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斯諾登是英雄 是愛國者 不是叛國者 P6( 普京奸詐vs奧..P19/普京為何收留..P20/斯諾登案的疑點P34

歡迎會員在此言論自由論壇發表任何題材評論文章。題材跨越地域界限, 希望全球各地會員就當地發生的事與物, 踴躍發表你的評論。讓全球每個角落會員都能分享你言而有物、高水平的評論。會員發表的評論文章屬個人意見, 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editorial
文章: 1899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為什麼斯諾登是英雄 是愛國者 不是叛國者 P6( 普京奸詐vs奧..P19/普京為何收留..P20/斯諾登案的疑點P34

文章editorial » 週三 1月 11, 2017 9:19 am

史諾登是中國間諜?一本新書論述了這種可能書評
NICHOLAS LEMANN2017年1月10日

2016年9月,史諾登通過影片召開新聞發佈會,解釋他為什麼應該獲得總統特赦。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16年9月,史諾登通過影片召開新聞發佈會,解釋他為什麼應該獲得總統特赦。
《美國是如何失去自己的祕密的——愛德華·史諾登其人其事》(HOW AMERICA LOST ITS SECRETS Edward Snowden, the Man and the Theft)
愛德華·傑伊·愛普斯坦(Edward Jay Epstein)著

插圖版,350頁。艾爾弗雷德·A·克諾夫出版社(Alfred A. Knopf),27.95美元。
泄密的人不是英雄就是叛徒,具體取決於祕密的內容和聽到祕密的人的意圖。2013年,愛德華·史諾登獲取並公布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NSA)的大量內部數據。他的崇拜者四處活動,希望歐巴馬總統能在最後一刻赦免他,但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表示處決他恐怕更合適。以史諾登泄密事件為基礎的新聞報導獲得了2014年的普立茲公共服務獎,2015年一部關於他的紀錄片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另一方面,美國很多政府官員認為,應該將現居俄羅斯的史諾登帶回國,並對他泄露機密情報的行為進行起訴。

2014年,資深的間諜題材作家愛德華·傑伊·愛普斯坦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發表了一篇引起爭議的文章,建議換一種方式看待史諾登:把他當成間諜。愛普斯坦寫道,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歐巴馬總統內閣成員」告訴他,「史諾登竊密一事只有三種可能的解釋:1)是俄羅斯的一次間諜行動;2)是中國的一次間諜行動;3)是中俄的一次聯合行動。」

現在,愛普斯坦完成了一部長篇巨著,詳細闡述他的理論。史諾登為人所知的是他透露NSA非法監視美國公民,但愛普斯坦表示,史諾登實際上帶走了近100萬份與此無關的文件。他並沒有將這些文件交給記者。這些文件後來怎麼樣了?首先,一個地位相對較低、沒有太大信息獲取權的國家安全局非正式員工是如何獲得那些資料的?他為何選擇在香港向全世界介紹自己,又為何在離開香港後一直留在莫斯科?

在《美國是如何失去自己的祕密的》一書中,讀者能看到一個連貫一致的假設的輪廓。也許史諾登不是俄羅斯就是中國或是兩國共同安插在NSA的。也許在NSA工作期間,他還和其他尚未被發現的、同樣服務於外國勢力的內奸合作過。也許在香港期間,他讓中方顧問保護自己,在他從抵達香港到主動曝光的近两週時間裡,對方對他進行了全面地盤問。也許在他抵達莫斯科後的前37天裡,同樣的事情再次上演。在那期間,他似乎藏身於機場安全區裡的某個地方。也許他叛逃的回報是在俄羅斯過上隱蔽的受保護的生活,金·菲爾比(Kim Philby)和蓋伊·伯吉斯(Guy Burgess)等著名間諜以前都過著這種生活。也許他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成為告密者的角色,只是一種有違常理(因為太公開了)的新幌子。

對於這些,愛普斯坦沒有給出證明。《美國是如何失去自己的祕密的》是一塊由猜測做成的非常鬆軟的、顫動的金黃色蛋奶酥,書中滿是匿名消息來源和假設性的語句,如「似乎可以認為」或「無需費力多想便可斷定」。愛普斯坦50多年前出版的首部著作的主人公也是一名生活在莫斯科的神秘年輕人李·哈維·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這次的這本書給人一種精選集的感覺,因為它觸及愛普斯坦長期關注的多個方面:俄羅斯、電影和媒體、自由主義者的輕聽輕信,尤其是打入內部、潛出、冒充和其他反間諜策略所構成的那個世界。書中貫穿著詹姆斯·傑西·安格爾頓(James Jesus Angleton)的精神。後者是冷戰巔峰時期的中央情報局(CIA)局長,總認為有內奸。他顯然是愛普斯坦的導師(在書中數次被提到)。

有時候,愛普斯坦似乎非常樂於探索史諾登一事中的一波三折——他在莫斯科偶遇史諾登的神秘律師阿納托利·庫切連納(Anatoly Kucherena)的經歷特別難忘——以至他沒有迫切地覺得需要回答自己提出的問題。上文中引自《華爾街日報》的那句話,幾乎一字不差地出現在了本書中,但它後面緊跟著:「這些嚴厲的指控導致了大量的強烈感情,但啟發卻很少。沒有相應的證據證明史諾登與任何外國勢力聯手竊取文件,或他的行動不是出於自己的個人信念,不管那些信仰可能受到了多麼嚴重的誤導。」但之後,愛普斯坦並沒有駁斥它們,而是用了更多的篇幅來思考那些嚴厲的指控,並在結尾時說,「史諾登盜竊國家機密……無論有意與否,已經不可避免地演變成了一項向外國勢力透露關鍵國家機密的任務。」

愛普斯坦的主要結論就是:即便美國公眾部分上是史諾登泄密的受益者,俄羅斯卻是最大的受益者,他認為俄羅斯肯定掌握了史諾登從NSA拿到的所有材料。無論做出怎樣的告誡,或者他是否有牢靠的證據,愛普斯坦顯然希望給讀者留下這樣一種印象:史諾登能留在俄羅斯,是因為用情報來交換俄羅斯對他的保護。他一再暗示,他有更多的理由來支持這個結論,只是不能把這些理由印在書上;有一個例子讓人很感興趣,在感謝他人閱讀部分手稿後提供「見解、學識和批評意見」的致謝名單中,包括即將卸任的國防部阿什·卡特(Ash Carter)。

Adam Maida
史諾登、維基解密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及其源自一種激進自由主義駭客文化的那個緊密的盟友圈,在大多數時候都不相信NSA應該存在,無論NSA是否在其法律規章的範圍內開展行動。相反,愛普斯坦是該機構官方使命「通訊攔截」的堅定支持者,他認為這是美國參與「國家遊戲」能力的一個基本要素。在他看來,史諾登事件的教訓在於,NSA依賴史諾登這樣的私人承包商,而不是其職業僱員,使得它的安全漏洞非常容易遭受攻擊。

這是對雷根革命之後那些年的一個嘲諷:美國一股懷疑大政府的政治潛流導致了對支出和人員的限制,推動NSA依靠安全性較低的的私人市場,來執行其不斷擴大的使命(僱傭史諾登的承包商被一家私募股權公司收購,在公司的壓力下削減成本,而背景檢查的成本又太高)。而這又與支持維繫龐大國家安全機器的現代保守主義潛流相衝突。無論史諾登的動機如何,他都找到了一種從那種矛盾中套利的辦法。

在互聯網時代,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史諾登和維基解密以一種特殊的形式衝擊了我們對政府機密泄露事件的認識。如今傳統的間諜看上去遠沒有那麼重要了,因為那些不善交際、精通技術的人可以更有效地完成這類工作。在信息披露的生態中,媒體承擔了更大的角色,至少現在是如此,因為相比於單純由自己發佈信息,駭客更願意在主串流媒體中尋找合作夥伴。但這種新的安排讓記者看起來更像一種渠道和背景,而不太像信息的原創者。記者本不該自己當駭客(看看五年前倫敦發生的《世界新聞報》[News of the World]醜聞),但他們無法拒絕其他人非法獲取的有料的信息,不管其目的有多麼不堪(比如去年秋天大選期間,媒體對俄羅斯駭客獲取的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私人郵件進行的密集報導。)

讓新聞媒體去揭露政府原本就不該掩蓋的祕密,是記者可以欣然接受的想法。但這一角色或許已經時日無多。信息量太大,流動太自由,在曝光這場遊戲中的參與者也太多——政治活動人士、外國政府、騙子、自媒體人——記者難以擔當信息披露的裁決者。如果社會上不再有一個值得信任的機構,也就是老牌媒體,來對過多的政府機密起到良性督察作用,那麼關於哪些該是祕密、哪些不該是祕密的討論,就會混亂許多。

長久以來,愛普斯坦一直反對讓媒體成為揭秘事件中的關鍵角色,負責挖掘公眾應該知道但沒有被曝光的所有一切。早在1984年,他就曾在《評論》(Commentary)發表過一篇名為《是媒體曝光了水門事件嗎?》(Did the Press Uncover Watergate?)的文章。(他的答案:不是。)這一次,他關心的似乎一半是史諾登和報導他的記者之間的惺惺相惜,一半是NSA出現重大安全漏洞的原因與後果。此事的實質被放在了第二位而非第一位上。在史諾登事件中,決定哪些信息繼續保密的既不是媒體,也不是國會、白宮或NSA,而是史諾登

editorial
文章: 1899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為什麼斯諾登是英雄 是愛國者 不是叛國者 P6( 普京奸詐vs奧..P19/普京為何收留..P20/斯諾登案的疑點P34

文章editorial » 週四 3月 09, 2017 9:00 am

維基解密再發威 中情局又淪笑柄

維基解密日前公布了八千七百多份機密文件,均來自美國中情局蘭利總部網絡情報中心與外網隔絕的局域網。這是有史以來中情局最大規模的機密文件洩露事件,也進一步證實了美國是網絡世界無惡不作的黑客帝國。

被公布的機密文件顯示,美國駐法蘭克福領事館是中情局在歐洲、中東和非洲執行黑客任務的中心。中情局通過惡意軟件等網絡武器控制大量美國、歐洲等地企業的電子設備及操作系統產品,包括蘋果手機、谷歌安卓系統、微軟視窗系統和三星智能電視,把它們變成咪高峰進行竊聽,並將錄音傳輸到中情局伺服器上。

對他國指摘蒼白無力
一直以來,美國都以網絡警察自居,指摘他國進行網絡竊密,或者破壞網絡自由,但維基解密近年接二連三曝光美國情治部門的密件,顯示美國其實才是網絡世界的最大強盜,亦是侵犯民眾私隱的最大黑手。在這些密件面前,美國官方對他國的指摘顯得蒼白無力,更予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反諷。

美國情治部門不僅開展大規模竊密,而且還用於實戰。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下達密令,對伊朗的核計劃進行網絡攻擊。中情局先在伊朗核設施的電腦系統中埋下病毒,奪取該系統的控制權。隨後,美國與以色列聯合編寫一種複雜的蠕蟲病毒,並通過間諜手段將該病毒送入伊朗核設施的電腦系統中。但後來因中情局操作失誤,原本用於攻擊伊朗核設施的「震網」病毒逃逸到互聯網上,使伊朗、印尼和印度等國部分電腦受到攻擊,並變種為「火燄」的病毒,又在中東地區互聯網上肆虐。

事實上,美國情治部門的竊密以及大規模侵犯公民隱私事件接二連三地曝光,給全球民眾上了一堂生動的政治課,再次說明美國宣揚自由平等的普世價值是何等虛偽,這不可避免地再次重挫美國的軟實力。維基解密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戳破了美國一系列外衣,為世界和平與正義作出巨大貢獻,按理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由於美國的強大壓力,其創辦人阿桑奇至今還在厄瓜多爾駐英使館避難,有誰為其鳴不平呢?

editorial
文章: 18997
註冊時間: 週五 7月 20, 2012 2:08 pm

Re: 為什麼斯諾登是英雄 是愛國者 不是叛國者 P6( 普京奸詐vs奧..P19/普京為何收留..P20/斯諾登案的疑點P34

文章editorial » 週五 3月 09, 2018 9:41 am

俄雙面諜父女中「罕有神經毒劑」

142.jpg
142.jpg (22.34 KiB) 已瀏覽 1921 次

英國警方周三(7日)證實俄羅斯前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與女兒尤利亞同被施以神經毒劑企圖謀殺,未透露是哪一款毒劑,正查源頭。英國傳媒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該毒劑較常用於暗殺的VX及沙林毒氣更罕見,只有在專業實驗室才可製造。

周日(4日)下午約1時半,66歲的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左圖)與上周從莫斯科到來探望他的33歲女兒尤利亞(Yulia,右圖),到英格蘭西南部索爾茲伯里市的Zizzi餐廳午膳。有食客稱,斯克里帕爾行為古怪,情緒激動,「他看似在發脾氣……開始高聲尖叫,想要結帳離去」。父女吃完飯到附近的The Mill酒吧喝酒,其後走到購物中心外的長椅,不久毒發。據閉路電視片段,大約在斯克里帕爾昏倒的時候,有一對男女曾經過他所坐長椅旁的通道。

需於專業實驗室製造

內政大臣盧綺婷表示,最先抵達現場的警員也中毒,情况危重,但可開口說話。《泰晤士報》引述政府消息稱,斯克里帕爾可能撐不下去,其女兒則情况較好。政府專家已能確定父女兩中了哪種神經毒劑,但現階段不能透露。BBC引述消息報道,該毒劑「非常罕見」,較沙林毒氣及VX神經毒劑更少見。

《泰晤士報》報道,警方正調查尤利亞上周是否在不知情下,帶同內有毒神經劑的「朋友」禮物到英國探望父親,二人在見面時打開中毒,另一是調查父女倆是否在餐廳被人噴灑毒劑或在飲品中下毒。《獨立報》引述消息稱,神經毒劑技術上不難製造,但從其致命程度可見,這種毒劑只能在專業實驗室製造,因此暗殺者很可能取得國家資源。

知情者﹕男事主仍為克宮工作

英國傳媒報道,白廳官員正擬定一份在英的俄官員名單,一旦證實莫斯科背後策劃今次暗殺,將會驅逐這些俄官出境。不過,斯克里帕爾的流亡伙伴莫羅佐夫(Valery Morozov)表示,斯克里帕爾仍替克宮工作,定期在俄使館與莫斯科官員見面,認為俄政府並非黑手。《每日電訊報》則報道,克里帕爾與英國軍情六處前特工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僱用的一名安全顧問關係密切。斯蒂爾開設私人保安及調查公司,曾受委託撰寫俄國涉干預美國大選的「斯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每日電訊報》稱,若克宮相信克里帕爾有份協助編撰該檔案,那麼就有殺人動機。


回到「公開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4 位訪客