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正確認識議員「拉布」行為 /行政霸權已經攻陷立法會 P5 /曾鈺成失職P14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9796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應正確認識議員「拉布」行為 /行政霸權已經攻陷立法會 P5 /曾鈺成失職P14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2月 13, 2017 7:53 am

中共已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


立法會預計最快可在本周內完成《議事規則》修訂。相信至今仍有不少市民不明白,為何民主派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拖延議會工作,甚至不理這樣「搗亂」會牽連民生議題。難道他們已不肯為民請命,又不怕下屆議席不保嗎?

有人甚至會覺得,立法會如今越來越像數十年前的台灣立法院,開會時時會發生暴力衝突,而始作俑者前立委朱高正是一位哲學博士,但以在立法院內搶咪和揪打同事而聞名。1985年,筆者曾與訪港的朱高正會面,當時我問他:「你這般高學養,為何也會在立法院內搶咪呢?」他反問我每年在立法局可發言多少次,我回應說每次會議的每一項議程,每位議員都起碼可以發言一次。他聽罷便說:「根據我們立法院的編配,我每年只可以發言一次。」我恍然大悟,說:「若我在立法局都是每年只可發言一次,那我都一定會去搶咪!」

拉布抗爭迫不得已

經過32年的發展,台灣議會文化漸趨成熟,香港卻反而倒退。回歸初期,立法會仍沿用源自英國民主議會的《議事規則》,事事講求規矩與程序,而民主派亦一直循規蹈矩地扮演少數派的角色。由於當時有零七、零八雙普選的目標,在議會外獲較多市民支持的民主派,雖因不民主的選舉制度而淪為議會少數,仍願意耐心等待民主的來臨。另方面,屬議會多數的保皇黨亦不敢放肆,免得他日實行民主政制後,執政的民主派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無奈,香港落實民主無期,無懼「風水輪流轉」的保皇黨越來越橫行霸道,立法會不僅沒有監察及制衡政府,還聽命於西環,處處為政府施政失誤護航。而且他們如今更是「有風駛盡」,把握幾位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資格,於立法會補選前的「空窗期」,趁火打劫修改《議事規則》,務求將民主派作為議會少數的最後板斧都要剝奪。

筆者近年撰文時一再重申,民主派之所以需要採取拉布、點人數等被動的抗爭手段,乃是迫不得已。大家試想,如果零七、零八雙普選已經落實,民主派在多數選民的支持下,早已執政。而在民主選舉制度下,必然有政黨輪替的可能,故為免他日在野時被報復,執政黨都會認為有需要維繫議會內公平的議政空間,絕不恃多欺少。

記得2004年梁國雄(長毛)晉身立法會後,社會上對他在議會內的「出位」言行有不少非議,當時我曾撰文指,「若香港的論政空間繼續收窄,而立法會又在無理規範的掣肘下無法發揮其監察政府施政的功能,試問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議會內會否有更多的長毛出現呢?」不幸,這個情況真的出現了,面對保皇黨「偽多數人暴政」的趕盡殺絕,民主派真的不能不採取激烈行動去力挽狂瀾,例如現時只要有20位或以上議員站立提出呈請,就可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如梁振英涉收受澳洲公司UGL5,000萬元事件。保皇黨如今要把呈請人數門檻增至35人。但如該問題能獲35位議員支持,根本就毋須以呈請的方式提出調查,況且,呈請所提出的調查,通常都是政府的忌諱,保皇黨又豈會倒戈。可見,即使已是具份量的少數,他們都要徹底扼殺其議政空間,令民主派無法再藉此捍衞市民的權益,如他們還不頑強抵抗,又怎能向選民交代?

保皇黨聲稱修訂《議事規則》,是為了提升議會效率。事實上,任何民選議會的效率,永遠都不及高壓專權政府。內地在一黨專政下,身為立法機關的全國人大就只是舉手機器,附和政府決策的橡皮圖章,形同虛設。而特區亦不遑多讓,因不民主的選舉制度,領導政府的特首,不是地下黨員,就是不會說「不」的中共傀儡,而立法會的保皇黨亦可長期主導議會,因而越來越變本加厲地擺明車馬與中聯辦狼狽為奸,視市民權益如無物,只因保皇黨議員的政治前途與「錢」途,均是掌握在西環、中共手上。

中共已透過他們挑選的特首和保皇黨在港實行一黨專政了!

李柱銘

editorial
文章: 19796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應正確認識議員「拉布」行為 /行政霸權已經攻陷立法會 P5 /曾鈺成失職P14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2月 14, 2017 6:50 am

必須堅持反閹割立法會之戰


未來幾天,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議員將要打一場幾乎沒有勝算的仗──反對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
沒有勝望不是因為泛民主派議員理虧,也不是因為市民真的支持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而是因為建制派包括立法會主席濫用程序及手上的權力,濫用從扭曲政制得到的多數議席霸王硬上弓,不惜無限加會,不惜大力加強保安及召警候命,不惜未開會就警告泛民議員不要反抗,否則可能被起訴甚至褫奪議員資格。在「人多打人少」加上黑哨主席加持下,泛民主派要突圍防止議案通過又或「拉散」會議絕不容易。

削議員權力 如滅選民聲音

儘管反修改議事規則的仗不易打甚至沒有勝望,我們期望泛民主派議員不要灰心喪志,堅持用盡各種可行的方法、手段阻撓通過議案,以免立法會被閹割,以免建制派及政府為所欲為。我們更希望市民繼續關注、支持泛民主派議員的「維權」行動,向建制派及政府清楚表明他們的卑鄙行為不得人心。
今次修改議事規則的法案絕不是甚麼拉布與反拉布之戰,而是維護立法會權威之戰,是維護選民聲音之戰。首先,拉布或利用程序拖延不受歡迎的法案是任何民主議會都有的現象,是正常政治生態一部份,也是議員的基本權利,不應該輕言褫奪。否則,民選議員就會失去表達選民意願、維護選民權益的重要工具。這對立法會作為民意代表機構的功能有重要損害。

請謹記,立法會不是橡皮圖章,不是輕易通過政府的法案、撥款才算有效運作。真正有效的運作是彰顯市民的意願,而否決、「拖死」政府不合理的議案正是當中的重要部份。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其實是在削弱議員這方面的能力,令議會向橡皮圖章方向邁進,實在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

而且,當前立法會的組成基本上扭曲民意,在社會佔多數的泛民主派在議會成了少數派,在社會只是少數的建制及親中陣營則藉着功能團體議席變成多數派,可以把持操控議會的運作。而特區政府在西環壓力及只求施政方便下採取一面倒政策,與建制派交換利益,互相勾結以確保法案、議案通過,把代表多數市民的泛民主派拒諸於政策制訂之門外,變相令大部份市民的意願未能反映在政策上。

失調查權 高官易避開問責

為免無理或不受歡迎的政策、撥款通過,為了確保民意得到落實,在議會只是少數派的泛民主派只好用盡各種方法包括拉布、利用議事程序拖延、反對政府議案,希望以此逼政府及建制派重新考慮,甚至修改政策以符合民意。
現在,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拿走這樣的武器,等同進一步打壓大多數市民及選民,令他們有志難伸,有氣難洩,被迫硬食政府的不合理政策。這對社會穩定肯定有害無益。

更何況今次的修改內容不單針對拉布,連議員的調查權力也被剝奪。根據建制派的建議,修改規則後議員以呈請書的方式立專責調查委員會的能力將大幅收窄,因為新建議要求過半議員起立支持才能通過,比原來的20人支持大幅提高。以現時立法會議席的分佈,傳統功能團體共佔30席,建制派當中穩佔20多席,再加上比例代表制下他們會得到15個直選議席,加起來已超過35席,變相擁有否決權。未來不管泛民或其他議員要作調查UGL醜聞那樣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將會變成不可能,像梁振英之流將可以避過調查,不用問責!
修改議事規則之戰的確難打,的確勝望甚微,但為了保住議會、議員的尊嚴,為了繼續替大多數市民發聲,捍衞他們的權益,這場硬仗必須全力以赴,更必須長期打下去。


盧峯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Tuyetked 和 15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