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解讀宣誓和釋法事件P46/香港市民理解的一國兩制P18/解讀銅鑼灣書店事件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1月 12, 2015 10:21 am

特首上司是總理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贊成多3倍 未過分組點票

特首梁振英2012年上任前曾承諾,會認真考慮「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報告建議,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擴大至規管特首,並在上任後盡快、嚴格落實,但至今仍未有進展。民主黨黃碧雲昨在立法會提出動議,促請政府盡快修改有關法例,但政府及建制派以特首有「憲制地位」、國務院總理才是特首上司為由,反對議案。議案最終在建制派反對或缺席下,雖獲30票贊成、10票反對,但在分組點票未過半數而遭否決。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強調,特首和特區政府對修訂防賄條例的立場至今沒變,但指有關修訂涉及《基本法》有關特區政治體制的規定,亦涉及特首「憲制地位」,故需通盤考慮相關憲制和法律規定及運作問題。

林鄭﹕涉憲制地位問題
公民黨郭榮鏗發言時批評梁振英未能履行承諾,指他當年主動說會盡快落實修訂防賄條例,但至今梁任期已過大半,質疑「是否盡快落實?相信好難解釋。」郭說若梁振英收取5000萬元的UGL事件發生在公務員身上,相信已被紀律聆訊甚至被控告,又說條例不修訂,特首是全國「唯一超然於三權的人」,因國家主席亦受內地法例規管。

郭榮鏗:國家主席亦有法管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批評建制派反對議案,「一(表決)投票我們單張就出街,等大家知道邊個唔畀香港有廉潔」。

多名建制派表明反對黃碧雲的動議。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說,防賄條例第3及8條不適用於特首是有憲制考慮,因港英時代立法時港督代表英國,「要管佢應是宗主國」。她認為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領導的委員會建議出發點良好,但執行上有困難,形容李國能不了解相關憲制問題。

民建聯葉國謙說,劉慧卿說要印單張是要抹黑民建聯。葉強調特首直屬上司是國務院總理,不能貿然修改法例,質疑泛民強行要修例,只為攻擊特區政府,又認為若要修例,尋求中央授權是唯一出路。

林鄭:攻擊特首實為競選
林鄭月娥回應議員發言時說,劉慧卿指要印單張是「狐狸露了尾巴,以攻擊特首作為競選工程一部分」,她相信市民眼睛雪亮。她指修例須符合基本法及憲制規定,形容議員批評特首違反承諾與事實不符,強調他與律政司長袁國強親自跟進事件,但修例涉及憲制,需時處理。

議案最後表決,功能組別有12票贊成、9票反對、10票棄權;地區直選有18票贊成、1票反對、11票棄權,因功能組別未獲過半數支持,議案被否決。其他議員的修正案亦同樣被否決。

李海田:

其身不正 何以正人?十七多萬公務員不服

孔子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這管治ABC道理難道我們現代從政者不懂?立法會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那些投否決票的議員和林鄭的歪理居心叵测,是站不住腳。犧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核心價值去換取特首個人特權代價太大了,不成比例。特首有特權可以不守法,但十七多萬公務員卻必須守法,這是帝王思想和只有獨裁政權的地區才會發生的怪現象。

中國封建時代都提倡「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香港卻走回頭路,是社會反動勢力的興起。為了香港長治久安,這股歪風必須要煞停,不能在香港這法治淨土讓其滋生。

20-11-2015
最後由 editorial 於 週五 11月 20, 2015 11:45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1月 12, 2015 10:23 am

香港傳媒社評:特首收禮小事一樁 延宕不決觀感事大

立法會辯論「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及第8條的適用範圍擴大至行政長官」,雖然議案在目前的立法會結構未獲通過,但是這個議題延宕下去,對政府並無任何好處,因為公衆無法理解特首位高權重,為何在索取收受利益的規管卻不如公務員?昨日,滔滔雄辯如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就此都未能提出使人信服的理據。政府應該加緊處理此事,使特首在索取收受利益受到合適規管,讓市民對特首和政府的廉潔觀感,不再受到不必要影響。

特首收禮確有特權 多年未見解決苗頭
防賄例在2008年修訂之時,已經把特首豁免於第3條和第8條,即是這兩個條文對特首不適用,當時政府提出涉及憲制架構,不過一直語焉不詳。2012年,前任特首曾蔭權被揭發接受富豪款待,使公衆重新關注防賄例與特首的關係,當時曾蔭權委任前任大法官李國能領導獨立委員會,研究特首和政治任命官員收受利益的規管和提出建議;委員會其後發表報告書,有關特首部分,建議修訂條例,讓整條《防止賄賂條例》都適用於特首,另外,認為特首收取禮品應該申報和有審批機制,建議由終院首席法官或終院首席法官加立法會主席,籌組一個有3名成員的獨立委員會,邀請獨立及具公信力社會人士出任成員,負責審核特首的收禮申請,經委員會批准收受的利益,須詳列於可供公眾查閱的資料冊。

報告發表時,梁振英已經當選特首,當時他以候任特首身分表明,「我對這個《報告書》是表示歡迎的,我會認真地去考慮這份《報告書》所作的建議,以及在上任之後盡快和嚴格地落實」。昨日,林鄭月娥表明這個仍然是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的立場,並無改變,云云。不過,3年半過去了,外間不知道政府就此事做過什麼工作,即使立場真箇未變,但是空有立場,事態卻毫無寸進,難免使人猜測政府有其他考慮,特別是香港事務凡事政治化,反對陣營見縫插針,操作「特首收禮無王管」肯定是絕佳議題。可以說,此事再獲炒作空間,政府也有責任。

政府和建制陣營在辯論中對反對陣營語多指摘,只是無論怎樣質疑提出議案的動機和目的,都不能解答一個事實,就是:若防賄例對公職人員全面規管,則對特首就不是全面規管,因為第3條及第8條對特首不適用;特首與其他公職人員相比,權力更大,更容易以權謀私,對特首的規管理應更嚴格,現在特首索取收受利益卻不受監管,無論從任何角度都很難說安排合理。

林鄭月娥在辯論中,一再表示特首仍受防賄例第4條、第5條和第10條規管,藉此指什麼特首凌駕法律、「無王管」的指控都與事實不符。不過,即使如此,特首少受防賄例規管的事實,當局仍然無法否認。在公衆層面,看到防賄例全面規管下屬,對最高層上司的監管卻打折扣,防賄例是否一視同仁?是否貫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精神?自然產生疑問。鑑於此事觸及法治精神的核心價值,只要一日不匡正,這個議題仍然會有生命力,因為事態背離了公衆的同理心,公衆都不明白特首索取收受利益為什麼會得到特別對待。

中央應再特事特辦 授權香港自行處理
今次辯論,政府和建制陣營同時打出「憲制牌」,提出若把整條防賄例適用於特首以及監管特首收受利益,涉及《基本法》特區政治體制及特首在特區的憲制地位,需要通盤考慮,云云。按憲制架構,特首地位超然難以爭辯,即使如此,「地位超然」不能確保特首必然廉潔奉公、盡忠職守,最理想做法是設立一套制度,規限特首按制度運行,才可壓制個人歪念和防止脫軌。

李國能領導的委員會建議籌組獨立委員會,負責審核特首的收禮申請等事宜,其實就是使特首收禮制度化。不過,這個安排可看成特首要向委員會負責。按《基本法》規定,特首只向兩方面負責,就是中央和特區,然則委員會的角色權能與此是否有牴觸,確實需要研究。其實,是否接受李國能的建議,基本上是一念之間。現行安排使特首陷於「收禮特權」景况,任何人坐上這個位置,都百辭莫辯;而處理香港事務,一直有一條就是「特事特辦」,只要有助於特首工作、有助於消除港人疑慮、有助於夯實香港的廉潔社會和法治精神,中央都應該就此再一次特事特辦。

從「一國兩制」審視特首收禮問題,大者可以涉及主權不容侵犯,小者則可以在與原則並無根本牴觸情况下,授權香港特區自行處理。例如李國能委員會的建議,只要中央授權獨立委員會審核處理特首收受禮品等事宜,即是代中央執行有關工作,而且權責分明,不致出現與特首權責之間的混淆,則所謂「負責」問題就解決了。其實,大至終審權也可給予香港特區,處理特首收禮只是芝麻綠豆小事,根本不值得中央費神。現任特首梁振英也應該積極推動此事,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1月 19, 2015 10:55 am

梁振英引述習近平:肯定政改後重民生 勉勵政府再接再厲 (21:04)

df.jpg
梁振英(左)指習近平(右)滿意他及香港政府的工作。(新華社圖片)
df.jpg (56.57 KiB) 已瀏覽 9371 次

正在菲律賓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APEC)的特首梁振英,和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會後梁振英引述習近平指,中央對特區政府在政改後把重點轉移到社會民生,表示充分肯定,並指習希望特區政府能堅定信心,再接再厲,推動香港發展,中央會全面支持梁振英和政府的工作。

梁振英指,在會面期間,向習近平提及本港支持配合一帶一路戰略的構思,例如吸引更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學生,到本港讀大學,以及在科技上可作超級連繫人角色。梁指習近平提到希望特區政府抓緊國十三五規劃及一帶一路的機遇。

被問到兩人會面有否提及昨日的港中大戰,他表示「無傾過睇波的事」。

李海田:

梁振英引述習近平:肯定政改後重民生 勉勵政府再接再厲。

相信梁振英引述習近平的說話不假,他不會假傳「聖旨」。但上述毎一字都沒有稱讚梁振英,習近平肯定的是「政改後重民生」。由上任開始,早就應該重民生,民生大事搞得好,「雨傘運動」或不會犮生。所以梁振英沒理由沾沾自喜。相反,筆者認為就憑習近平這句話,可以論定說梁振英連任機會極微。

立此存照。

20-11-2015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1月 21, 2015 12:12 pm

創科局姍姍來遲 起步難發展更難

一波三折的創新及科技局終於正式掛牌成立,港府指新政策局可以為香港制訂全面的創新及科技政策,加速創新科技及相關產業的發展,說得似乎很輕鬆。實際上,發展創新科技說易行難,這個新衙門能不能有所作為,或者只是虛有其表,目前言之尚早。

新任局長楊偉雄聲稱,創科局未來有九大優先工作重點,包括推動與世界級科研機構合作、把握再工業化及物聯網契機推動智能生產、鼓勵私營企業及風險投資基金投資創新產業、促進各政策局發展智慧城市及將香港建成連通的WiFi城市等;他並稱日後創科局會配合國家十三五規劃,成為本地、內地及國際創科產業的超級聯繫人。

毫無疑問,在這個知識型經濟年代,成立創科局推動相關產業發展是應有之義,列出優先工作重點也無可厚非,問題是,香港創科產業遠遠落後於周邊地區,起步本來已經太遲,當局竟揚言要成為本地、內地及國際創科產業的超級聯繫人,還沒學走就想學飛,未免貽笑大方。

事實上,香港創新科技產業之所以不成氣候,社會泛政治化固然是其中一個原因,創科局屢敗屢戰歷經三年多才獲得立法會通過就是典型例子,而港府一直坐而論道不肯加大科研投入,同樣難辭其咎。可以見到,先進國家或地區每年的科研投入普遍佔GDP百分之四左右,連近鄰的深圳也不例外,反觀香港科研投入僅佔GDP不足百分之一,根本無法與科技強國相提並論,甚至連非洲貧窮國家也不如。

以新加坡為例,當地政府十年前已成立一個由總理親自主持的研究、創新與創業理事會,領導國家研究促進知識創造、創新和創業,過去五年星洲政府為科研投入超過一千億港元,同時透過鼓勵私人企業投資,令總科研開支佔GDP比率由一九九○年的百分之零點八增至目前約百分之三點五,造就當地創科產業取得長足發展,以生物科技及電子科學等高端創科產業為主的製造業佔GDP超過兩成。反觀香港政府對創科產業的支援微不足道,而且欠缺全面性,即使近年增加相關投入,並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五十億元,但相對於新加坡等地區,依然是小巫見大巫。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港府鼠目寸光,導致創科產業落後於人,進一步拖累綜合競爭力,香港近年在各項國際競爭力排名拾級而下,不是沒有原因。最可悲的是,當全世界無不全力發展創科產業,而且不斷取得新的成果,香港來來去去只能靠所謂的四大產業支撐經濟,創科產業佔經濟總值只有約百分之零點七,簡直微不足道。

俗語說,智慧就是財富,點子就是銀子。創新科技講的就是智慧和點子,香港近年坐困愁城,競爭力每況愈下,就是因為缺乏智慧和點子,隨着創科局成立,究竟能否走出這個困局,不妨拭目以待。有人擔心官僚架構反而成為創新研發的阻力,希望不要一語成讖。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11月 22, 2015 12:49 pm

內地人員西九站執法 袁國強:無法避免

高鐵(香港段)延至2018年第三季通車,律政司長袁國強和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昨於北京,與港澳辦官員商討高鐵「一地兩檢」安排。袁國強會後指出,與內地達成部分基本共識,惟法律及憲制等層面涉及複雜問題。他表明,在一地兩檢方面「少不免一定要容許內地的人員,在香港特區未來的西九站執法,這是無法避免的」,但須確保符合《基本法》及不影響一國兩制的概念。

中港官員商一地兩檢
袁國強與張炳良昨在北京與國務院港澳辦法律司長黃柳權會面約兩小時,袁國強會後指出,目標在高鐵通車時做到「一地兩檢」,部分地方已有基本共識,惟法律、基本法、憲制層面牽涉複雜問題,冀雙方明年初再會面,在法律基礎及運作上討論。

被問及是否已就內地人員來港執法有共識,袁國強說,日後無可避免容許內地人員到西九龍總站執法,研究法律問題時亦會按此作假設,否則無法做到「一地兩檢」,「關鍵在於怎樣於法律及憲制上符合基本法,亦不影響一國兩制的概念,這就是複雜情况」。

袁國強指出,對比起美國和加拿大、英國和法國都有相類「一地兩檢」安排,但都較香港容易,並提出香港範圍只適用於香港法例及基本法附近三之中的全國性法例。

美加一地兩檢安排較香港易
被問到是否有需要修改基本法附件三,袁國強沒正面回應。按基本法第2章第18條,全國人大常委會徵詢基本法委員會及港府意見後,可增減附件三所列的全國性法律,但只限於涉及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港府自治範圍的法律,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田北辰認為,高鐵涉及中港兩地互通,不僅屬港府範圍的事,故可納入附件三,解決一地兩檢的司法爭議。

郭榮鏗倡內地段車上檢查
高鐵香港段不設中途站,由西九龍總站至下一站深圳福田僅14分鐘,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不同意把「一地兩檢」安排納入附件三,反建議高鐵進入內地段後,在車上檢查,避免破壞一國兩制。另一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港府同意引用附件三前應向社會交代,但估計人大常委會決定後就會頒布。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防賄例管特首被否決

文章editorial » 週日 11月 22, 2015 3:34 pm

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催毀香港

袁國強一句:內地人員西九站執法無法避免。這句話可圈可點。他說得如此肯定絕對不是他本人隨口而出。如內地人員一旦在香港地區執法,執什麼法?當然是國內法。此例一開,表示國內法律在香港施行,《一國兩制》壽終正寢。使我們震驚的是律政司長袁國強的「無法避免」說得頗自然流暢,不懂法律的市民都懂糾正這位律政司長,因為基本法的「法」規定內地人員不得在港執法,不是袁國強所說的無「法」避免。

如果為了高鐵生意更好地賺錢,節省乘客一些時間或便利而催毀鄧小平的《一國兩制》,這不是一個香港司法部最高職位的人能夠說得出口的人話。


李海田
22-11-2015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催毀香港

文章editorial » 週一 11月 23, 2015 6:32 am

黎廣德:一地兩檢:別在港人傷口灑鹽

律政司長袁國強與運房局長張炳良赴京商討高鐵「一地兩檢」,會後承認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無法避免」,否則西九龍總站無法做到「一地兩檢」,又指問題複雜,變相承認未有解決法律和憲制問題的方案,因為「要在下次會議繼續研究」。

自從5年前公共專業聯盟和不少有識之士指出「一地兩檢」的死結後,這是首次有特區官員承認兩項過去一直迴避的事實:一是沒有「一地兩檢」高鐵不可行;二是不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一地兩檢」不可行。把這兩項加在一起,坊間盛傳的陰謀論就是確鑿的事實:特區政府硬推高鐵就是硬要港人接受公安在港執法。

即使從未看過《基本法》的香港人,都明白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等同赤裸裸踐踏一國兩制,而這正是袁國強仍然想遮掩的第三項事實: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境執法,必然要扭曲基本法。

雖然袁國強說話時加上註腳,「關鍵在於怎樣於法律及憲制上符合基本法,亦不影響一國兩制的概念,這就是複雜情况」,這顯然是「此地無銀三百両」。試想,基本法並非什麼「哥德巴克猜想」之類的數學難題,並且從訂立至今正文部分未改過一筆一畫,過去5年都找不出合法方式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為何明年會突然找到辦法?唯一方法就是北京與特區官員聯手扭曲基本法,把黑說成白,然後強迫港人接受。

這項「不能說的秘密」,港府內部其實瞭如指掌,因為早於興建深圳灣西部通道時已作詳細研究,結論是「一地兩檢」無法在香港境內實行,所以當時人大通過決議只在深圳境內實施一地兩檢。

公安執法 兩制不保
內地公安在港執法有何含義?無論袁國強用什麼語言偽術包裝為「局部執法」或「有限執法」,內地公安必然會執行超越香港法律的大陸法律(否則何必多此一舉),意味香港人在香港境內不能受香港法律保障。專賣內地禁書的銅鑼灣書店老闆店員4人離奇失蹤,有傳是從泰國被大陸公安擄走,將來「一地兩檢」更省事,只需把目標人物威迫或誘騙到西九龍總站,公安便可完成任務。這種威脅就在眼前,香港人難道要「殺到埋身」才明白?

此例一開,內地公安初期限於西九總站內執行內地法律,有了所謂「法律基礎」後日後擴權便順理成章——為了方便通關在紅磡直通車站和中港客運碼頭要執法,為了保護領導人安全在中環解放軍碼頭和中聯辦大樓要執法,以至內地政要經常到訪的央企寫字樓,都沒有限制公安執法的理由。最終中港界線模糊,國際投資者視香港風險為中國風險,試問香港豈能保住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可能我們應該感謝袁司長,因為他點出事實後香港人可以有清晣的抉擇:要廣深港高鐵還是要一國兩制?二選其一,沒有第三條路。
第一條路是完成高鐵工程,接受內地公安在港執法,香港人開始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惶恐當中生活,逐步邁向「一國一制」。這是梁振英政府希望香港人不假思索「順理成章」走下去的單行道。
第二條路是維護一國兩制,放棄高鐵項目。既然放棄,當然是愈早停工愈好,以便減少損失。梁班子一直害怕有人提出這個選項,也一直利用香港人「洗濕個頭唔洗唔得」的心理,制止大家認真思考這個選項的好處。
停建高鐵 三大好處
事實上,只要市民打破「師奶炒股唔敢止蝕」的心理障礙,敢於客觀分析形勢,便明白停建高鐵有三大好處。
(一)政治前景:停建高鐵便毋須考慮「一地兩檢」,馬上粉碎「避唔到公安在港執法」的偽命題。一國兩制是保障香港人生活方式50年不變,今天還未走到一半,我們沒有引公安入關、自動棄守的道理。何况傘後醒覺的年輕一代,正要開展新一輪角力,為2047年後的命運爭取空間,這一代人豈能令他們的路愈走愈窄?
(二)維護法治:高鐵工程至今支出近500億元,若全面計算「合同付款責任」,已經超出立法會批款額度,但是港鐵故意拖延處理承建商逾200億元的索償,路政署則一直迴避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等同剝奪立法會審批公共開支的權力,違反基本法第73條。所以梁振英政府若真要守法,便須馬上停工,在未向立法會取得新增撥款前不能復工。這是防止挪用公帑的重大原則,斷不能讓「打死狗講價」合法化(註1)。
(三)經濟效益:高鐵工程停工後需與承建商解除合約,政府除了已支出近500億元外,尚需支付承建商索償和應得利潤,即使要多付100多億元,相對於超支總額850多億元的無底深潭,仍可節省公帑200億元以上。只要善加利用,過去工程的成果不會完全白費。假如將西九總站已挖掘的38萬平方米樓面面積改作地下生態商城,光是六成面積的50年商舖租金收入已逾1800億元,尚未計算其他公共空間、創意空間和石崗地盤改作房屋用途的社會效益。由此可見,改變用途後的收益,遠高於政府估算高鐵運行50年的經濟效益780億元。

共設騙局 忍到幾時
只要交通規劃得宜,停建高鐵不會令香港有重大損失。運房局已經宣布興建北環線,完成後北環線從錦上路站經古洞接駁至落馬洲,意味市民可以從西九柯士甸站用西鐵直接過境,利用深圳福田站乘高鐵至全國各地。事實上,深圳福田直達全國各地的高鐵路線比西九站計劃開通的城市更多,市民無論用西鐵或巴士過境轉乘,都比現今的高鐵設計更便宜更方便。

今天停建高鐵的唯一障礙是北京和特區官員的面子,袁國強和張炳良把「一地兩檢」拖下去,不是他們不掌握扭曲基本法的方案,而是他們希望高鐵工程米已成炊才公布,屆時便可以大言不慚,宣稱容許內地公安在港執法是維護香港利益的唯一辦法。這是京港官員共同設定的騙局,香港人還要啞忍到幾時?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催毀香港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11月 24, 2015 10:32 am

香港傳媒社評:今年區會顏色改 明年立會復誰在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在「佔領效應」之下,今屆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及投票率均創出歷史新高,可謂意料中事,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建制派及反對派都有多位政治明星爆冷落選,反而多位寂寂無名的所謂「傘兵」偷襲成功,意味着激進勢力日益抬頭,政治版圖面臨巨變,未來政局勢必更加複雜,港府管治勢必更加困難。

只問立場 不問是非
整體而言,建制派及反對派兩大陣營在今次選舉中各有得失,十九名參選的現任立法會議員中,有五人落敗,包括反對派兩名「超級議員」民主黨何俊仁及民協馮檢基,以及首次參選區議會的公民黨陳家洛,而最大的冷門則莫過於民建聯鍾樹根和葛珮帆雙雙落敗。雖然建制派仍勉強保住十八區控制權,但優勢已所餘無幾,前景未可樂觀。

建制派整體表現及成績不如上屆,一般認為主要是「佔領效應」拉高投票率及新增大批年輕選民所致,這不是沒有道理,但除此之外,策略失敗及太過輕敵也是建制派失利的重要原因。可以見到,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建制派一直刻意低調,只談民生,避談政治,沒有積極宣傳「反佔領」、「反拉布」、「反黑金」等議題,加上在政改方案表決時爆出集體「甩轆」醜聞,令協調不足的問題暴露無遺,不少曾誓言要「踢走泛民」、「票債票償」的反佔中市民沒有兌現承諾出來投票;相反,佔領行動催生的年輕「首投族」則幾乎傾巢而出,將票投給傘兵等激進候選人,令他們有機可乘,一舉奪走多個席位。更甚的是,部分建制派候選人輕描淡寫,以為勝券在握,根本沒有把傘兵放在眼內,直至形勢告急才補救,可惜為時晚矣。

過去區議會選舉被形容為「保長」選舉,選民一向重視候選人的實幹政績,譁眾取寵沒有多少市場,然而時移勢易,在社會高度政治化的今天,部分選民尤其是年輕人根本不會在乎候選人是否腳踏實地,更不會在乎候選人過往的政績,他們完全根據政治取向投票,愈激進愈能吸引眼光,正如台灣社會「只問藍綠、不問是非」一樣,香港顯然也是「只問立場、不問是非」。

眾所周知,傘兵「空降」地區參選,大多無政績、無經驗、無人脈、無樁腳、無協調、無資源,只是空喊政治口號而已,本來沒有多少人看好他們,連他們自己也僅僅視作練兵,詎料結果竟有多人勝出,恰恰反映香港社會已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沒有最激,只有更激,「佔領效應」除了令建制派在多個選區失利,亦令多名反對派資深政客出局,可見明星效應不再靈驗,地區工作也無關痛癢,只要夠激進就可以撈取選票,溫和反對派如果不想被邊緣化,日後只好同樣走激進路線,這只會令香港繼續朝着兩極化、激進化的深淵不斷滑落。

不難預料,傘兵初次參選即有收穫,勢必進一步激發他們的鬥志和欲望,明年立法會選舉肯定不會放過,按照這種形勢發展下去,躋身立法會不是沒有可能。一向沒有太多政治色彩的區議會,從此可能進入多事之秋;而本已烏煙瘴氣的立法會,今後只會更加混亂,不再止於拉布、爆粗、擲物這些例行動作。

黃鐘毀棄 瓦釜雷鳴
顯而易見,去年的佔領之亂不僅撕裂社會,而且改變了政治生態,其影響將是長久而深遠。今次區議會選舉就是一面鏡子,既照出香港政治的光怪陸離,也折射出回歸十八年來的種種亂象。回歸後的香港沒有變得更好,而是變得更糟,導致深層次矛盾愈演愈烈,人心漸行漸遠,為激進勢力提供政治舞台,更為本土化和港獨思潮提供溫床。過去中央政府對這些亂象視而不見,見而不理,直至近年驚覺問題嚴重,才開始着手撥亂反正,無論是去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還是對政改問題寸步不讓,或者是早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發表的特首「超然論」,以及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抨擊香港沒有「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都顯示中央對港政策轉趨強硬。然而,這些招數不僅沒有奏效,反而引起更大爭議,甚至變相為激進勢力助選。中央通過把脈無疑找到香港病根所在,但如果無法對症下藥,或者投鼠忌器,一切終是枉然。

正如我們多次指出,香港問題千頭萬緒,歸根究柢就是管治權之爭。當年英國人以主權換治權的圖謀無法得逞,他們並沒有死心,轉而將希望寄託在代理人身上,這就是政改爭拗及佔領之亂的根源所在。事實上,反對派對培養人才一早有部署,這次通過區選練兵,更是使不少新人成功上位,逐漸實現世代更替。相對於反對派人才源源不絕,建制派則有人才凋零之嘆,回歸後中央先後為香港選擇了三個特首,結果全部不孚眾望,前兩屆政府固然問題多多,烏龍百出,現屆政府也是拉雜成軍,濫竽充數。尤其不堪的是,在治港人才嚴重匱乏的今天,下屆政府恐怕連一個根正苗紅的特首也未必找得到。

「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無能之人得勢,有德之士失勢,正如黃鐘被毀於一邊,泥鍋卻亂鳴一樣,這正是今日香港的寫照。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塵埃落定,事後孔明已無補於事,反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才是見真章的時候,倘若建制派守不住這個陣地,香港勢必淪為真真正正的西方樂園。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催毀香港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1月 25, 2015 9:27 am

香港傳媒社評﹕年輕一代加入體制 積極推動社會變革

新一屆區議會選舉結果,顯示日後政壇新老更替將成為趨勢。昨日,特首梁振英就年輕人參加區選和其中不少當選,語多肯定,並表示將探詢他們加入諮詢架構的興趣;這是積極發展,顯示政府回應政治生態以至社會脈動的變化。年輕人若接到探詢或邀請,應該盡量參與,爭取在體制內發揮影響力,反映年輕人的聲音和訴求,起碼使政策措施不致忽略了年輕一代的需要,更積極的是推動社會變革。

特首肯定年輕人參選
青年政策工作納正軌
年輕人在歷時79日的佔領運動擔當主力,他們大多在運動中默默無聞,而較能抓住公衆眼球的是少數取態激進的一群,他們除了嘩衆取寵,部分更滑向暴力邊緣,在公衆的認知裏,營造了對佔領運動年輕人的負面形象。不過,「傘兵」或傘後組織成員參與區議會選舉,他們的表現讓人耳目一新,包括絕非一般空降,而是努力做地區工作,密切與居民溝通互動等;粗略統計,他們之中約有8人當選,大多都擊敗了「區會老手」,即使是落敗的「傘兵」,也大多高票落選。「傘兵」在今次選舉的戰績,固然顯示人心思變,不過,若非他們努力經營,深耕細作,也不會贏得地區居民肯定。

因此,選舉結果雖然整體政治版圖基本維持不變,但是政治生態已經起了微妙變化,「傘兵」在選舉站穩陣腳只是表徵,最重要是選民的心態求變,對選擇什麼人服務社會的意識,更加濃烈。人心在變、政治生態在變、社會在變,就此不單各個黨派要調適回應,政府更要聆聽人民的聲音和訴求,梁振英主動評價年輕人參選,表示肯定,是積極而正確的取態。

昨日,內地《環球時報》社評評論這次區議會選舉,對「傘兵」和年輕人在選舉中的因素和作用,有較多貶意,例如說要讓香港年輕人「面對內地的競争、內地的情緒,他們要認真處理同內地的關係,而不是擁有向內地無限單方面發泄不滿的奢侈權利」;梁振英對於「傘兵」當選,說香港是多元化社會,「就是希望民主選舉的結果能夠反映和代表香港這個多元化的一個現實」。梁振英的評論更切合香港實際,期望有了正確認知,對選舉衍生出來的相關情况和問題,政府都會有恰當應對和處理。

梁振英提出探詢和邀請當選或落選年輕人參加諮詢架構的工作,首先,期望這是對這類年輕人全面開放,而非僅限於代表建制黨派出征的年輕人,若把這次吸納操作成為另一次近親繁殖,只會加深政府與年輕一代的鴻溝,進一步撕裂社會,而非真箇吸納新一代與政府一起為社會做好服務;其次,政府不宜停留在舊思維,認為吸納異見人士加入諮詢架構旨在招安和消音,而是要認真體待年輕人提出的意見和訴求,對合理部分予以恰當重視。

佔領運動之後,各方面認識到政府的青年政策和青年工作有不足之處,親北京陣營和一些人則擺出一副家長式訓斥教導姿態,對年輕人語多批評,他們一些說法,只要熟識香港情况,都會認為箇中存在誤解甚至偏見,若據此制訂政策,只會使年輕人對特區政府更不滿、對國家更疏離。梁振英提出吸納年輕人到諮詢架構工作,明顯與過去一些說法和做法不同,期望這是政策回歸正確軌道的開始,日後對話溝通回復主導,使裂解的社會逐步癒合。一切都由擺正青年政策和工作開始。

諮詢架構乃練兵平台
可視為政治人才搖籃
至於獲政府探詢或邀請的年輕人,應該積極回應,特別是對政府持批判取向的一群,更應該把握機會。今次參選的「傘兵」,無論是當選或落選,前提是他們都想透過民主選舉加入議會,目的為帶來改變,雖然諮詢架構的性質和功能與區議會不一樣,但是年輕一代的聲音和訴求仍然可以透過這個渠道在體制內反映出來。在政治上,除非只想在體制外以「革命」手段改朝換代,否則,透過體制運作逐步推進事態發展,仍然是文明社會的正常選擇。

另外,未來屬於年輕一代,他們若干年後肯定成為社會的主力,起着主導作用,雖然屆時他們已經成為壯年或老年人了。指出這一點,只為說明年輕一代在當今社會,是衆多持份者之一,社會組成既然多元化,就涉及多元利益,若向那一方傾斜,社會就會失衡而產生諸多問題。只要年輕人參與諮詢架構工作,就會體認不應偏執,需要顧及執中平衡的重要。指出這一點,絕無要年輕一代認命之意,只是點出妥協的重要,舉世政治家都是妥協高手,他們透過妥協取得權力,實現自己的主張與理想。今次梁振英釋出的信息,若解讀為培養政治人才,為香港政壇注入新動力,則其意義更逾乎吸納年輕一代加入諮詢架構工作,而是有更深層考慮。因此,應該好好把握。

editorial
文章: 18893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李海田會員主論-香港政情 : 內地人員在港執法催毀香港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1月 26, 2015 10:16 am

香港政治生態正在改變

改變是正常規律現象。擲一塊石頭落水自然引發水花四濺,在汽油旁劃一根火柴自然會點燃引發大火。引發香港政治生態改變有幾個原因。一是北京濫用國內高壓管治手段強加於香港的一制。二是香港管治無方。三是貧富太懸殊。四是高樓價高租金。五是新生一代無出路。社會深層次矛盾到了臨界點自會有所反彈,雨傘運動不會無緣無故爆發。

社會不斷在變,跟不上潮流自然會被淘汰。建制派和泛民議員跟十八年前都沒有改變,保皇的建制派還是一如既往繼續做盲目的保駕護航。泛民議員亦非常的被動為反對而反對,一貫如是。搞了幾十年的民主運動,毫無寸進,且倒退了。恕筆者直言,全都是不懂政治的人在搞政治。故此北京應該放心,實在不必對香港加壓和收緊管治,老一輩的泛民幾十年都不成氣候,讓他們自然淘汰好了。

新生一代參政是好事,新思維新作風,自有一番新景象。這只是一個一馬拉松長跑賽的起步,還要看新生一代的耐力和往後的表現。

筆者祝愿他們成功。

李海田
26-11-2015
最後由 editorial 於 週四 11月 26, 2015 2:1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editorial, SharaFime 和 15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