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上帝的幸運年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samuel
文章: 2017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10 1:29 pm

彭定康﹕上帝的幸運年

文章samuel » 週三 2月 16, 2011 2:00 pm

彭定康﹕上帝的幸運年

上帝在去年運氣不壞。在挫敗牛津大學學者Richard Dawkins、散文家Christopher Hitchens和其他人對萬能的主發起的文學攻擊後,上帝的信徒們開始反擊。其中最出色的要數傑出的宗教作家Karen Armstrong的著作《The Case for God》。更重要的是新聞報道英國有愈來愈多人走進各教派基督教堂做禮拜。此外,教宗9月對英國的訪問非常成功,當時英國教堂擠滿人的盛給我們留下深刻記憶。

當然每到一年的年底時,很多平常不去教堂的基督徒也趕赴教堂參加聖誕儀式。讚美詩、教堂鐘聲和馬槽依然是隆冬慶典的核心內容,此外還有消費者的狂熱消費。不過今年,歐洲的狂歡購物可能受到冬季冰雪和大規模緊縮計劃的抑制。

即使在宗教信仰最弱的家庭,西方社會的多數兒童或許也知道聖誕故事的細節。一名嬰兒出生在馬廄裏,帶 黃金、乳香和沒藥等禮物的智者。

我們在聽說聖誕老人、馴鹿和裝滿禮物的包裹時就知道了這個故事。我們很快就不再相信這個冬天的神話,但孩提時對上帝形成的印象卻會一直保留到成年時期。上帝是一直照看我們的長鬍子老人,而且多數人對《聖經新約》中上帝之子的故事有相當表面化的理解。

原教旨主義分子教條為禍不淺

Dawkins和Hitchens這樣的無神論者所攻擊的正是我們的上帝。而且,面對這樣一個目標,加以嘲笑似乎並非難事。認為科學和宗教分屬於不同領域,並牢記蘇格拉底「科學無法教會人道德和生命意義」教誨的我們漸漸發現,各種拘泥於字面解釋的信徒和原教旨主義者破壞了我們的論據。大量基督徒完全相信《示錄》中地域的硫磺與烈火,但卻似乎從未聽到過《山中聖訓》中有關寬容大度的訓誡。

同樣,到處都是態度強硬的猶太人,比方說將巴勒斯坦人趕出東耶路撒冷和希伯倫家園的,他們早就把早期的訓誡拋到了腦後,這些訓誡要求猶太教信徒給予陌生人親人般的待遇。還有很多穆斯林信徒對《古蘭經》多元化、忍耐與和平的訓誡完全無視。

無神論者攻擊的正確之處,在於經常能指出此類原教旨主義者對世界所造成的危害。原教旨主義教義鼓舞了右翼美國人有關自己國家國際地位的姿態,聯合國是魔鬼自身的創造,奧巴馬總統是很不美國人的穆斯林,從約旦河到海岸線的巴勒斯坦領土應該交由以色列控制,這樣世界就會以一場災難性的基督教勝利結尾。

猶太原教旨主義者極力阻撓中東僅存的和平進程,繼續建設非法定居點。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將針對西方世界的恐怖主義定義為聖戰,呼籲建立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伊斯蘭王國。

形形色色原教旨主義分子的教條既咄咄逼人又為禍不淺,它們都有共同的特色:那就是植根於對現代社會的恐懼、憤懣和怨恨。美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可以追溯到19世紀的民粹主義和反智主義,福音教會會員將自己的信仰與早期先驅不屈不撓的個人主義密切聯繫在一起,他們蔑視當權人士;猶太原教旨主義者相信以色列的批評者要麼是反猶分子,要麼就是「自我仇恨的猶太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認為,在其他人眼中因為科技進步和全球化而產生的自由化影響,只是西方殖民主義的重新抬頭。

要想在新的一年生活得更加愉快,我們應當聽取所有偉大宗教的核心教義,特別是儒家「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金科玉律。宗教教會我們的不該是仇恨,而是——再次借用孔子的名言——如何建設照顧歡迎窮人、外來者和被壓迫者的大同社會。

所有人,包括無神論者,都應該從基督的聖誕故事中領會這種最重要的精神涵義。

作者曾任英國最後一任港督和歐盟外事專員,現任牛津大學校監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