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12月 12, 2017 8:40 am

雙開74天 孫政才立案查受賄 重慶市委原書記 罪名遠少於中紀委報告
989.jpg
989.jpg (34.08 KiB) 已瀏覽 4634 次

重慶市委原書記孫政才(圖),日前被最高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資料圖片)

中央政治局原委員、重慶市委原書記孫政才落馬第140天、被「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74日之後,最高檢察院經審查決定,對孫政才以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檢方披露的孫政才涉案罪名,比此前中紀委審查報告所指稱罪狀少很多,目前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7月出席全國金融會議被帶走

最高檢察院昨日發布消息稱,經審查決定,依法對孫政才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今年7月24日,中紀委宣布孫政才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當時有知情人士對本報稱,孫政才在北京出席7月15至16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時,被中紀委人員帶走調查。其時中央電視台的畫面顯示,會議上除了外訪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和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外,其他所有中央政治局委員都有出席,獨缺孫政才。知情人士稱,孫政才是在出席會議期間被帶走調查,他在座的畫面已被剪掉。

曾為最年輕部長 被視接班人選

孫政才現年54歲,山東榮成人,擁有農學博士學位;1997年,他從北京市農林科學院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院長任上調任當時的北京市順義縣委副書記並走上仕途。2002至2006年,孫政才擔任北京市委常委、秘書長,先後是北京前市委書記賈慶林和劉淇的「大管家」。2006年,時年43歲的孫政才經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推薦,擔任農業部長,是當時最年輕的部長。十八大後,孫政才由吉林書記調任重慶書記,被視為中共接班梯隊的人選之一。

孫政才7月落馬後,9月29日,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中紀委《關於孫政才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決定開除孫政才黨籍和公職,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中紀委審查報告稱,7月14日,中央決定將孫政才調離重慶市委書記崗位,由中紀委對其紀律審查、開展組織談話。7月24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由中央紀委對孫政才立案審查。當時新華社引述審查報告指稱,孫政才「嚴重踐踏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毫無理想信念」,當晚再發文更正,將「嚴重踐踏」改為較緩和的「嚴重違反」,而「毫無理想信念」的政治定性,也改成「動搖理想信念」。

中紀委稱濫權慵懶 搞權色交易

經更正的報告指稱,孫政才動搖理想信念,背棄黨的宗旨,喪失政治立場,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嚴重違反「中央8項規定」和群眾紀律,講排場、搞特權;嚴重違反組織紀律,選人用人唯親唯利,泄露組織秘密;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巨額利益,收受貴重禮品;嚴重違反工作紀律,官僚主義嚴重,慵懶無為;嚴重違反生活紀律,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審查中還發現孫政才其他涉嫌犯罪線索。

然而,最高檢察院昨日公布孫政才涉及的罪名,則只有受賄罪。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月 13, 2018 8:29 am

河南平頂山原政法委書記李永勝在鄭州跳樓自殺
2017-11-08 23:55

今日,從多個管道瞭解到,原河南省平頂山市政法委書記李某某今年9月在鄭州跳樓自殺。河南省、平頂山市等政府官網公開資料顯示:李某某曾任河南省平頂山市副市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人大副主任等職。
t01ca6473bc5978e00b.webp.jpg
t01ca6473bc5978e00b.webp.jpg (81.51 KiB) 已瀏覽 4602 次

平頂山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李永勝在鄉鎮檢查技防設施建設
t01fe67d31616453617.webp.jpg
t01fe67d31616453617.webp.jpg (111.14 KiB) 已瀏覽 4602 次

平頂山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李永勝慰問基層巡防隊員
公開資料顯示--

李永勝,男,漢族,祖籍河南杞縣,1955年12月出生,1971年11月參加工作,1983年5月入黨,經濟學研究生學歷。
1971年11月至1975年8月,李永勝在河南省杞縣葛崗公社、縣委辦公室、杞縣第一化肥廠等單位工作; 1975年8月至1978年9月,其在鄭州工學院化學工程系學習;1978後9月至1984年1月,李永勝在原開封地區計委、環保辦、煤化局等單位工作。
1984年1月至1991年6月,李永勝在開封市化工局工作,歷任技術員、助理工程師、副科長、科長;1991年6月至1993年12月,李永勝任河南省通許縣人民政府副縣長、開封市化工局局長助理。

1993年12月至1998年5月,李永勝任開封市經貿委副主任;1998年5月至2001年7月,李永勝任開封市郊區區委副書記、區長;2001年7月至2003年8月,李永勝任開封市郊區區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開封市八屆市委委員。

2003年8月,李永勝任平頂山市副市長、黨組成員;2006年12月,李永勝任平頂山市市委常委、副市長 黨組成員;2008年9月,李永勝任平頂山市市委常委 政法委書記;2012年9月,其任平頂山市市委常委、紀委書記。2015年2月,不再擔任市委常委、紀委書記。
2015年1月,李永勝當選為平頂山市第十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任。2016年8月,平頂山市第十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勝,因年齡原因,請求辭去平頂山市第十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任職務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1月 13, 2018 8:39 am

十九大後首個獲刑大老虎“一夜白頭”
52分鐘前
原標題:十九大後首個獲刑大老虎,3處不一般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落馬660天後,1月12日,“一夜白頭”的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原市委書記李嘉終於站到審判席上,因受賄2058萬餘元一審獲刑13年。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這名年僅53歲的副省級高官從開庭受審,到公開宣判,僅用43天,是十九大後首個獲刑的大老虎。

而且,作為4只“華南虎”中受賄金額最小、刑期最短的,他還與侄子一起貪腐,屬近年來的頭一個。
1.webp.jpg
1.webp.jpg (189.99 KiB) 已瀏覽 4601 次

(李嘉案宣判)

從落馬到雙開,他耗時350天

2017年9月25日,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原市長黃興國,因受賄4003萬餘元,被石家莊中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2年。此後108天裏,再無省部級及以上落馬高官獲刑,直至李嘉案塵埃落定。

作為十九大後首個受審,且首個獲刑的大老虎,李嘉從落馬到雙開,再到司法審判,經過了漫長的660天。當然,他並非耗時最長的:2015年1月16日就已倒下的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2015年10月7日開始接受組織調查的福建原省長蘇樹林,仍未過堂受審。

看法新聞記者發現,李嘉案雖然在紀律審查階段用時較長,但進入司法審判階段後,明顯提速。
2.webp.jpg
2.webp.jpg (118.81 KiB) 已瀏覽 4601 次

具體來說,2016年3月23日落馬,時隔350天後,2017年3月8日,李嘉被雙開的消息終獲公開。移送司法7個月後,去年10月底,此人被提起公訴。開庭是在2017年11月30日,僅隔43天後,該案就一審宣判。

綜上可見,紀檢監察部門用較長時間查清了李嘉的違紀問題,從一定程度上有利於審理階段加快進程。

43天是個什麼概念?在至今已經獲刑的90多只大老虎中,從開庭審理到公開宣判不足一月的共有8人。他們分別是王瑉(14天)、周永康(19天)、王保安(20天)、童名謙(24天)、蘇榮(25天)、李成雲(26天)、令計畫(27天)、白雪山(28天)。

還有一個小細節值得關注:十八大後落馬的廣東省部級及以上幹部共有4人,李嘉的受賄金額最小、刑期最短。其餘3人貪腐情況如下: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受賄1.413億、9104萬來源不明,被判處死緩;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受賄1.1億,獲無期徒刑;原副省長劉志庚9817萬,獲無期徒刑。

與侄子同貪腐,他是第一人

漳州中院的判決顯示,此人自2001年就已經開始貪腐,直至2016年落馬。他利用梅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珠海市委書記、省委常委等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攬、專案選址、職務調整等方面,直接或者通過其侄子李林等人,非法收受2058萬餘元。

看法新聞記者曾梳理被檢方或者法院公開姓名的大老虎同謀者,發現19人中有妻子參與的,達到15個,占79%。有兒女參與的,共有9人,占47%。

此外,還有部分大老虎的案子涉及到弟弟、父親和小舅子等。唯獨不見侄子,由此,通過侄子收錢,李嘉是十八大以來落馬大老虎中的第一個。

3.webp.jpg
3.webp.jpg (251.15 KiB) 已瀏覽 4601 次

李林是何許人也?有媒體曾探訪李嘉的老家——湖南湘陰,發現李林正是其大哥李贊香的兒子。這個侄子一直在廣州做生意,在廣州某商會當會長,常常打著叔叔的牌子在外活動,開豪車,賺了不少錢。

李嘉被查當天,李林也在長沙被抓。熟悉李林的人說:李嘉落馬,李林“幫了忙”。而叔侄同腐背後是李嘉的成長史:其曾兩次高考失利,父親原本想送他去學木匠,但在大哥李贊香的接濟下,他終於考上了大學,也就為日後平步升至副部級奠定了基礎。

必須要指出的是,李嘉不僅犯受賄罪,即違法,還存在嚴重違紀行為。在雙開通報中,此人被指結黨營私、拉幫結派,進行非組織活動,搞權色交易、錢色交易等等。

而且他還篡改本人檔案並向組織提供虛假說明。新疆首虎栗智、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都曾幹過此事,後者更因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全面造假,而獲稱“五假副部”
在中共的步步進逼下,香港前景越趨嚴峻,故捍衞香港核心價值的人士更需要團結,同時,亦都要時常小心提防中共的統戰。
毛澤東曾說統戰是中共在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之一。而統戰的核心原則,就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亦即是要先找出「最大矛盾」(即敵人),將之標籤、孤立。同時,透過籠絡與分化,聯合所有其他人,尤其是與這一小撮人理念最接近的同路人,「提醒」他們要與這一小撮「激進」人士劃清界線,甚至令他們以為這一小撮人被攻擊是罪有應得。這樣,那一小撮人被邊緣化後,便很容易會被消滅。然後,中共就會對付「次矛盾」。如是者,所有與共產黨意見相左的人士和團體都會逐步被消滅,剩下一言堂。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一 1月 15, 2018 4:26 pm

中紀委釋放反腐新動向,今年要嚴查這6類人
人民日報 今天09:34
t0157a7236eea1dee94.webp.jpg
t0157a7236eea1dee94.webp.jpg (132.6 KiB) 已瀏覽 4600 次

13日,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公報出爐,在貫徹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從嚴治黨的諸多新部署、新思路備受關注。

  觀察會議公報,諸如清除“兩面人、兩面派”,問責“表態多、行動少”,聚焦“不收斂、不收手”等等,今年中國反腐,這幾類人群已是中央紀委點名的重點目標。

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會議現場。
  第一類:兩面人、兩面派
  根據公報,這次會議對今年的反腐工作列出8個方面部署,其中,第一條就強調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首位,“堅決清除對黨不忠誠不老實、陽奉陰違的兩面人、兩面派。”
  反對和清除“兩面人、兩面派”,這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中央會議中。近半年來,從十九大報告,到中央政治局會議再到中紀委全會,提及從嚴治黨,“兩面人、兩面派”都被重點點名。
  “從嚴治黨,黨的政治建設是基礎和前提。有些黨員幹部,臺上一套,台下一套,說一套,做一套,對上一套,對下一套,政治上陽奉陰違,工作上弄虛作假,這些人嚴重損害了共產黨隊伍的純潔性和先進性。”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張希賢表示。
  對於“兩面人”,2015年3月,中紀委網站曾以“千萬不能跟黨裝兩面人 耍兩面派”為題,刊發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案件警示錄。
  文章稱,“口言善,身行惡,國之妖也。”這種“兩面人”的行徑,背離了從政道德,衝擊了社會價值觀,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影響極壞,教訓深刻。

  第二類: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
  整飭作風,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這是十八大以來中共從嚴治黨的重要著力點。
  在轉變作風方面,這次中紀委全會特別提到了關注“四風”問題新表現新動向,在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上下更大功夫,“對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嚴肅問責”。
  對於這裏“調門高”“落實少”的表述,記者發現,就在不久前,2017年12月26日出版的《人民日報》曾專門就這一“四風”新表現發表評論文章。
  “表面大喊簡政放權,遇到關鍵環節卻不放手;誓言補齊民生短板,該上馬的專案卻遲遲不開工……”
  文章稱,唱高調既顯示了“高姿態”,也貌似有“高水準”,但暴露出的卻是人格的平庸和作風的虛浮,可謂是一種“語言腐敗”。今天的改革發展,更需要唾棄“空談家”,爭當“行動派”“實幹家”。
  “有的幹部口號很響,表態很緊,但就是不幹事,這是近年來幹部隊伍凸顯的新問題,說到底也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分析。

  第三類: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
  今年的反腐工作怎麼幹?這次中紀委全會在會議公報中作了一系列表態,諸如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受賄行賄一起查等等。
  提到重點人群,會議公報中依舊提到了“聚焦黨的十八大以來不收斂、不收手的領導幹部”。
  “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這一表述2015年2月首次出現在中紀委通報中,之後,越來越多的落馬官員查出同一問題,這一群體也成了近兩年中國反腐的重點對象。
  “十八大以來,我們說反腐敗減存量、遏增量,如果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就說明頂風違紀、頂風腐敗的增量還在,這些在全面從嚴治黨背景下仍敢露頭伸手的官員,必須要有除惡務淨的堅決態度。”張希賢說。
  去年11月21日和23日,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遼寧副省長劉強被查的消息接連曝出,當時,中紀委網站就發佈題為《決不給不收斂不收手者留下任何幻想》的文章,文章稱,十九大閉幕不滿一個月,就接連拿下魯煒和劉強,釋放了一個強烈信號:誰不收斂不收手,反腐敗的利劍就會揮向誰!

  第四類: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形成利益集團
  對於今年的反腐敗重點,中紀委全會公報中還提另一個重點查處領域——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形成利益集團的腐敗案件。
  “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形成利益集團”,這一表述中紀委此前也有談及。
  去年10月19日,在十九大期間的記者招待會上,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楊曉渡談及從嚴治黨成效時就提到,“我們堅決剷除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相互交織的利益集團,嚴肅查處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畫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
  “從‘小圈子’、‘山頭主義’,到現在的利益集團,這些政治上變質,經濟上利益輸送的團團夥夥,對黨內政治生態殺傷力巨大,必須嚴懲根除。”張希賢說。


  第五類:審批監管、金融信貸等重點領域腐敗
  除了利益集團,這次中紀委全會還列了今年反腐敗的重點領域:“著力解決選人用人、審批監管、資源開發、金融信貸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腐敗問題”。
  在專家看來,選人用人、審批監管、資源開發、金融信貸,這四個方面是十八大以來腐敗問題的高發領域,中紀委全會特別點名這四個領域,也透露出下一步反腐將有的放矢,更具針對性。
  從現實來看,十八大以來,中共先後派出12輪中央巡視,近300份“問題清單”中,選人用人、工程專案審批、礦產資源開發等等都是高頻出現的問題,而巡視組在金融機構集中發現的問題也備受輿論關注。
  “選人用人關係到黨的政治生態和公信力,審批監管、資源開發、金融信貸則關係到社會經濟發展,也是近年來腐敗問題突出的領域。”竹立家說。

  第六類:基層腐敗,涉黑“保護傘”
  “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
  在這次中紀委全會列出的今年8個重點任務中,“堅決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被單獨列出,會議要求,把懲治基層腐敗同掃黑除惡結合起來,堅決查處涉黑“保護傘”。
  其實,近兩年來,對於“村霸”和宗族惡勢力的整治行動在全國多地展開,這一過程中,剷除基層黑惡勢力背後的“保護傘”,已成為中國基層反腐的重要著力點。
  “在中國縣鄉基層,黑惡勢力背後往往有來自黨政幹部的‘保護傘’,‘保護傘’不除,黑惡勢力就掃不淨,打黑必須反腐。”張希賢說。
  竹立家分析,以反腐和掃黑結合來整治群眾身邊腐敗,說到底是打通全面從嚴治黨的“最後一公里”,讓老百姓享受到反腐紅利。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1月 18, 2018 7:49 pm

中紀委對“只說不做”嚴肅問責深意何在
2018年01月18日 10:52 

  原標題:反“四風”瞄準“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 專家剖析中紀委對“只說不做”嚴肅問責深意何在


  近日發佈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公報指出,“關注‘四風’問題新表現新動向,在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上下更大功夫,對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嚴肅問責”。
  “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此類行為有何危害?又應怎樣遏制此類“四風”問題新動向?《法制日報》記者就此採訪了業內有關專家。
  表態多行動少致大政方針難落實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曾就新華社播發的文章《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新表現值得警惕》作出指示。他指出,文章反映的情況,看似新表現,實則老問題,再次表明“四風”問題具有頑固性反復性。糾正“四風”不能止步,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各地區各部門都要擺擺表現,找找差距,抓住主要矛盾,特別要針對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等突出問題,拿出過硬措施,扎扎實實地改。

  圍繞以上指示,中央紀委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涉及面廣,在很多領域存在,也有很多表現形式。當前全黨全國正在掀起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熱潮,在這個關鍵時期,必須抓住主要矛盾,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等突出問題作為治理重點,綜合施策,以重點問題的突破帶動整體工作推進。

  “這類人的存在表現出一種很浮誇的現象,表面上調門很高,表態很好,但在實際行動中又不能落到實處。其最大的危害就是造成一種虛假的現象,誤導上級領導,讓上級領導看不到其實際的能力。這類人與‘兩面人、兩面派’類似,都是對上一套、對下一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這類人的行為表面上看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表現,實際上造成國家的大政方針無法落到實處。這類人的危害表現在政治、經濟、社會等方方面面。”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廉潔研究與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認為,“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幹部使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受到了較大影響。這些人在表態的時候講得很好,但是實際行動卻不見有什麼具體舉措。許諾好但不去落實,就會耽誤黨和國家的事業,尤其是導致一些非常重要的、事關經濟社會發展的方針政策難以落實。

  “這類人也會誤導領導幹部尤其是高級領導幹部。下級幹部表態多,但是行動特別差,會導致高級領導幹部在判斷問題上出現偏差。比如,可能導致高級領導幹部在選人用人上出現偏差,有的人踏踏實實地幹,但不善於表達、不善於表現自己,就容易讓一些老實人沒有得到很好的對待和提拔。相反,那些阿諛奉承、善於表現的人可能得到任用。這樣就會導致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此外,這類人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了黨和政府的形象以及公信力,如果群眾看到的都是這種‘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領導幹部,就會不再相信政府和國家。”杜治洲說。
  基層幹部群眾意見回饋管道不暢
  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推出的漫畫“[給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畫個像]之一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中提到,“貫徹落實中央重大決策部署表態多調門高,但行動少落實差,虛多實少”“輪流圈閱”“層層轉發”“安排部署”“說一套做一套,我行我素”。
  在談到“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表現時,汪玉凱舉了扶貧的例子。
  “目前,中央提出要精准扶貧,到2020年要把800多個貧困縣摘帽。如果一個地區的領導幹部調門很高、表態很好,但是實際行動少、落實差,那就可能貽誤扶貧大局。有的地方在彙報扶貧工作時可能說得非常好,但是落實不到位。舉個簡單的例子,前幾年搞資訊化精准扶貧系統,這套系統非常好,領導幹部坐在辦公室就能清楚知道貧困戶的家庭狀況、貧困情況,但是在具體工作中還是有些問題存在。這就說明有些領導幹部調子比較高,但實際落實比較差,進而導致現實生活中的不公平不公正。如果這種現象得不到遏制,就會進一步助長這種浮誇、不實的壞作風。”汪玉凱說。

  杜治洲認為,“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表現是多方面的。比如,表面上擁護中央的權威,堅決執行路線方針政策,但最後卻是久拖不決;表態如何發展經濟,但就是不去具體實施;有一點小的成績就誇大、邀功請賞,甚至還搞一些虛假的成績,因為落實少就容易政績做假,甚至還在自己的履歷上做假,說假話、做假事、造假功。

  “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又是怎樣形成的?
  “主要原因是官場風氣不正,所以需要有好的選人用人機制,把一些幹實事、講實話、實事求是的人選拔上來。”汪玉凱說。
  杜治洲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領導幹部的選拔任用體制出了問題。選拔領導幹部主要是上級決定,儘管制度層面將群眾意見和滿意度作為很重要的參考,但在實踐中往往是上級說的比較算數。問題是,上級有時並不是特別瞭解情況,有的上級領導接觸更多的是考察對象的彙報和一些書面材料,而這些都是可以做出來的,真正瞭解情況的基層幹部群眾又沒有辦法把他們的意見表達出來。現在,這種情況儘管有所改善,但意見回饋管道依然不夠暢通。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官場文化中存在不好的現象,就是喜歡聽好話、不喜歡聽批評的聲音。忠言逆耳,這種官場文化的負面因素和人性弱點有關,需要下大力氣解決。”杜治洲說。
  把社會民生作為評價幹部標準
  對於整改“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等突出問題,中央紀委有關負責人曾提出四點意見:
  一是強化理想信念教育。作風問題本質上是黨性問題。要採取多種方式,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加強黨性修養,進一步堅定理想信念,提高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

  二是強化主體責任落實。解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的主體責任在各級黨組織及其主要負責人。
  三是從具體問題抓起。當前重點是要聚焦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准脫貧、污染防治的攻堅戰,保障和改善民生水準等方面工作中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著力整治、抓出成效。
  四是嚴格監督執紀問責。綜合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特別是要充分用好用足“第一種形態”,對熱衷於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黨員幹部及時“紅臉出汗”“咬耳扯袖”,防止小問題造成大影響。對確實構成違紀、需要追究黨紀政紀責任的黨員幹部,運用“第二種形態”或“第三種形態”,該調整崗位的調整崗位,該免職的免職,該處分的處分,既追究直接責任人的責任,又追究有關領導的責任,並點名道姓通報曝光,以嚴肅問責倒逼黨員幹部轉作風改作風。

  “首要就是正官風,建立正確的用人機制,樹立好的用人導向。上級領導要學會識別出‘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的人。考察一個幹部時,不能看他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而且,對於實際做了什麼,也不能僅僅由考察對象自己說,而是靠基層幹部群眾的評價以及社會公眾的評價,進而考察出幹部的民生指數是多少。群眾的生活狀況是否得到改善、醫療社保民生服務是否有保障,這些都可以作為評價一個領導幹部時要考慮的問題。”汪玉凱說。

  杜治洲認為,要對黨員幹部進行理想信念教育,黨員幹部要講紀律、講規矩。要加強黨員幹部的監督,完善黨外監督和黨內監督以及群眾監督,並且要深化和完善問責制,讓領導幹部不敢犯此類錯誤。同時,要建立一系列體系機制,讓領導幹部不能說假話、不幹實事。比如,用大數據來監控與評估,讓領導幹部不敢欺上瞞下,使其表態和實際行動相匹配。

  “上級領導還要克服官僚主義。有些上級領導幹部喜歡聽好聽的,喜歡聽吹捧。這些官僚主義作風如果不加以遏制,就很容易看錯人。上級領導幹部應該從具體實際工作中去考察一個領導幹部。”汪玉凱說。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一 1月 22, 2018 12:58 pm

仨落馬副省長都曾從商 郭伯雄之子曾對一人說“咱有槍有權”
央視新聞 2018-01-20 19:49
t01243bd486c110ec43.webp.jpg
t01243bd486c110ec43.webp.jpg (84.02 KiB) 已瀏覽 4583 次

央視網消息:2018年1月17日,據中紀委網站通報,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這是2018年的第三虎,是十九大後的第六虎。

在江西政府網公示的李貽煌的簡歷得知,1982年畢業於東北工學院後,李貽煌在貴溪冶煉廠開始了自己的工作生涯,歷任副廠長、廠長等職,隨後於2001年進入江西銅業集團公司,歷任黨委委員、黨委副書記,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長,江西銅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直到2011年升任鷹潭市市委常委,步入仕途,是典型的“由商入仕”的官員。

巧的是,和李貽煌類似,十九大之後落馬的其他三位副省長——河北省原副省長張傑輝、遼寧省原副省長劉強和山東省原副省長季緗綺都曾有在企業任職的經歷。
季緗綺2013年擔任副省長之前,曾深耕山東商業系統,擔任山東商業集團董事長十多年。當時,在山東,所有城市的核心地段都能看到魯商的影子。對於老百姓來說,那時的山東,在各大商場裏刷購物卡消費,是一種身份的象徵,大概也只有刷購物卡的人,才能買得起那裏昂貴的商品。“八項規定”之後,銀座發購物卡的模式迅速受到打擊。季緗綺擔任副省長以後,魯商集團經濟上經營不善,政治上開始被清理。2015年底,山東省委巡視組巡視魯商集團,巡視組在回饋意見中直指“靠商吃商”、以權謀私、違規違紀問題仍有發生。2016年7月,季緗綺的老部下、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薑升顯落馬,所以季緗綺隨後落馬,也是情理之中。

同季緗綺一樣,違紀違法行為發生在擔任國企一把手期間的還有甘肅省原副省長虞海燕以及山西省副省長任潤厚。
公開履歷顯示,虞海燕1982年畢業後先後在新疆鋼鐵公司、酒泉鋼鐵公司工作。2002年41歲時,出任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其前後在酒鋼工作了約20年。據央視專題片《巡視利劍》報導,2014年中央巡視組對甘肅省開展巡視時,虞海燕時任甘肅省委常委、蘭州市委書記。當時,巡視組“接到了不少對他在酒鋼任職期間的問題舉報,巡視結束後,中央紀委對巡視移交問題線索展開調查。”嘉峪關市人社局一名退休幹部回憶,大約1999年前後,郭正鋼到嘉峪關、敦煌一帶遊玩,時任酒鋼總經理助理的虞海燕“盡地主之誼”,招待得頗為盡心盡力,“大約就是那時候,兩人有了聯繫”。酒鋼一名退休班子成員幹部回憶,郭伯雄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期間,有一次郭正鋼故地重遊,時任酒鋼董事長虞海燕組織高規格接待,席間郭曾向虞言道,“你不要怕,儘管幹,咱們有槍有權又有錢。”
任潤厚的貪腐時間為2001年至2013年,任潤厚利用擔任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山西潞安環保能源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山西副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請托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以及向下屬單位有關人員和具有行政管理關係的被管理單位索要財物、要求報銷個人費用,共計人民幣223多萬。

古話說得好,“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由商入仕”的人才流轉方式,有利於讓政府吸收市場和企業做法,吸收企業家精神的養分。只不過,權力、財富之間必須清清白白。只要權力制約和監督機制比較完善,能在其間構建一道“防火牆”,這樣的流動和迴圈,才能大有裨益。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2月 24, 2018 8:10 am

這位國慶假期落馬的省長 有一個特殊罪名
2018年02月23日 19:48 

  原標題:國慶假期落馬的省長,有個特殊罪名

 
  2月23日,春節上班第二天,有重磅。

  來自最高檢的消息,福建省委原副書記、福建省人民政府原省長蘇樹林,司法部原黨組成員、政治部原主任盧恩光,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裁王銀成被提起公訴。

  都是老虎。
  三個人中,最早落馬的,是福建省原省長蘇樹林,他也是十八大後首位在任上落馬的省級政府一把手。

  22年前開始收錢
  2015年9月24日至26日,時任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到福建調研,他離開福建11天後,中央紀委發佈消息——“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2015年10月7日,在國慶假期最後一天,蘇樹林落馬。從落馬到被公訴,如今,已經2年多。
  根據官方消息,蘇樹林主要涉嫌兩個罪名——受賄罪和國有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起訴指控稱:

  被告人蘇樹林利用擔任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助理、副局長,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共遼寧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省人民政府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者利用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

  蘇樹林在擔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收購油田專案過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第一個罪名是“受賄罪”。從這個指控推算,蘇樹林收錢早自22年前就已開始。

  檢方認為,蘇樹林(1962年3月生)收錢的第一個職位是“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助理”,根據簡歷,蘇樹林是山東東阿人,1983年畢業於大慶石油學院勘探系石油地質專業,後在大慶石油管理局工作,1996年3月,34歲的蘇樹林開始擔任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助理。
  “其實我媽對我要求挺嚴的。1994年,我剛當廠長的時候,她就跟我說,她說你當官了,要乾乾淨淨、清清白白,掙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裏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時候,她又跟我說起了1994年她跟我說的那段話。那時候因為這個中央在抓反腐敗,已經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求我要注意。正好20年,無言以對。”
1.jpg
1.jpg (14.46 KiB) 已瀏覽 4534 次

  在《巡視利劍》中,蘇樹林悔恨不已。看完最高檢的公訴消息,再看這段話,被叮囑兩年後,蘇樹林就忘了母親的話,開始收錢。
  身為中央委員 “私欲膨脹,膽大妄為”

  政知君之前提到過,2015年落馬的老虎中,有3人還沒過堂,除了蘇樹林,還有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和證監會原副主席姚剛。
  在2017年2月和8月,馬建和姚剛先後被最高檢立案偵查,目前進展最快的是蘇樹林,蘇樹林2015年10月落馬,2017年7月被雙開,2017年7月18日被最高檢立案偵查,今年2月被公訴。

  一個細節是,與被立案偵查時相比,今年2月被公訴的蘇樹林,涉嫌的罪名除受賄罪外,還多了“國有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
  這一點在“雙開”通報中已有體現。2017年7月4日,蘇樹林被“雙開”,通報中有兩處涉及“濫用職權”:
  為了個人目的,置國家利益於不顧,無視組織原則,肆無忌憚地濫用職權、違規決策,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涉嫌濫用職權犯罪。

  “國有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這個罪名在落馬老虎中並不常見。

  刑法第168條規定了“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
  國有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由於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檢的消息中,檢方認為,蘇樹林在收購油田專案過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蔣潔敏和陳川平
  據政知君觀察,已經判刑的老虎中,至少有2個“老虎”曾涉嫌這個罪名——一個是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一個是太原市委原書記陳川平。

  不過,兩人的罪名細節有所不同,具體表述為“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
  和蘇樹林一樣,蔣潔敏也是十八屆中央委員。
  蔣潔敏在任國資委主任前,曾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中國石油集團董事長等。2015年10月,他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獲刑16年。
2.jpg
2.jpg (35.33 KiB) 已瀏覽 4534 次

  法院認為,他收錢共計人民幣1403.9073萬元,此外“2004年至2008年,蔣潔敏在周永康指使或授意下,違反規定,為他人開展經營活動提供幫助,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陳川平案在2016年12月一審宣判,他因受賄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獲刑六年半。
3.jpg
3.jpg (19.39 KiB) 已瀏覽 4534 次

  法院認為,陳川平除受賄91萬外,還造成國有資產損失折合人民幣約9.07億元:
  “2005年5月至2007年11月,陳川平在擔任太原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兼太原鋼鐵(集團)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期間,違規擅自決定並直接指揮子公司太鋼進出口(香港)有限公司在境外進行大量期貨交易,造成國有資產損失折合人民幣約9.07億元。”
  這裏補充一點,國有企業和國有公司的不同。

  國有公司細分有國有獨資、全資、控股、參股公司等形式,不論哪種都要按照公司法註冊,遵循公司法。而國有企業又稱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遵循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法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3月 14, 2018 6:23 am

會上被帶走的廳官
昨天07:28
  原標題:會上被帶走的廳官
221.webp.jpg
221.webp.jpg (63.11 KiB) 已瀏覽 4494 次

  3月12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發《安徽:機動式巡視顯威力 18名廳處級幹部被審查 》,講述安徽機動式巡視情況。

  該文稱,2017年3月,十屆安徽省委展開首輪巡視,安徽出版集團被列為兩家機動式巡視單位之一。3月20日下午,在該集團召開機動式巡視見面會時,安徽省紀委工作人員將該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亞非帶離,並於當日對外公佈王亞非接受組織審查,形成了強大震懾。

  也就是說,王亞非是在機動式巡視見面會上被帶走並接受組織調查的。

  公開履歷顯示,王亞非出生於1955年4月,他曾在安徽省外貿諮詢公司、安徽省技術進出口公司、安徽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等單位工作。
  2003年,他出任安徽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副廳長,1年後任安徽省商務廳副廳長。2005年其職務再次變動,擔任安徽出版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2015年8月,因年齡原因他卸任該職。

  王亞非還曾是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去年6月代表資格被終止。
  去年8月王亞非被“雙開”。他被指毫無黨性原則和組織觀念,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長期搞迷信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建設、出入高檔會所,違規公款發放拜年紅包;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問題和報告個人有關情況;違反廉潔紀律,收受禮金、購物卡,違規兼職取酬、濫發津補貼,違規在單位報銷個人費用;違反工作紀律,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和第一責任人職責缺位,造成惡劣影響;違反“三重一大”決策制度,個人決定大額度資金使用;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安徽省紀委通報稱其集政治上蛻變、經濟上貪婪、生活上腐化於一身,把江湖義氣帶到組織生活,搞“小圈子”和“一言堂”,借公權謀私利,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並涉嫌違法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破壞了所在單位的政治生態。

  今年3月9日,王亞非因涉嫌受賄、挪用公款被宿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
  檢察機關指控,1992年至2017年間,王亞非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現金、購物卡、公司股份、金手鏈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522.3045萬元、美元4.75萬、金條400克,為他人在業務承攬、資產重組、職務提拔等方面謀取利益。
  此外,2001年至2013年,王亞非利用職務之便,個人決定將單位公款供給其他個人使用或者以單位名義供給其他單位使用,謀取個人利益,合計挪用公款8150萬元歸個人使用,進行營利活動。

  也就是說,王亞非邊升邊腐了23年,卸任後仍不收手,最終倒在了機動式巡視上。
  上述文章稱,安徽開展機動式巡視,突出機動靈活特點,打破巡視輪次和時間限制,瞄準巡視整改不到位、群眾反映依然強烈,特別是對“關鍵少數”反映比較集中的單位和部門,出其不意,聚焦問題,深挖線索快速發力。一年多來,機動式巡視威力和“再震懾”效應多次凸顯,充分發揮了反腐巡警、尖兵作用。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在此之前,中紀委也曾披露官員在會場被帶走的情形。
  去年6月,《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了廣西北海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原局長陳全彪的被查經過。
  2016年4月26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紀委在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召開全體幹部警示教育大會。

  當全體人員坐好後,市紀委工作人員宣佈,陳全彪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會場頓時鴉雀無聲,陳全彪雙眼充滿恐懼,臉色發白,全身發抖,被執紀人員從會場帶走。

  事後,陳全彪坦言:“那一刻太出乎我意料了,頓時感覺靈魂都已經不在了,大腦一片空白,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幕,會場下都是我領導的人啊!一下子打亂了預先的防調查心理準備。”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六 3月 24, 2018 5:27 pm

兩會之後“第一虎”落馬 曾是一方主政大員
2018年03月23日 20:23 

  原標題:兩會之後“第一虎”落馬,曾是一方主政大員

  3月23日下午4時許,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網站發佈了一則堪稱“重量級”的反腐資訊:黑龍江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黨委副書記韓冬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111.jpg
111.jpg (23.9 KiB) 已瀏覽 4463 次

  這起案件有著兩重標誌性的意義,首先,韓冬炎是今年全國兩會閉幕之後第一個落馬的正廳級官員,堪稱會後“第一虎”。與此同時,韓冬炎也是黑龍江省監察委成立之後被查的第二名廳官。此時,離黑龍江省林業廳長楊國亭的落馬,才過去了一個多月,韓冬炎此時被查,象徵著黑龍江省監委在成立之後已經具備了相當成熟的反腐能力,足以在兩個月裏,接連將兩名涉嫌違紀違法的廳級官員“挑落馬下”。

  這次韓冬炎以黑龍江省國資委主任的身份被查,距離他任職這一崗位只過去了兩年多。根據目前官方披露的資訊,韓冬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顯然不小,但他的問題到底是出在國資委主任的任上,還是出在之前的任職經歷中,依然有待進一步查清。
222.jpg
222.jpg (26.94 KiB) 已瀏覽 4463 次

正在接受採訪的韓冬炎
  事實上,在擔任黑龍江省國資委主任之前,韓冬炎曾經擔任過名副其實的“地方大員”,曾是黑龍江省一座地級市的“一把手”,這座城市就是齊齊哈爾。

  大多數中國人都應該聽說過齊齊哈爾的大名,這座城市雖然地處邊陲,卻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同時也是黑龍江省的第二大城市。齊齊哈爾是黑龍江省西部地區政治、經濟、科技、文化教育、醫療、商貿和交通的中心,輻射黑龍江省西部、吉林省西部以及內蒙北部。轄7區8縣,代管縣級訥河市。總面積4.23萬平方公里,人口549.39萬,有著800多年的建城史和255年的黑龍江省會史。
  這次落馬的韓冬炎,是在2010年到齊齊哈爾任職的,此前,他已經是一名正廳級官員,擔任黑龍江省政府副秘書長。這一年,他來到齊齊哈爾擔任市委副書記,並很快升任市長。2012年,他被正式任命為齊齊哈爾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成為了這座名城的主政官員。

  而韓冬炎的早期仕途,則與石油系統密切相關。1982年,韓冬炎在中學畢業之後,便進入了大慶石油學院鑽井工程專業學習,並在取得學位後成為了大慶石油管理局井下作業公司修井二隊實習員。此後,他在石油系統內一路升遷,十年不到,就當上了大慶石油管理局井下作業一分公司黨委書記兼經理。

  1993年,韓冬炎轉到地方任職,但任職的地方依然與石油密切相關,那就是大慶油田所在的大慶市政府。他先是擔任了五年的大慶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之後又先後擔任大慶市委副秘書長、秘書長、副市長,之後到省政府任職。可以說他職業生涯的一大半,都是在大慶的油田上度過的。

  韓冬炎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在哪里開始腐化的?這個問題的答案,依然有待當地紀委監委進一步調查。對於韓冬炎這個兩會之後的“第一虎”,“海運倉內參”(id:hycplb)還將持續關注。

editorial
文章: 1884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內憂外患兩者孰輕孰重? /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 P19

文章editorial » 週二 3月 27, 2018 11:34 am

女廳官要在北京給兒子買別墅 找開發商要了800萬
2018年03月26日 23:17 

  
  女廳官要錢辦事,先後11次向開發商索要千萬餘元。
  這名女廳官,即新疆自治區民政廳原黨組書記、副廳長莫涓,她於2016年12月因貪污、受賄領刑16年。她被指2003年至2012年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新疆一家房產公司董事長關某在承攬專案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後11次索要或者非法收受關某財物合計1307.73萬元。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今日發現,莫涓索賄細節經裁判文書網披露,開發商關小偉因犯單位行賄罪領刑1年。
  法院認為,這一千多萬中,有587萬是關小偉給予莫涓的好處費,莫涓為其所在單位招投標提供幫助,這一行為構成單位行賄罪,其他經莫涓索要,但是沒有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不構成行賄罪。
  索要800萬在京給兒子買別墅
  按照莫涓的說法,2010年她在北京看上一套別墅,2011年下半年要求關小偉籌措800多萬元,關小偉同意了,並用自己的身份證辦了一張交通銀行卡給她,承諾把錢打在這張卡上。隨後,2012年1月、3月、4月,關小偉分四筆給莫涓打了848萬。
  打錢的過程頗為曲折,第一筆48萬打完後,關小偉曾請求莫涓打電話催結工程款,莫涓打電話後,關小偉很快又打了300萬。而莫涓則因交房款期限將到,打電話催關小偉再打400萬。

  “關小偉雖然很為難,但在4月份關小偉給我打了400萬元。”莫涓在證言中說。
  根據關小偉的供述,2009年,他想承攬自治區民政廳爐院街康復中心綜合樓工程,掛靠在新疆建工集團,去找莫涓幫忙招投標,並向其承諾按利潤的6%給其好處費。2011年10月在莫家,他被問及工程進展,利潤情況,並被莫涓告知自己的兒子李某想買套房子。也就是這套別墅是莫涓的兒子看上的。

  “後面400萬元,是我之前答應莫某籌措的800多萬元,是想跟莫某拉好關係,得到更多的工程。”關小偉說。
  給兒子換了福特翼虎再換別克昂克雷
  在關小偉的裁判文書中,莫涓的兒子李某多次出現。
  不僅是買房,莫涓還兩次因為兒子家要換車找到關小偉,在關小偉同意幫忙處理舊車的情況下,收錢卻不給車。
  關小偉供述說,2010年5、6月份的一天,莫涓打電話叫他去她家,說她兒子李某開的福特翼虎車小了點,想讓他給換大一點的車,他同意了,表示要將李某的舊車折抵給建材商,在建築行業裏拿舊車抵建材款很普遍。隨後,他聯繫李某,稱說好建材商將車折抵50萬,並將50萬匯給李某,但最終李某沒將車開過來,還說已將車賣掉了。

  “2010年年初,我想換一輛大點的別克車,就給我母親說了,她說她來想辦法。”李某的證言證實收了50萬沒給車,“2010年我以21萬元的價格將車賣了。”
  這樣的事情,四年後又發生了一次。李某的妻子劉某證言稱,“2014年我想換輛車,和李某商量,決定將我家現有的別克昂克雷轎車交給關小偉處理,我把資料掃描後發給關小偉,他說他想辦法,大約在8月下旬,他給我的中國銀行卡上打了65萬元。後來車也沒有給他。”
  莫涓證實,這一事情的背景是,為關小偉在承攬自治區民政廳工程專案謀取利益。收錢後,“決定不將別克昂克雷車給關小偉”。
  索要了500克的金條卻沒辦答應的事兒
  裁判文書的內容顯示,莫涓也不只是給兒子謀利益。
  檢察機關指控,2012年1月,被告人關小偉欲利用莫某擔任自治區民政廳黨組書記的職務便利,辦理土地轉換事宜,莫某向其索要金條一塊,價值人民幣170000元。
  關小偉說,2012年春節,莫涓提出讓我給她準備500克的金條,說是要幫我跑新疆金秋灣老年社會福利園周邊商業開發的手續要用,並說是給烏魯木齊市的有關領導。我花了170000 元,買了500克的金條給她。後來這事也沒有辦成。
  莫涓承認索要500克金條一塊,也承認實際並未去辦理請托事項。不過,在莫涓的關照和支持下,2013年上半年,關小偉承攬了自治區民政廳老年活動中心工程專案。

  緊接著,2014年12月,莫涓又讓關小偉裝修其在爐院街的高層住宅,並由關小偉支付240000元裝修款給裝修公司。
  按照莫涓的說法,2014年年底,民政廳在爐院街康復中心家屬樓給她分了一套房子,大概170平米到180平米,19樓。“有一次關小偉來我家,我說我在爐院街分了一套房子,你幫我裝修一下,關小偉說沒問題。“
  後來關小偉找了一家裝修公司,合同約定裝修費40萬元,他給裝修公司預付了20多萬元。裁判文書還透露,這份裝修合同,由莫涓的愛人李某某與裝修公司簽訂。

  最後多說一句,根據莫涓的判決內容,她可不是只收受關小偉的錢財。據公訴人指控,2008年至2015年,莫涓利用擔任自治區民政廳黨組書記的職務便利,為王某等11家公司或個人在承攬新疆民政系統相關工程專案、工作調動等方面謀取利益,少則收取“好處費”幾萬元,多則400餘萬元。

  法院認定,莫涓在職期間貪污公款59.5萬餘元,收受他人賄賂3387.5萬餘元,鑒於其歸案後能夠主動交代組織上尚不掌握的大部分收受賄賂犯罪事實和全部貪污犯罪事實,依法應認定為坦白,並能檢舉他人犯罪,具有立功表現,認罪態度較好,有悔罪表現。最後領刑期16年。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SharaFime 和 3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