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的口才和辯才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太平山高憎
文章: 9
註冊時間: 週三 2月 02, 2011 12:43 pm

彭定康的口才和辯才

文章太平山高憎 » 週一 8月 15, 2011 9:38 pm

彭定康的口才和辯才

彭定康是一位經過歷練英國保守黨資深政治家亦是位老練政客。彭定康語言運用之精練,不只表現在文章字裡行間,而是在鏡頭前與對手互質對罵時,所用詞語亦為一絕。簡簡單單三言兩語、片言隻字卻能勝過連珠炮式的高談雄辯。

彭定康他兩本著作《東方與西方》(East and West)和《非一般的外交家》(《Not Quite The Diplomat》能夠表現作者對政治、歷史、社會現象有透徹認知和對事物敏銳的觸角,筆者對其見解和分析能力留下深刻印象。彭定康背後沒有豐富學識和歷練是無法具備這樣的說話技巧和辯才,這是政治人物和管治者不可或缺的條件之一,所謂台上五分鐘台下十年功。

彭定康在任期間舉行過很多答問會,即場回答議員和市民問題。對於一個老練政客來說是駕輕就熟,也是施政信心的表現。發問者基本上從彭定康從容不迫、風趣、幽默及完整的回答心悅誠服,很難再找出辯駁空間。彭定康技巧地通過這些答問會可以準確掌握民情、社會脈博和市民真正需要。

筆者順手拈來幾則彭定康語錄。

魯平抨擊他違反基本法,要他收回。在香港答問大會上,有人提出這個問題質詢他時,彭定康不慌不忙地回答說:我很慚愧,作為一個有教規的天主教徒,我看基本法的次數竟然比我看聖經還要多。請告訴我,我是違反了基本法哪一章哪一段?

有人問他:你想要他和中國對着幹嗎?他說:「我的勇氣不比香港人多,我的勇氣也不比香港人少。」

李鵬飛問到當年魯平罵他為「千古罪人」的感想,彭定康說:魯平是一位具備高學養的人,或者只是受到中國的戲曲、中西方的文學影響,才會罵他為「千古罪人」。
假如魯平本人聽到這句說話,也搞不清到底是褒還是貶意。

在中英爭拗期間,對於魯平公開批評他言論,彭定康說魯平在搞「咪高風外交」
如果你是魯平,也不得不停止這種「咪高風外交」。

對於在港地方左派叫罵聲,彭定康說:那是「背景嘈音」。
四個字其含意力度頗大,貶低之餘,還罵他們沒有說話的資格,在後面嗡嗡叫,在打擾我和你上司。

彭定康批評中方不給香港更多自由度,揶揄說:香港實行不是一國兩制,實際在執行1 又1/2制。

彭定康讚揚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並形容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用「成功商人」來形容在任的行政長官董建華。董建華這個新丁也許很受落。

曾蔭權接替董建華被委任為特首後,彭定康接受訪問,他形容曾特首是一位"consummate civil servant"(徹頭徹尾的公務員,出色的公務員)意思指曾陰權只能是當公務員的材料,越是出色的公務員越不配當特首。曾陰權這個「政治盲」聽到前上司稱讚,也許還會沾沾自喜。

彭定康的辯才連消帶打,對方很難招架,就如李小龍截拳道哲理,一個簡單直拳動作本身既能擋截對方攻擊拳,同時亦強有力地攻擊對方要害,擊倒對方。

政治家具有超凡的洞悉能力,才能掌握先機,先發制人。市民都說我們的特首是人肉錄音機,看著預先寫好標準答案的「貓紙」讀稿回答議員發問,有時更問非所答。

政治是一門技巧、藝術。那要看看你怎樣運用政治文化和對政治文化的理解了。
高手運用政治,甚至運用技巧玩弄政治,可文可化,不入流者卻文而不化。

太平山高憎
15-08-2011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jackpl, Tuyetked 和 16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