策話題。

斷言中國很傻的例子信手拈來。最近幾周,北京同時與越南、菲律賓和日本開“戰”。一言以蔽之,中國似乎因逼迫鄰國抱團而自擺烏龍。而中國微笑外交的所有痕跡都消失了。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布拉德•格羅瑟曼認為,北京招惹這種麻煩“令人費解”。他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上問道,面臨國內眾多潛在經濟和社會問題的中國為何還要這麼做?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戰略研究教授休•懷特持另一種觀點。他認為不應對中國的舉動大驚小怪。“這是零和遊戲,若中國擁有更多權力和影響力,美國就必須讓權,”他最近寫道。

(中國)若想如願以償,就需要挑起某些規模小但能贏的“戰爭”。

這場遊戲是不對等的,就像兩國軍事實力一樣——儘管比不上美國航母,但中國或許可以用導彈將航母擊沉。為維持現狀,美國需要防範中國的一舉一動,而美國做不到這一點。中國只需挑起幾場美國無意參加的小型“戰鬥”即可。在這兒劃一個防空識別區,在那兒架一座鑽井平臺。當然,奧巴馬先生可以劃紅線。但正如他在敘利亞意識到的,紅線也會很棘手。

所以,北京正在海上或空中步步為營地打造新現實。中國通過每一個事件向美國發起挑戰。值得為一艘越南漁船(和中國)打一仗嗎?不值得。為一塊水中的菲律賓岩礁?一座無人居住的小島?

從短期看,這種策略很可能迫使中國鄰國抱團,或更緊密地依偎在美國羽翼下。然而,如果中國正在改變本地區觀感和現實,那就不重要了。據說東盟各國正採取更統一的立場。但迄今為止也僅是說說而已。東盟國家分兩個“陣營”——與中國有爭端的菲越等國,和與中國沒有爭端的泰國柬埔寨等。所以,東盟國家統一行動似乎很遙遠。

中國正向鄰國證明,遏制不會奏效,且別指望美國保護他們。若中國如願以償,中國的鄰國和美國將必須承認現狀是難以為繼的。這是一種危險的戰略,但也是一種精明的戰略。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6月 01, 2014 11:15 am

中國女將軍連發四問 美國防長避重就輕
2014年05月31日 20:29 

  新加坡5月31日電 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31日在第十三屆香格里拉對話會首次大會發言中對中國進行了公開指責。中國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主任姚雲竹少將在現場答問環節連發四問。這位元女將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哈格爾的回答很明顯避重就輕。

  哈格爾當天在他的發言中把中國描繪成了一個靠武力申張權利的規則破壞者、亞洲地區安全的潛在威脅。這讓第三次參加香格里拉對話會的姚雲竹“有一點生氣”,“哈格爾和安倍怎麼是一個調子,把中國說得那麼不守規矩?”

  “本來我準備的是一個比較溫和的問題,想問問他怎麼按照兩國元首的共識進一步發展兩軍關係?怎麼落實不對抗的基本內涵?”姚雲竹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說,哈格爾對中國咄咄逼人指名道姓的不合理批評讓她改變了主意,在得到提問機會後接連拋出四個問題。

  日本的釣魚島國有化是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釣魚島的主權和管轄權是不是一回事兒?中國被批評使用武力和高壓的手段改變現狀,那美國動不動就跟一個與別國有衝突的盟國說什麼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利益衝突事件,是不是一種脅迫和濫用武力?中國設立東海識別區違反了哪條國際法?

  姚雲竹覺得哈格爾沒有認真回答她的問題,很明顯避重就輕。哈格爾說,中國設立東海識別區並沒有違反什麼法律,但應該事先跟鄰國商量,不應該單方面改變現狀,“我當時特別想追問一下:1952年日本在美國佔領期間設立了防空識別區,它當時跟誰商量過嗎?”姚雲竹說。

  對釣魚島問題,哈格爾回應稱,中國改變現狀的行為侵犯了日本的現實管轄權。“他雖然說美國在主權問題上不持立場,但卻把釣魚島的管轄權納入了日美安保條約範疇,把管轄權和主權實際上變成了相同的東西。按照他的邏輯,韓國對獨島擁有現實管轄權,而且也受韓美安保條約的保護,日本就沒有理由對其再申張主權。”姚雲竹說。

  對哈格爾當天的發言,姚雲竹覺得他表達得很直白、很坦率:誰也不能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美國重返亞太已不是一個願景而是現實。“從哈格爾的講話來看,美國要做兩件事:一是把中國作為需要國際社會規範的物件,對其行為進行種種限制;二是給他的亞洲盟國一種保障感和安全感。”姚雲竹說。

  她認為,哈格爾這次的講話跟以往相比有一個比較明顯的變化,那就是過去他不怎麼直接批評中國,往往是“對事不對國”,這次是“既對事又對國”,顯得很強硬,“這是美國今年初以來對華政策一系列變化的結果”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6月 01, 2014 1:13 pm

解放軍少將:“中國人沒有傻到”相信美國是中立的
2014-6-01 12:08:38

外電稱,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5月31日指責中國在南海採取“破壞穩定的舉動”,並警告說,一旦國際秩序遭到威脅,華盛頓將不會繼續消極應對。

  據法新社5月31日電,哈格爾在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演講說:“近幾個月,中國在南海採取了破壞穩定的單邊舉動,主張其領土主權。”

  哈格爾強調了美國對亞洲盟友及朋友的承諾,呼籲採取和平方式解決國際爭端,並向中國發出了直白的資訊。

  哈格爾指責中國限制菲律賓人登上黃岩島,對馬尼拉在仁愛礁駐紮已久的駐軍施加壓力,開始在多處地點擴建永久設施,並將石油鑽井平臺移到與越南有爭議的水域內。

  哈格爾說,儘管美國在有爭議的領土主張問題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可是“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使用恐嚇、威逼或武力威脅來主張這些領土主權”。他說:“當國際秩序的基本原則遭到挑戰時,美國將不會不予理睬。”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31日報導,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爾上將在香格里拉對話期間發表觀點稱:“他們(中國)目前解決(領土爭端)的方式對該地區不起作用。”他批評中國給地區穩定帶來威脅。

  洛克利爾上將堅稱,美國政府通過派遣更多軍事、外交和經濟力量的“重返亞洲”政策,試圖鼓勵中國在該地區承擔起領導責任,美國絕沒有試圖遏制中國。

  報導稱,中國與會軍官則表示他們並不相信美國對中國的保證。與會的中國少將姚雲竹就質疑美國是否像其聲稱的那樣在該地區領土爭端問題上保持中立。

  另一名中方軍官朱成虎少將則補充道,“中國人沒有傻到”相信美國是中立的,也不會相信美國誠心願意把中國作為平等夥伴進行合作。

  美國之音電臺網站5月30日報導稱,日本、美國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當天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舉行了會談。在討論海洋安全議題時,3位防長都強調維持東海及南海和平穩定、尊重國際法及保障合法商務,以及維持通航自由的重要性,也表達對使用脅迫或武力手段單方面改變東海及南海現狀的強烈反對。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一 6月 02, 2014 8:52 pm

 中方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回應外界提問

  ——王冠中在演講後答問情況

  中國日報新加坡6月1日電 (記者 趙盛楠) 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6月1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發表題為《樹立亞洲安全觀 共創亞太美好未來》的主題演講。在王冠中演講後,與會的外國官員、專家、學者提出了如何避免意外突發事件、增進互信、減少分歧、管控危機、中美關係、中國的亞洲安全觀、南海九段線等19個方面的問題,對此,王冠中做了簡要回答:

  關於危機管控問題,我首先講一個問題,就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亞太地區各國的經濟、軍事活動空前廣泛和活躍。在此情況下,令人擔心的就是發生偶發事件。如何防止這種局面呢?各個亞太國家都有責任做出努力。首先,亞太國家之間在各個層級特別是中高層,要經常進行交流溝通,增進戰略互信,減少誤解誤判。在這方面,中國做出了很大努力。比如說,我作為中國軍事外交官,現在變成了“飛行員”,經常不斷在天上飛,與亞太地區各國乃至域外各國不斷在軍事安全領域進行交流來往,相互溝通情況。僅在這次香會的短短兩天裡,我就有10場雙邊會見,做的工作就是互相交流情況,增進互信,減少誤解和誤判。

  第二,就是要制定規則,這樣大家相遇時,就有規則作為依據,這非常重要。中國致力於與亞太各國制定和遵守各個領域、各個方面的規則。從軍事安全角度而言,中國正在致力於與美國在軍事安全領域建立兩個重大機制,一個是重大軍事行動情況相互通報機制,另一個是公海海域海空軍事安全行為準則。中美雙方正在為制定這兩個機制做出努力。我可以向大家報告,雙方已經就此取得了重大進展。我們與俄羅斯也正在制訂相關準則,與亞太地區其他各國也在制定相關特別急迫的準則。比方說,中國與南海周邊各國早就制定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並且和這些國家正在共同推動制訂“南海行為準則”。我們制訂準則的工作是非常認真、非常努力的。

  第三,為了防止意外事件、預防危機、控制危機,非常重要的就是要建立各國之間緊急情況聯絡機制。就是說,遇到緊急情況能夠找到人、說上話,這也非常重要。今天時間很短,我不能一一列舉中國和亞太國家之間已經建立或正在商談建立的緊急聯絡機制,其中包括與日本建立海上聯絡機制。

  對於亞太可能出現軍備競賽問題,可能大家有一個擔心,就是目前亞太地區、特別是大國之間,軍事發展都呈現了加速勢頭,這會不會形成軍備競賽?會不會再形成冷戰時期的氣氛,甚至重演冷戰時代的情況?我想,現在21世紀的情況變化非常之大。各個國家,無論大國小國,都要適應當前的歷史潮流和國際環境。在亞太地區,中俄之間進行了友好合作,但是中俄之間不是同盟關係,是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中俄之間的協作致力於維護地區和世界和平。
  特別重要的是,中國正與美國致力於構建新型大國關係,與此相適應,中國也在與美國共同推動構建新型軍事關係。中美兩國之間,包括軍隊之間的合作,第一要不斷擴大共同利益的匯合點,第二要控制好矛盾和分歧,第三要及時消除誤解和誤判。我想,中美之間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和新型軍事關係,非常有利於亞太地區和全世界的和平和安全。

  大家可能感到,在這次香會上,中美兩國代表之間發生一些爭論甚至是辯論,我覺得這些都是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過程中必然會存在的現象。中美作為兩個大國,在擁有廣泛共同利益的同時,也一定存在著矛盾和分歧。我覺得,存在矛盾和分歧是正常的,是不奇怪的,也不可怕。重要的是,我們雙方都有一個共識,就是要控制好矛盾和分歧,逐步減少和縮小。相互之間把對對方的看法和意見公開地、坦率地講出來,我覺得是一件好事,可以推動在討論甚至爭論中減少分歧。有些不是矛盾和分歧,是誤解誤判,也可以在討論中得到及時消除。

  關於中國的亞洲安全觀問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信峰會上提出亞洲安全觀,呼籲推動亞洲的安全架構建設。外界有一些疑慮,認為中國宣導亞洲安全觀,是否要把其他國家排除在亞洲安全架構之外?我想這個擔心是毫無必要的。亞信會議本身就是開放的會議。亞洲各國協作建立亞洲安全架構,也歡迎和接納域外各個國家對亞洲安全機制建設作貢獻。

  關於南海九段線問題,由於主持人只給我7分鐘的時間,我只能用最簡單的語言回答。關於中國南海的九段線問題,實際上最近一個時期以來,帶頭提出要求中國澄清九段線含義的是美國。今天的會議上,在我做了長篇答問以後,還有這麼多人問及九段線問題,就有這樣一個背景。許多人可能感覺提出九段線問題要求中國澄清,就抓到了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軟肋,中國就難以回答這個問題。我想事實並非如此。我今天不講很多的歷史過程,也不講很多的法理和歷史依據,因為我只有7分鐘時間。

  我只簡單地講幾條最基本的事實,請大家參照我說的這幾條基本事實,進一步認識和理解中國關於南海九段線的主張。第一,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權權利、管轄權主張是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這個歷史有多長?有2000多年。中國從漢朝開始就發現和逐步完善了對南海、特別是南沙諸島礁以及相關海域的管理。漢朝是什麼時候?漢朝是西元前200年。今年是什麼時候?今年是西元後2014年。這方面的歷史資料和歷史檔是大量的,不僅我一時說不完,諸位若干天也看不完。

  第二,中國政府是在什麼情況下劃出九段線的?我要告訴大家,中國的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在2000多年的發展過程中,都在中國的管轄下,都屬於中國所有。只是在二戰期間,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把中國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侵佔了。1946年,中國政府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從日本侵略者手中收回了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主權。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回歸中國以後,中國政府在1948年劃定和宣佈了現在所說的九段線。大量的歷史檔,以及各國出版的地圖都是這樣明確記載或標定的,大家可以去查。

  第三,關於南沙群島包括西沙群島及其相關海域,在長久的歷史過程中,周邊國家並未對中國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提出質疑,只是在1970年代以後才出現這個問題。出現這個問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南海發現了豐富的石油資源。這方面的歷史,諸位可以去查。

  第四,《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1994年生效的。中國尊重《公約》,是《公約》的簽署國。但是請注意,我剛才講了,《公約》是1994年生效的,可是中國對南海諸島礁及相關海域由歷史形成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是在2000多年間形成的,1994年生效的《公約》不能追溯既往。它不能追溯和重新劃分歷史上形成的各國的主權、主權權利和海域管轄權,同時它承認各國關於海洋和島礁的歷史性權利。

  第五,《公約》不適用於海洋島礁歸屬權的調整。與海洋有關的海洋法是一個龐大的、豐富的法律體系,不僅僅是一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還有一點,調整各個國家在海洋上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也不僅僅限於關於海洋的國際法,還有一個包含海洋國際法在內的龐大的國際法體系。僅僅抓住《公約》來說事,是說不成的。中國簽署了《公約》,也尊重《公約》。可是美國並沒有簽署這個公約。美國為什麼不簽署?因為美國感到《公約》的很多地方是對美國不利的。一個沒有簽署《公約》的國家,不斷拿這個《公約》向中國說事,這能說得成嗎?這樣的話,《公約》成了什麼?美國打算尊重它嗎?《公約》變成了美國的武器,美國用得著的時候、對它有利的時候,就拿起來,當作武器向別的國家揮舞;用不著的時候就把《公約》棄之一邊。我在這裡提出一個問題:美國準備什麼時候加入《公約》?準備什麼時候簽署《公約》?

  最後一點,中國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即在解決海洋島嶼與海域劃界爭端問題上,中國主張在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的基礎上,與直接當事方通過協商談判解決。現在有的國家把在南海與中國的爭端提交國際仲裁。其實在2006年,中國就根據《公約》特有的、專項的規定,排除了將領土主權,包括島礁爭端,軍事活動和其他活動的爭端訴諸國際仲裁,中國已經做了排除性聲明。這個檔在聯合國存著,大家可以去看。我說了這麼多事實,供大家在研究中國的九段線問題時參考,給大家提供一個線索。關於南沙群島的島礁和海域劃界爭端,中國歷來主張,今後還要繼續主張並在這方面努力,堅持以最大的誠意和耐心,通過直接當事方協商談判解決問題。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6月 03, 2014 11:00 am

  太平洋不太平,美國是動盪源
羅 援

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在香格里拉對話會發言中把中國描繪成了一個靠武力伸張權利的“規則破壞者”、亞洲地區安全的“潛在威脅者”。對此,參會的解放軍高級將領針鋒相對,王冠中副總長直接回應美國是霸權心態,姚雲竹少將更是連續四問哈格爾:“日本的釣魚島‘國有化’是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釣魚島的主權和管轄權是不是一回事兒?中國被批評使用武力和高壓的手段改變現狀,那美國動不動就跟一個與別國有衝突的盟國說什麼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利益衝突事件,是不是一種脅迫和濫用武力?中國設立東海識別區違反了哪條國際法?”此四問問得好!有理有力有節!

2012年是中日建交40周年,中國原本要隆重紀念,以此提升中日關係。但因日本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提出要“購買”釣魚島,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提出要將釣魚島“國有化”,日本現首相安倍晉三提出在釣魚島問題上絕對不退讓半毫米,這就把中日關係推進了危機的深淵。中國不得不絕地反擊,事實證明日本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麻煩製造者,中國是國家利益的維護者和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捍衛者。

美國也別裝什麼好人!釣魚島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國。如果沒有美國在1951年拋開中國與日本簽署《三藩市和約》,如果沒有美國1953年在託管琉球群島的過程中,將中國的釣魚島納入琉球群島,如果沒有美國在1971年私自把琉球群島交給日本,如果沒有《日美安保條約》和美國聲稱釣魚島適用於《日美安保條約》,如果沒有美國一再拉偏架,袒護日本,就不會有現在的釣魚島問題,釣魚島問題也不會演化成危機。美國要為現在的釣魚島亂局承擔責任。


 美國動輒用“中國試圖用武力改變現狀”來指責中國,企圖攪渾水,蠱惑人心。其實,美國最沒資格說這句話。它也不反躬自問,當今世界上,誰打仗最多,誰軍費最多,誰締結軍事同盟最多,誰在海外擁有軍事基地最多,誰在海外搞聯合軍事演習最多,誰經常把武力介入掛在嘴邊?如果別國占了美國的領土,美國又會幹什麼?告訴好事者們,中國現在這些的反制措施是客氣的、是有所節制的。

別一個勁地拿“航空識別區”來說事,美國在上世紀50年代初就設立了東海航空識別區,後又把它移交給日本,你們什麼時候跟周邊國家打過招呼?中國在自家門口設個航空識別區,美國憑什麼說三道四。你把兵力部署在中國周邊,頻繁對中國沿岸進行抵近偵察,我們不得不防。我們設立航空識別區是國防本能反應,是被逼的。如果沒有東海航空識別區,我們這次在東海搞中俄聯合軍演,豈不被日本看了個底朝天。正因為南海迄今沒有航空識別區、海上警戒區,才使得菲律賓、越南在南海如此倡狂。現實威脅呼喚中國在自己的周邊設立預警地帶和緩衝區,這不是加劇矛盾,而是預防危機、化解危機。

美國要當老大,那麼,回到你自己家裡去當老大,回到你的霸權美夢中去當老大。現實生活中,世界不是你美國的世界,太平洋也不是美國的太平洋,21世紀更不是美國的21世紀。中美致力於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實質是不對抗、不衝突,對話比對抗好,合作比衝突好,但如果美國一定要對抗、要衝突,中國也不怕,這次香格里拉峰會上的交鋒就是一個實例。

▲(作者是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常務副會長)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6月 03, 2014 11:08 am

美日需習慣解放軍的“強硬”

第13屆香格里拉安全對話5月30日至6月1日在新加坡舉行,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美國防長哈格爾明裡暗裡攻擊中國,中國解放軍副總長王冠中被迫反擊,這一場景吸引了世界。一些西方媒體評論,中美軍方公開互嗆今後或會成為“常態”。

常態就常態吧。以往中美的那種“氛圍”是以中國“讓著”對方為代價的,但中國不可能無限制地讓下去。作為大國,中國有許多合理的利益需要維護,我們的道理也要向世界講清楚。美日過於咄咄逼人,會迫使中國考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美日的感覺中,以前它們擠壓中國、指責中國,中國以息事寧人的態度還之,這就是“現狀”。中國哪怕較為克制地行動和還嘴,都會讓它們很不適應,覺得中國“變強硬了”,不再“韜光養晦”了。

美日在把中國繼續當成一個老實巴交的陸地國家來要求,最好是越南、菲律賓一跺腳,我們都要抖三抖。它們希望中國離海洋遠遠的,中國的軍力也應停留在幾十年前的水準。對它們來說,崛起的中國最好永遠只是一隻溫順的肥羊,亞太地緣政治應當對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一事實忽略不計。

怎麼辦?中國的唯一選擇是改變美日等國對中國的上述無理評判尺度,讓它們逐漸對中國維護自己的正常權益形成適應。這不是一夜之間可以實現的轉變,中國需要拿出持之以恆的決心做這件事。


中國自己最清楚,我們沒想“武力征服”亞洲,我們很希望能夠通過談判和協商解決一切問題,也很希望中美不“撕破臉”,關起門來談兩國的矛盾,而不把它們張揚到世界上。我們迄今的所作所為絕大多數都是“回應”,我們不想在亞太惹是生非。

我們應當因為這一切而確信,我們的反應對大國來說一點都不過分。亞太局勢能夠承受中國的這些反應,而且必須承受。這其實也是美日等國的“唯一選擇”。

中國在日本早就設有防空識別區的情況下宣佈本國的空識區,在南海已經有很多口油氣井的情況下鑽探本國的第一口井,如果美國等一些國家對此都大驚小怪,那它們壓根就沒把中國看作是大國。這樣的謬見不可能經受住時間的沖刷,美國非改不可。

中國有足夠的力量來塑造這一適應和改變過程。美日同中國的爭吵今後將常態化,針對中國的海上摩擦也會更頻繁。我們會因此而產生一些擔心,但是也須看到,中國不是唯一的擔心者。難道日本、越南、菲律賓不擔心?希望同中國保持商業關係及國際問題合作的美國會不擔心?大家都擔心就對了。亞太和平與穩定的責任需要大家共擔,而不能僅由中國的讓步充當防洪堤上的沙袋。這是美日等調整對華態度的前提。

如果中美在亞洲發生嚴重衝突,越菲等相關國家一定會遭殃。這些國家需要很清楚這一道理,它們還需對這一風險採取正確的規避態度。

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非常重要,但它或許有相當一部分要靠我們同美國“鬥”出來。美國不會有興趣同沒實力與它角力的大國建立新型關係,它只有意識到同中國對抗真的不如與中國合作更划算時,才會認真思考後一個選項。歷史或將證明,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最終將是中美兩大國深一腳淺一腳“摸著石頭過河”的結果。

editorial
文章: 19278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中國、美國及俄羅斯中亞的爭奪戰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6月 03, 2014 11:11 am

外媒:香格里拉不是天堂 而是中美交鋒的戰場

2014-06-03 09:21:00

英國路透社稱,儘管此次對話會上安排了大約100場雙邊和三邊對話,中日官員卻沒有坐在對話桌旁,這很能說明問題。日本防相向王冠中問候時受到“怠慢”。王冠中說,安倍和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的講話激怒了他。安倍含沙射影的批評是針對中國,哈格爾則公開指責北京破壞了地區穩定。加拿大“北緯45°”網的評論稱,這些相互指責已經讓香格里拉論壇跑題了。新加坡《聯合早報》2日引用與會的英國國防大臣哈蒙德的話說,“我們習慣了在對話會上看到解放軍高官積極挑戰美國防長的發言。這似乎是香格里拉對話的‘方程式’,大家都很期待,不會有人感到過於驚訝。”該報稱,本次香格里拉對話被形容為歷年來爭吵最激烈的一次。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1日以“香格里拉不是天堂,而是中美交鋒的戰場”為題稱,亞洲戰略要員每年出席香格里拉對話分析戰略新形勢,火星四濺不是常見的事情。此次香格里拉對話上卻點燃了一些爆竹。路透社說,“不給面子和尖銳言辭滿天飛”,世界三大經濟體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的交鋒是近年來外交場合最尖刻的,可能會阻礙將三方關係拉回正常軌道的努力。這也是南海出現緊張以來召開的第一個類似的大型國際會議。英國《經濟學家》最新一期文章渲染稱,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開得正是時候,過去6個月,中國強硬追求爭議領土引發的擔憂與日俱增。

澳大利亞羅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羅裡•梅德卡夫對美國《商業週刊》說,過去兩年“所有亞洲安全核心利益有關方的公共外交姿態日趨強硬,還演變成宣傳戰”。文章援引與會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周琪的話說,美國已經偏離了不選邊站的一貫說法,它想利用此次對話會安撫盟友,贏得更多支持。俄羅斯《生意人報》2日題為“亞洲進入新冷戰”的文章稱,本來此次安全會議的目的是尋找穩定日益緊張的亞太局勢的途徑,但卻讓衝突火上澆油,這表明亞洲開始出現新的分水嶺。美日聯合起來共同指責中國破壞亞洲的安全與穩定,而中國則針鋒相對地指責美日造成亞洲緊張局勢升級。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專家莫西亞科夫認為,香格里拉對話會成了一個反華平臺,美日呼籲向中國施加最大壓力,為此“美國建立了一個巨大的太平洋包圍圈,香格里拉對話是實施這一戰略的一個步驟”。

“香格里拉對話設計初衷就是針對中國的鴻門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義桅2日對《環球時報》說,2002年中國已經加入世貿,英國人很聰明,看到了亞洲經濟持續繁榮的前景,設計了這個對話機制。其實背後是美國國防部的勢力,由英國人在前面操刀,所以每次主角都是美國防長,如今這個論壇越來越成為世界性的了。柏林中國問題專家夫羅裡揚2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不用太擔心語言上的硬碰硬,爭吵其實也是一種交流,世界需要知道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想什麼。在當前中國所處發展階段和世界格局變化的過程中,這是個必然過程。美國《星條旗報》1日援引新西蘭維多利亞大學教授羅伯特•埃宋的話稱,香格里拉對話上的類似論調今後可能會增加,而小國要決定在多大程度上與美日利益保持一致。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Jeroddupt 和 27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